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77章 站队

第177章 站队

  赵雨菲刚进后院,狗子屁颠屁颠跑进来禀报,有一个小厮求见程墨,说霍大将军有请,吓了赵雨菲一跳。

  她想重新梳洗换一套见客的衣裳,又担心把人晾太久,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,到时候霍大将军给程墨小鞋穿。可身上穿的,是日常衣裳,不够庄重啊。

  狗子也吓坏了,语无伦次道:“他说他要见阿郎……哦,不,他说霍大将军请阿郎过去,哦……”

  情绪是会传染的,狗子这么颠三倒四,让赵雨菲更为紧张,不由手足无措起来。还是顾盼儿见惯达官贵人,把心一横,道:“霍大将军再厉害,也没亲来。这人不过是一个小厮,何必怕他?”

  “不成啊,万一得罪了他,他在霍大将军面前说五郎的坏话,可怎么好?”赵雨菲愁得不行。

  说话间,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。小厮被晾在大门口,倒没觉得不妥,程五郎可是连霍大将军都得巴结的人,他一个小小跑腿的,被晾一下,算得什么?可是,院子里不停有人从门口跑过去是怎么回事?他没看错吧,那些人是跑出来偷看他吗?

  小厮纳闷不已。

  后院,顾盼儿看看沙漏,急了,道:“姐姐要是重新更衣,衣裳早换好啦,这么耽搁实在不是办法。我陪你过去看看吧。”

  有顾盼儿陪着,赵雨菲心安不少,两人走到门口,小厮行礼道:“霍大将军请五郎君即刻过去,有要事相商。”

  怎么出来两个女子?程五郎呢?

  两女忙还礼。赵雨菲这才记起,还没叫程墨起床。她不善应变,只好望向顾盼儿。

  顾盼儿心疼程墨一宿没睡,收到赵雨菲的求助信号,笑靥如花道:“贵客请稍待,五郎即刻过来。”

  贵客!小厮吓得双手乱摇,道:“不敢当。小的不过是传一句话,这就告辞。”

  话传到就是,管程墨去不去呢,千万别得罪他才是正经。

  两女没想到他如此好说话,都怔了一下。赵雨菲道:“贵客请先回去,奴这就着人去请五郎,马上过去,马上过去。”

  这谄媚的语气,让小厮极不习惯,他不知怎么答应,只好落荒而逃了。

  程墨被叫醒,得知霍光和霍书涵都差人来请,又看赵雨菲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样子,苦笑道:“你不用太自我轻贱,霍大将军也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,跟平常人没有不同。”

  赵雨菲想起听到霍光名头时的慌乱,脸红了。顾盼儿一听厢房还坐一个,奇道:“你到底做了什么?为何他们父女都找你?”

  “也没什么,不过是帮着他清除了政治对手而已。嗯,顺便救他一族,连同他出嫁的长女和外孙女都救了。”程墨淡淡道,可那语气,却透着得意。在自家女人面前,夸一下很有必要啊。

  都这样了还而已?赵雨菲和顾盼儿惊呆了。

  程墨梳洗完毕,把旺财叫过来,约了明天见霍书涵,打发他走后,才去了霍光办公的公庑。

  霍光忙得很,既要清除上官桀的余党,又要安抚那些中间派,还要巩固已有的势力。百忙之中抽空让程墨过去,可见程墨在他心里的份量。

  院里廊下,很多官员等着召见,见程墨走来,也没在意,直到小厮迎上来道:“五郎快请。”一个个都瞪大了眼。他们在这里等半天了好不好,也没见有人叫他们进去,何况,在霍大将军面前,谁当得起一个“请”字?

  上官桀一倒,霍光必将大权独揽。都是在官场混的老油条,谁不上紧着巴结?

  程墨笑得灿烂,道:“大将军让某过来,不知为了何事?”

  迎上来的正是过府相请的小厮,他对程墨分外恭敬,道:“小的不知。”

  霍光正和人说话,得报程墨来了,忙把那人遣出来,叫程墨进去,见程墨要行礼,忙道:“陛下曾说,此次五郎居功至伟,老夫不敢受五郎的礼啊。”

  程墨规规矩矩行了礼,道:“大将军说笑了,程某只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子,何以能当得起陛下如此评价?”

  霍光极为受用,让程墨坐了,道:“前些天,老夫曾要五郎拜老夫为师,五郎一口拒绝,此时旧事重提,五郎可还愿意?”

  程墨听着他和蔼如春风般的话,身上寒毛直竖。霍光的下场不好啊,跟他走得太近,怕会有被连累的一天。可他现在重提此事,分明是要程墨站队。如今唯一能与他抗衡的上官桀已被灭了,再也没人挡得住他了。

  如果不接受他伸过来的橄榄枝,只怕没能看到他两眼一蹬,族人被灭族的史实了。程墨起身,行大礼,道:“谢大将军青眼。”

  这就是答应了。至于学什么,那不重要,重要的是,用一种方式联结彼此,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。

  霍光很满意,道:“后年五郎将行冠礼,到时老夫为你加冠。”

  男子行冠礼便是成年,自然很隆重,要请德高望重之人加冠、起表字。若能请到权倾朝野的霍大将军,不消说,那是极大的荣耀了。

  他不提行拜师礼,不以师尊自称,程墨同样不提,含笑道了谢,便告辞出来了。走过院子时,后头一阵嗡嗡声,羡慕者有之,嫉妒者有之,不以为然者有之,不一而足。程墨却也顾不了那么多,去了宣室殿。

  为奏事方便,霍光的公庑离宣室殿不远。

  昭帝把一份名单递给程墨看:“霍子孟要处置这些人。”

  程墨颇为意外,道:“陛下小心隔墙有耳。”

  霍光好歹是先帝托孤重臣,昭帝为示尊重,一向没有称呼过他的字,而是以卿称之。

  昭帝撇了撇嘴。直到此时,他才明白程墨之前的良苦用心,可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。

  程墨看了名单,一点不意外,霍光如果不借此机会大肆清除异已,要什么时候清除?只不过,名单中有几人是当世大儒,以谋逆者论处,可惜了。

  “陛下还须边忍耐,边积蓄力量。”程墨小声劝道。

  没有人,不能夺回政权,说什么都是虚的啊。

  昭帝一声长叹,道:“卿说得极是。”(未完待续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2352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