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78章 街斗

第178章 街斗

  上官桀谋反一案被霍光以雷霆万钧之势处理完毕,一部分投靠上官桀父子的官员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,但并不影响京城民众的生活。

  午后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,路上行人很多。程墨策马转过街角,前面一队侍卫装扮的人突然冲出来,要不是踏雪极具灵性,及时收蹄,只怕双方就撞上了。

  这伙人气势汹汹,策马飞驰而过,完全当程墨等人是透明的。

  程墨气笑了,道:“这是上哪打架去?”

  黑子怒极,朝这伙人吐了一口唾沫,道:“小心被打死。”

  一个老者手牵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在路上走,不知是没有避开,还是避之不及,总之被这伙人的其中一个撞上了,老者倒地,孩子直接被踏在马下。

  行人惊呼出声。程墨急道:“快救人。”

  黑子等侍卫忙拍马过去,可是迟了,这伙人没有收缰,一匹接一匹的马踏过去,可怜孩子转眼成为血肉模糊的一团,滩在地上。

  路上寂静极了,有那么一瞬,空气仿佛凝固。程墨眼角直跳,俊脸充血,鼻息粗重。

  已提缰冲过去准备救人的黑子等人猛勒缰绳,一个个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。那可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啊,还没见识过这个世界的美好,就这么没了。

  老者的左手被踏断了,半截手臂同样血肉模糊,可是他顾不得疼痛,大叫一声:“三儿!”两眼一翻,晕死过去。

  这伙人看也没看老者和地上成为肉泥的孩子一眼,马速不减,向前而去。见最后一匹马也越过老者,行人中不知谁喊了一嗓子:“拦住他们!”

  真是一呼百应啊,目睹这一幕的人们纷纷边喊边追了过去;很快前面的行人听到声音,先是停下脚步,接着同样朝这伙人追去;再接着,在他们前面的人或是停下来,或是转过身,都试图把他们堵住。

  黑子回头要请示,见程墨眼睛漆黑得可怕,俊脸煞白,不由叫了一声:“阿郎?!”

  要冲上去跟他们干架吗?他们人数多,已方只怕占不到便宜。他心里犹豫,是不是该回去叫帮手?

  程墨已拍马赶上,越过多人,扬声道:“踏死人了,快停下。”

  这伙人充耳不闻。

  程墨喝道:“走路的捡石头,手里有东西的,都给我扔,砸死了算我的。”

  这伙人的行径已激起众怒,众人呼喝着要截下他们,只是想让他们给老者和小孩一个说法,却没人敢对他们动手。那些回身拦住他们的,还防着被他们踏入马下,随时做好逃跑的准备呢。

  听到程墨的话,人人精神大振,有眼前这人的话,真伤到人,他们也有个说法不是?于是有人在路边寻摸石头,寻摸不到的,看手里的东西,不是太贵重的,损失能接受的,都朝这伙人掷了过去。

  一时间,各种各样的物事如天女散花,朝这伙人的身上马上招呼。

  大家都是普通人,平时没练过,准头实在太差。这伙人身手又好,或用手里的长剑荡开,或侧身避开,物什虽多,并没有一样砸中这些人。但是马就不同了,既没有人的灵活,又没有人的身手,有几人运气不错,或砸在马屁股上,或砸在马肚子上。

  马受惊,不免长嘶跳动、乱跑。这伙人因此被阻了下来。

  领头的是一个身着赫色锦袍的汉子,回头看了程墨一眼,见是一个俊朗少年,心里先鄙视几分。

  程墨见没伤到人,又道:“大家选好目标,先瞄准,再用力掷,务求一掷必中。”

  赫色锦袍的男子冷笑两声,道:“谁敢?”

  他声音低沉有磁性,并不难听。

  被他寒气森森的眼睛一扫,很多人把手里的物什放下或是藏到身后,更有奔得近的,情不自禁退后两步,有那胆小的,一下子逃到别人身后去。

  不少人眼望程墨,希望他拿个主意。

  老者被救醒,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:“天啊——”

  听到的人无不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,这不是人的声音,更像频死的野兽。

  有人道:“快请大夫。”

  又有人道:“这手眼看是没用了,这可怎么办?”

  在这个没有消炎药的时代,一点破伤风就能要人的命,何况半只手臂被人踏得血肉模糊,鲜肉像水似地往下淌,看着就让人触目惊心?

  程墨同样寒气森森的眼睛盯在赫色锦袍的汉子脸上,声音比他更冷几分:“我敢!”

  管你是什么来头,今天要不给个说法,休想离开。

  赫色锦袍的汉子看程墨身着石青色锦袍,腰系金扣锦带,华贵非凡,胯下马匹毛发油亮,马踏处雪白没有一根杂毛。这人,不是贵族,便是父兄在朝为官。若是往日,他一定先问个清楚,现在却没这个必要。

  他冷笑两声,道:“何不试试?”

  程墨分毫不让,道:“正有此意!”

  难道我怕了你不成?

  赫色锦袍的汉子旁边一人看程墨有恃无恐,没来由地心慌,道:“十三哥,不如算了?”

  “算了?你个没用的东西,别坠了我们的威风。”赫色的汉子骂了一句,大手一挥,道:“兄弟们,冲过去,把这兔儿爷连人带马踏成肉泥。”

  除了马匹受惊无法听命的,其余十几人都扬鞭催马,冲了过来。

  黑子等人已赶到程墨身边,可一看这加热,还是心惊。那些投掷东西的,围堵的,见这伙人凶狠,再有老者和孩子的下场就在眼前,都不由自主往后退。这一段的路面只余程墨六七人。

  “阿郎,怎么办?”黑子担心地道。

  奔马的惯性带来的力度实在不是肉身能抵挡的,要不,人们何用奔逃,能跑多远跑多远?

  程墨道:“你们都练过暗器吧?”

  一句话提醒了众侍卫,有练过暗器的四人都取出暗器,待这伙人进入投掷范围,便纷纷动手,或是羽箭,或是飞镖,都朝这伙人身上招呼。

  眼看他们越来越近,没有暗器的不禁着急,道:“阿郎,这可怎么办?”

  不是他们蠢,实在这种场面一辈子没见过呀。(未完待续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2400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