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73章 罪状

第173章 罪状

  霍光再次拿起奏折,看了一遍又一遍,只是看个没完,一句话不说。

  程墨翻了个白眼儿,道:“霍大将军?”

  人家参你,你休想逃避得了,上官桀磨刀霍霍,你伸头也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难道你手拿一把竹简,刀便不砍下来了?

  昭帝也等得不耐烦,有把他和上官桀一并干掉的冲动。

  霍光依然没吭声。殿中寂静得诡异,所有人的目光全投在霍光身上,偏偏霍光却是无动于衷。

  就在刘淘甫忍不住要拍案而起时,上官桀来了。

  这时离宫门关闭只有不到一个时辰,若现在不来,只有等到明早早朝时才能发难了。一夜的时间,可以做很多事,他生恐有变。

  昭帝和程墨交换了眼神,昭帝从程墨眼中得到肯定和鼓励,道:“宣。”

  你不是要玩沉默是金吗,那你们俩当面撕逼去吧。

  霍光听到“宣”,才放下奏折,抬头看昭帝,又瞟了程墨一眼,道:“陛下休要听信人言。”

  这个人言,是指参他的上官桀,还是昭帝信赖的程墨,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

  程墨听他话中有话,笑了,道:“霍大将军这是为自己分辩么?”

  “不是。”霍光道。

  上官桀就在殿外候着,内侍一声“宣”,他便迈步进来。一进门,便瞧见霍光。霍光坐在昭帝左下首,那儿有窗,比别处明亮。

  他脚步迟疑了一下,不祥的预感更强烈了。事已至此,只好硬着头皮应付。于是上前两步,行礼道:“参见陛下。”

  昭帝道:“兔礼,赐坐。”

  他谢了坐刚要坐下,一瞥眼见到末座的程墨,心头顿时火起,指着程墨道:“他为何在此?”

  不是说进宫当差吗?这是当差的样子吗?

  昭帝道:“朕特准程卿一起议事。”

  他是皇帝,有特权,让谁上谁就上,不行吗?

  上官桀怒视程墨半晌,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:“陛下,这不合礼法。”

  一个小小羽林郎也可以登堂入室,传出去笑掉天下人的大牙。主要还是程墨已列入他的黑名单,他差点说有程墨没他,有他没程墨了。

  程墨道:“你敢质疑陛下么?”

  上官桀更怒,袍袖朝程墨脸上拂去,道:“休要偷梁换柱!”

  袍袖带起一阵劲风,真被拂上了,脸庞一定会受伤。就算不会受伤,程墨也不能任由他的袍袖拂在脸上。他头一侧,避过袍袖,虎口钳住上官桀的手腕,脸上露出笑容,道:“上官太仆休要殿前失仪。”

  在皇帝跟前动手,若皇帝降罪,是可以贬官流放的。

  上官桀显然清楚后果,一拂不中,手腕又被钳住,马上道:“放手!”

  程墨当然不可能在昭帝面前和他动手,松开了手,笑道:“太仆有事还是快奏吧,再过半个时辰,宫门就关闭了。”

  上官桀被怒火冲晕了头脑,还真没想到这个。他狠狠瞪了程墨一眼,心想,只要事成,某把你剥皮抽筋,让你永世不得超生。这时还真不用在程墨这儿浪费太多时间,他在席子上坐了,道:“臣有事启奏,请陛下凭公决断。”

  他从袖里抽出奏折,呈上。这是早就写好了的,内容跟刘旦上的那份大同小异,只换了几个无关紧要的词。两份都出自上官桀之手。

  黄安过来接了,把奏折呈给昭帝。昭帝看了,微微一笑,递给黄安,道:“朕没有亲政,让霍卿一并处置吧。”

  事情越来越好玩了,想到霍光也有今天,他就想笑。

  上官桀眼眸猛地睁大,道:“陛下!”

  “嗯?”昭帝道:“卿还有何事?”

  如果没有刘旦的供词,他还会被蒙敝,会犹豫;有了刘旦的供词,事情已水落石出,再没有悬念。现在,他倒要看看霍光如何摆平这件事。昭帝想到这里,朝程墨看了一眼。

  程墨看他神色,便猜到这份奏折也是弹劾霍光的,见他望过来,朝他微微一笑。

  上官桀把两人的眼神交流都瞧在眼里,更是愤怒,再次起了把程墨剥皮抽筋,让他死于全尸的念头。这么想着,脸色越发阴狠。

  程墨朝他笑了笑,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。

  上官桀回以凶狠的眼神。

  霍光把两份奏折摆在一起,看看这份,看看那份,以头伏地,道:“臣一心为国,对陛下忠心耿耿,不敢徇私,更不敢有不臣之心,还请陛下公断。”

  这是他的陈情,也是他第一次在昭帝面前做出臣服的姿态。昭帝很满意,道:“如今上官卿和王兄都弹劾于你,你如何自证清白?”

  你说没有造反不能算啊,总得拿出证据才行。

  霍光道:“燕王和上官太仆弹劾臣有谋反之心,不知有何证据?”

  “对啊,上官卿有何证据?”昭帝一脸纯洁,像个无知少年似的,转过脸问起上官桀。

  上官桀至此才知,刘旦的奏折也落在霍光手里。能把弹劾的奏折交给霍光,可见昭帝对霍光的信任。他暗叹一声,道:“霍大将军年初检阅京都兵备,附近的道路戒严,已是逾越;又将被匈奴扣押十九年的苏武召还京中,刻意与匈奴修好,意欲借匈奴的兵力谋反……”

  如此这般,列举了霍光很多罪状。

  程墨越听越想笑,如果这也是要谋反的话,天下都是谋反之人了。

  昭帝完全进入裁判的角色,待上官桀说完,转向霍光,道:“霍卿有何话说?”

  这些事都是霍光当政时做的,昭帝都知道。苏武回朝,被封为典属国,世人多钦佩他坚韧不屈,在匈奴十九年,一直以使者自居,没坠了帝国的威风。

  霍光自然一口承认,道:“臣并无私心,还请陛下细察。”

  “是啊,这些事,朕都知情,并不能看出霍卿有谋反之意。”昭帝道。说着,又望向程墨,道:“程卿的意思呢?”

  “正是。”程墨道:“今早某在街上遇到燕王旦,他说奉上官太仆之命进京。却不知上官太仆为何能指使得动燕王,又为何要请燕王旦进京?”(未完待续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1965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