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75章 愤怒

第175章 愤怒

  感谢大盗草上飞打赏、投月票

  昭帝皱了皱眉,他对这位兄长,实是厌恶到了极点。

  程墨看他匍匐在地,以头撞地,大放悲声,实是好笑,不由“噗嗤”笑出了声。

  刘旦如此做作,一是心里害怕,想以此打动昭帝。两人再怎么说,都是武帝的儿子,哪怕做给天下人看,博一个兄友弟恭的名声,他也得饶自己一命。他是皇帝啊,心狠手辣怎么行?二来,为自己没有擅自进京找借口。我擅自进京,是因为太想兄弟了嘛。

  可是程墨一声笑,却把他刻意营造出来的思弟之情冲没了。

  他抬起头,怒视笑声方向,看清是程墨后,脸大变,爬起来朝昭帝冲过去,嘴里喊着:“精怪!精怪啊!”

  程墨问讯他,两人交谈过,他哪里会认不出?只是这半天,他回想被人提了衣领,腾云驾雾的经过,不由心里战战。要是真的精怪,他倒不敢出声了,就是知道程墨不是,又耻笑于他,打算转移注意力的同时,博取更大的同情。

  听到“精怪”两字,别人犹可,上官桀脸上戾气更重,沉声道:“是你把他捉来的?”

  此人该死!悔当初不该一念之仁,放过了他,以致今日之祸。上官桀真是悔青了肠子。

  程墨笑道:“我只是一个羽林郎,只有此本事?燕王神经错乱了?”

  刘旦距离昭帝还远,黄安已喝道:“陛下驾前,休得放肆!”

  臣子觐见行礼那是有距离的好,席子也离皇帝老远,并不是说你想跑到人家跟前,就能跑过去。

  刘淘甫长身而起,拦在刘旦面前,道:“燕王请自重。”

  你说程五郎是精怪,我管不着,你再往前,就是冒犯圣驾了,我把你抓起来那是职责。

  规矩刘旦都懂,不这么演,能混过去吗?擅自进京什么罪,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。他心里早把上官桀父子咒骂千万遍,可事已至此,也只能插科打混,蒙混脱身了。只要能离了未央宫,他立即打马飞奔离开京城,回封地当土皇帝,逍遥快活了。

  以前觉得愤愤不平,凭什么他年长只能当藩王,刘弗陵那小屁孩却南面登基为帝?他不平了十年,此时却很想回封地当藩王。

  刘旦做惊恐状,指着程墨道:“此人是精怪。”

  “够了!”昭帝忍无可忍,斥责道:“如此喧闹,成何体统!”

  谁说程墨的不是,都让他火大。程墨是他的底线,轻易触碰不得。

  刘旦不敢再闹了,乖乖匍匐于地。

  昭帝看他老实了,把几案上一份竹简摔下去。黄安拿了,放在上官桀面前。竹简上是刘旦的供词,上官桀看了,脸如死灰。情报工作做得不到位啊,若是知道昭帝掌握他谋反的证据,他就该起事,而不是送上门,被人来个瓮中捉鳖。

  现在说什么都迟了。

  “臣罪该万死。”上官桀说出这句话时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谋反什么罪名,他怎会不清楚?想到上官一族满门千余口无一幸免,他一颗心沉入谷底,央求道:“樱儿并不知情,还请陛下网开一面。”

  家族谋反,上官樱身为皇后,纵然免于一死,也会被贬冷宫。他一心想要家族富贵,不惜将六岁的孙女送入宫中为后,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,实是万死不足惜。可是,这一切,都是程五郎这小子害的。

  上官桀想到这里,双眼通红,怒瞪程墨,恨不得生啖程墨之肉。

  程墨看他似乎要生吃了自己,奇道:“你看我干嘛?”

  又不是我教唆你谋反的。

  “程墨,老夫来世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上官桀恨声道。

  看他如此凶狠,程墨丝毫不怀疑他说的是实话,要真有来世,他真会找自己麻烦。程墨心想,如果你死后穿越,处处与我作对,我也不怕你,何况你奈何桥上喝一碗孟婆汤,下辈子啥都不记得了,如何不放过我?

  “尽管放马过来。”程墨笑眯眯道:“看你占上风,还是程某占上风。”

  昭帝示意黄安让上官桀招供画押。他画了押,把手里蘸满墨汁的笔掷向程墨。毛笔落在地上,滴落的墨汁成了抛物线。

  果然是愤恨难平啊。程墨道:“当今皇后是你亲孙女,你不为她着想么?”

  皇后的娘家,无一例外都是当世第一大家族,已经位极人臣了还要谋反,实是无法理解。自己作孽,却责怪他人,又是怎么回事?

  上官桀听程墨提到上官樱,怒火更炽,他已被张清等人制住,双臂动弹不得,一口唾沫朝程墨吐去。

  程墨侧头避开。

  昭帝和上官樱六年夫妻,却只有夫妻之名,没有夫妻之实,两人只在重大节日见过面,他连上官樱长什么样都记不大清楚,哪里有感情?可上官樱是祭过宗庙的皇后,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外孙女到底隔了一层,哪里有亲生女儿亲?何况霍显天天在耳边念叨,霍光本以为要等上官樱空出皇后之位绝无可能,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。娘家谋反,上官樱这皇后是一定当不成了。因而,霍光绝口不为外孙女求情。

  张清见上官桀向程墨吐唾沫,手上用劲。上官桀疼得脸庞扭曲,可瞪向程墨的眼睛却依然喷着怒火。

  就在这时,刘旦哀嚎起来:“臣受上官少叔老匹夫所惑,才擅自进京。陛下!陛下!臣冤枉啊。”

  上官桀怒而瞪他,狠狠骂道:“窝囊废!”

  上官桀比刘旦有骨气多了。程墨突然心生怜悯,道:“陛下,皇后并没有参与谋反,不该追究。”

  霍光很意外,拿眼看他。

  上官桀也很意外,奋力要挣脱张清等人,却挣不脱,只好道:“程五郎,你说什么?”

  他没听错?这小子居然为他的孙女求情?不会有什么阴谋?难道害他不够,还想害他的孙女?

  昭帝也很意外,道:“程卿为何为皇后求情?”

  程墨叹道:“皇后并没有参与谋反,她年少,心智发育尚不完全,还请陛下看在结发之情的份上,不予追究。”

  上官樱也很可怜,六岁便被父祖卖了数钱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2166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