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83章 求见

第183章 求见

  感谢北冰洋之北打赏。

  青萝在这里出现,程墨略感意外,他自是不会跟青萝一般见识,道:“你家姑娘呢?”

  难不成也过来了?

  青萝撇了撇嘴,道:“在别院呢。约好午时末,这天都快黑了,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

  也就是她家姑娘好脾气,要是她,早就不理这混蛋了。

  程墨抬头看了看天色,翻身上马,道:“没办法啊,遇上点事。”

  青萝急了,道:“程五郎,你要去哪?我家姑娘可还在等你呢。”

  “没个尊卑,你家姑娘就这么教你的?”程墨道:“这样对待救命恩人,不厚道啊。”

  说着,打马扬长而去,黑子等人跟上。

  斜阳照在对面墙上,太医院门前空荡荡的,只有自己一人孤伶伶站着,青萝快哭了。她跺了跺脚,喊:“有种,你别找我家姑娘。”

  程墨哪去理她。有一个侍卫童心突起,想调戏调戏这小婢女,学着她的腔调道:“有种,你家姑娘别找我家阿郎。”

  众侍卫哄然大笑,簇拥程墨一溜烟去了。

  青萝委屈气愤又为自家姑娘不平,竟是一路哭着回去的。回到别院,已是华灯初上。暖阁里炭火烧得正旺,霍书涵身着貂裘,倚着抱枕,手捧竹简,看得滋滋有味。

  “姑娘,那个该死的程混蛋,呜呜呜……”青萝想到太医院门前一群人丢下她一个小女子跑得飞快,泪水就止也止不住。这混蛋真是太可恶了,她一定要在姑娘面前狠狠告他的状,让姑娘治治她。

  “怎么了?”霍书涵放下竹简,看了晃动的门帘一眼,道:“他没跟你一起回来?还是你又跟他拌嘴了?”

  “奴婢哪敢啊,他明明听说姑娘等他,还自顾自走了。他手下那群坏蛋,居然说,有种姑娘以后别找他。姑娘,以后有事,让程掌柜跟他说好了,要不,我们跟他拆伙,这生意不做也罢。他又嚣张又讨厌……”青萝小婢女说了一大堆,然后发现自家姑娘一双澄澈的眼睛如一泓深潭,深不见底。

  “呃……奴婢就是随便说说。奴婢知错了。”青萝越说越小声,不认错是不成的了,以姑娘的脾气,再不认错,非训她不可。

  霍书涵道:“错在哪了?”

  这个,青萝还真不知道。她老老实实道:“奴婢不知,请姑娘明示。”

  “你没礼貌又没诚意,他为何要过来?”霍书涵道:“罚你抄十遍《论语》,没抄完不许吃饭。”

  “哦。”青萝不敢违逆姑娘的话,行礼退下,去厢房抄书了。

  霍书涵想了想,叫了婢女进来研墨,给程墨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,封好,叫旺财进来,道:“你去,务必把信交到程五郎手上,看他拆了信再回来。”

  旺财奇道:“可要回信?”

  这么晚了还送信,有重要事吧?

  霍书涵道:“不必。”

  旺财一头雾水应了,赶到程府。狗子进去禀报,很快出来,苦着脸道:“阿郎说,不见。”

  阿郎非要让他说不见,而不是推托不在府中,到底出了什么事?这样说,会得罪人的,得罪的,还是霍家的人,这可怎么好?

  旺财想起霍书涵的叮嘱,心里恍然,敢情两人闹矛盾啊。瞧这样子,是姑娘把人家得罪了,还得罪得不轻。

  “还请告知五郎君,小的送一封书信,交了书信马上回去。”旺财难得的和声悦气道。

  他如此低声下气,把狗子吓得不轻,说话都结巴了:“可是阿郎说了,无论你要做什么,他都不见。他……他说他睡了。”

  程墨确实这么说,还让他把原话奉上,敢添加修改一个字,马上卷铺盖滚蛋。

  旺财看狗子不似作伪,一颗心不禁凉嗖嗖的,心道:“姑娘哎,你差哪位姐姐过来不可,非要差我过来?”事到如今,实在没办法了。

  狗子心惊胆战等他发飙,没想到眼前的人突然矮了一截,旺财直挺挺跪了下去,道:“请禀报五郎君,他不见小的,小的跪死在这里。”

  真是见鬼了,那么高傲不可一世的人,会用这么卑微的手段求见阿郎!狗子惊呼,跌跌撞撞跑到后院,大着舌头道:“阿郎……”

  天气越来越冷,程墨画了图纸,让匠人建造一套小型供暖系统,仿照现代的供暖设备,只是电力改人力,让人不停烧柴,以供取暖。他只是知道原理,有些地方不大明白,改了好几次,亏得匠人经验丰富,总算建好。

  这会儿,在暖融融的房间,倚在特做的大抱枕上,看顾盼儿身着冰纨跳舞,旁边赵雨菲泡好了茶,把杯子递到唇边。突然帘子掀起,卷进一阵冷风,狗子惊慌的脸出现在门口,不由皱眉道:“又怎么了?”

  “旺财不肯离去。他……他跪下了。”谁来平息他的震惊啊,狗子很想哭啊,变声变调道:“万一,万一霍姑娘知道……”他不敢说下去了。

  程墨挑眉:“就是要她知道。”

  狗子差点吓尿了,也跟着跪下,道:“他说只送一封信便走,阿郎不如见他一见。”

  这是要破家灭门的节奏么,连霍大姑娘也敢得罪,还摆明了就是要得罪你,简直是嫌死得不够快啊。

  “出去。”程墨道。

  见程墨脸色不好看,狗子不敢再说,哭丧着脸出来。旁边厢房里,翠花听到动静,出来一看,急了,道:“这里是后院,岂是你能进来的地方?以后再敢乱跑,小心你的皮。”

  狗子道:“我们就要大祸临头了,哪还管后院前院?”

  把事情说了一遍,翠花一听,急忙闪身入内,掩了门,不敢出来。

  狗子到前头再三地劝,旺财就是不肯起来,没办法,他只好再入内禀报。

  程墨烦得不行,道:“叫霍姑娘来。”

  “啊?”狗子彻底傻了。

  旺财一听,马上起身,顾不得揉一揉冻得冰硬的膝盖,一腐一拐地走了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?狗子觉得这个世界太玄幻了。

  顾盼儿跳了几支舞,额头微见细汗,娇/喘道:“我新近作了一首曲子,五郎可要听听?”

  ...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2977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