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84章 夜半

第184章 夜半

  入夜,风更大了,青萝打起马车帘子,寒风直灌进来,冷得她打个寒颤。她赶紧跳下车,把车帘子掩下,走上台阶拍门。

  狗子还没有睡,今晚的冲击太大了,他惊骇致极,窝在被窝里发抖,是要逃跑呢,还是继续在这里干下去,跟阿郎共存亡?真是难以选择啊。

  门口方向传来“啪啪”声,吓得他双腿一缩,差点没掉下框床。难道霍大姑娘生气了,连夜点齐人马,要把他们灭了么?

  这个时候,应该去向阿郎报告,还是不予理会?谁能告诉他,该怎么办?

  敲门声不停,他急得赤着脚在地上走来走去,一会儿想应该给程墨提个醒,让他从后门逃走,一会儿又想以程墨的本事,开了门也没事。

  就在他纠结头痛时,风中隐隐传来女子的声音:“有没有人,开门哪!”

  青萝快疯了,拍了半天门,聋子也该听到啦,怎么里面没半点动静?她暗下决心,下次和程墨拌嘴时,一定拿这个说事,怎么能叫一个耳朵不好的人当门子呢,会误事的嘛。

  门一直没开,她冷得不行,回头看了马车一眼,急步回去,道:“姑娘,奴婢能不能大声喊啊?”

  霍家规矩大,奴仆婢女不能高声喧哗,重则逐出去,轻则受罚,因而她要高声须禀报。

  车帘掀起,霍书涵探出半张脸,看了紧闭的大门一眼,道:“喊。”

  车把式上,旺财蹙眉道:“他怎能这样?既请姑娘过来,又闭门不出,算什么?”

  到底有什么事,不能当面说清楚,非得这样避而不见?他想了想,又道:“平时看程五郎是个没脾气的人,没想到一发脾气,这么可怕。”

  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啊。

  霍书涵轻叹一声,道:“他不过是看不过奴才们借主人的势横行霸道罢了。这是给我提个醒呢。他是一片好心。”

  下午的事,她已叫了伍全过来询问了。那位被程墨当场勒令撤职的班头也来了,受伤的老者她亲自见了,附近百姓的笔录她也看了。这件事,确实做得过份。若不是顶着霍家家奴的名头,这些人何以胆大至此?

  想到程墨这么生气,实是出于一片好心,为她爹着想,再受冷落,她也甘之如饴了。

  狗子趿了鞋,走出小房间,看看左侧的大门,再望望右侧通往月亮门的路,踌躇极了。这些人没撞门,好象不是来寻仇的?就在他决定过去开门时,一声高分贝的女子声音刺破夜空:“程五郎,滚出来!”

  不怪青萝生气,把她丢在太医院门口也就算了,这么半天不开门,她手脚都冻僵了,心里的火突突往外冒。

  是女子!狗子吓了一跳,难道阿郎又招惹了哪位头牌么?家里已经有一位花魁还不安份,真是啊。

  狗子一边嘀咕着,一边过去开门。刚拨下门栓,门被从外头推开,推的力道猛了,差点撞坏他的鼻子。

  一个身披披风的女子冲了进来,双手插腰做茶壶状,道:“程五郎呢?”

  “姑娘,半夜三更的,你这是……”狗子往后退了两步,心想,到底得有多大的委屈,才半夜找上门来,契而不舍地拍门啊。唉,阿郎真是……

  狗子无语了。

  青萝哪去管他,直着嗓子喊:“程五郎,滚出来。”

  “好了。”霍书涵迈步进来,道:“你这样,会吓坏他们的。”

  青萝委屈道:“姑娘,他太过份了。”

  怎能这样冷落您呢?让您过来,又不开门,不是拿您开涮吗?

  狗子眼都直了,张着嘴,口水顺嘴角涎下,手足都不会动了,心里只是想,我的娘哎,天上仙人也没她好看。

  霍书涵女扮男装偷瞧赵雨菲时,狗子以为是男子,自然不会多瞧。

  青萝见他一副狼相,心头火起,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,喝道:“还不进去禀报,就说霍姑娘求见。”

  “霍姑娘?霍!”狗子扑通一声就给跪下了,磕头道:“霍姑娘饶命啊,我家阿郎不是故意的,您大人大量,别跟他计较。”

  果然找上门来了,还是他给人家开的门,这可如何是好?

  这是哪跟哪啊。霍书涵有些诧异,温声道:“你家阿郎让我过来,你快去禀报。”

  “啊?”狗子猛地抬头,不敢置信道:“阿郎请姑娘过来的?”

  怎么您那么听话,他让您过来,您就过来啊。狗子腹诽着,飞快跑去后院,这次是高兴,阿郎真有本事啊,连云端上的人都能搭上线。

  程墨没想到霍书涵真的会过来,还是连夜过来。他听顾盼儿唱了曲子,看天不早,送赵雨菲回房,然后和顾盼儿歇了,这会儿正颠鸾倒凤呢。

  狗子一进后院便嚷嚷开了:“阿郎,霍姑娘来了。”

  那可是霍大将军的闺女,千万怠慢不得。

  开门的小丫鬟翻了个白眼儿,他要作死,可怪不得别人。

  一院子的丫鬟婢女都被惊醒了,赵雨菲刚朦胧入睡,也被惊醒,叫了翠花:“你去看看怎么回事。”

  翠花披衣出来,先把狗子骂一顿。

  外头吵成一片,框床上,程墨充耳不闻,继续冲锋。顾盼儿一边婉转,一边红了脸。

  狗子挨了骂,不敢再说,老实在天井候着。

  翠花又道:“还不快请霍姑娘花厅用茶?好生侍候着。”

  “哦哦。”狗子应着,再次飞奔出了月亮门。

  霍书涵自然不会在风口里站着,只是几个要紧房间才有供暖系统,门旁给来客暂坐的房间狭小冰冷,青萝不免又抱怨几句。

  等了半天,狗子才出来,陪着笑脸道:“小的这就去烧盆炭,霍姑娘请稍等。”

  “五郎呢?”霍书涵道:“他怎么说?”

  再端着就有些过了,他不是那起子不知轻重的人哪。

  “嘻嘻嘻嘻。”狗子傻笑,忙忙端了烧得正旺的炭盆过来,又要去沏茶,被青萝赶开了:“我家姑娘只喝我沏的茶。”

  可不是随便什么人沏的茶都喝的,何况你一个低贱的门子,哪配为我家姑娘沏茶?

  狗子傻笑着退开。

  霍书涵道:“五郎怎么说?”

  不会一句“不见。”打发了她?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3164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