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86章 扬名

第186章 扬名

  这楼歪的,程墨道:“晚上的事,是我做得过份了。我还真没想到你连夜赶过来,因而去忙别的事。”

  这个时代的人都睡得早,一般人家,掌灯后便睡了,凌晨三四点便起床,不早睡睡眠会不足的嘛。谁知道你大半夜的来拍门?

  霍书涵并不觉得半夜吵醒人家有什么不妥,澄澈的眼看着程墨,道:“这么说,扰了你的清梦,我还该给你赔不是?”

  “那倒不用。”程墨一点没客气,道:“说说下午的事吧,你怎么处理?”

  霍书涵道:“为首之人杖一百,逐出府门,其余人等各杖五十。那位老丈已抬去太医院,由太医令亲自医治。孩子已死,我让人买了地,拨了银子,让其父母好生安葬。”

  可以说,她已尽力把这件事做得圆满了。

  程墨真心实意道:“做得不错。你给我写信,要跟我说什么?”

  霍书涵揶谕道:“气消了么?”

  被她这么一说,倒显得他很小气似的。不可否认,在那种情况下,他极为恼怒,不免连霍书涵也恼上了,因而不愿见她。旺财求见的时候,刚好赶上他怒火未消,不免把火发泄在旺财身上。这怪他吗?应该怪霍光没管好家奴吧?看在她处置得宜的份上,算了,好男不跟女斗。

  程墨大度地道:“谁说我生气了,我不过是给你提个醒。”

  霍书涵笑了,一个时辰前她也这样认为,所以巴巴赶来,但是被晾了半个时辰后,她可就不这么想了。

  “我想,你是甩脸色给我看吧?难怪外头都说,程五郎仗着陛下宠信,横得没边。满京城有一个算一个,也就只有你敢这么做了。架子端得很足嘛。”

  程墨老脸一红,总不好说她来得不是时候。他呵呵干笑两声,道:“好说,好说。”

  还来劲了!霍书涵白了他一眼,起身,道:“你忙,我就不打扰了。告辞。”

  不知她是弦外之音还是无意之言,程墨心虚,热情洋溢道:“这大半冷的天,怎么着也得吃点东西再走。我跟你说,我府上的白粥,就着小菜吃,美味极了,你要不尝尝,会后悔的。”

  普通人家大多吃面食,吃米食的很少,但程墨前世习惯吃米食,穿过来后,经济允许了,自然怎么舒服怎么来。他府里特地请了厨子专事熬粥,那粥熬的,又软又糯又香,别的地方可是吃不到的。

  霍书涵听他说得神奇,重又坐下,道:“好。”

  要是不好吃,再跟你算怠慢的帐。

  两人说些闲话,等了一柱香时间,赵雨菲来了,后头翠花端着托盘,托盘上头一个砂锅,四样小菜。

  “霍姑娘久等了,这粥啊,熬起来最费时间了。”赵雨菲含笑说着,把四样小菜放在霍书涵面前,又舀了一碗粥,同样放在她面前。

  这讨好的举动,让霍书涵对她好感大增,不自觉露出笑容,道:“深夜来访,不便之处,还请勿怪。”

  程墨在旁边听了,大为纳罕,不可一世的霍姑娘也会有婉转道歉的时候?

  赵雨菲更是受宠若惊,连声道:“霍姑娘纡尊降贵,光临寒舍,那是请都请不来的。”

  可是,怎么她依然觉得曾在哪里见过呢?说话长相也就罢了,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,可是别人学也学不来的呀。

  霍书涵微微一笑,算是接受她的讨好。

  程墨接过白粥,指了指小菜,道:“尝尝。”说着当先吃了起来。

  霍书涵吃了一口,果然不错。她吃相斯文,吃得很慢。

  有她在座,赵雨菲不免有些拘束,吃得更慢,边吃,边拿眼睛瞟她。

  一碗粥吃完,程墨再添一碗,霍书涵却是够了,放下碗筷,对赵雨菲道:“多谢。”

  不怪程墨自夸,粥确实好吃,她诚心向赵雨菲道谢。

  赵雨菲笑眯了眼,顿时觉得,这位如在天边的霍姑娘也有接地气的时候嘛。

  霍书涵告辞离去时,已是三更末了。她来时轻车简从,程墨不放心,让黑子等人护送她回去。

  第二天程墨进宫当差,在宫门口遇到张清,他一把拉住程墨,眉飞色舞道:“你昨天跟人打架了?怎么不叫我?”

  那可是打群架啊,还在大街上。

  程墨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很多人知道啊。罗十二在场,他说你大显神威,杀得霍大将军的家将血流满地。”张清埋怨地道:“这么好的事,你怎么不叫上我?”

  程墨意外:“罗十二在场?”

  罗安怎么会在场?没瞧见他啊。要是瞧见了,那是一定要拉他趟这浑水的。

  “唉,那个胆小鬼!他说,他亲眼目睹踏死了人,不过那伙人太凶,他没敢上前,后来听说是……”这时已进了宫门,提起霍光,张清还是有些顾忌的,左右张望一番,才道:“他就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出手了。”

  他上下左右前后把程墨看了个遍,道:“你没受伤吧?”

  双方斗得虽狠,但都没下死手,那赫色锦袍的汉子倒想杀了程墨,却一直没能得手。

  程墨道:“没有。”想了想,补上一句:“没有人员伤亡。”

  “不好玩,应该狠狠杀他几个。”张清小声道,望了一眼未央宫的方向。

  程墨了然。他是说哪怕为昭帝出一口恶气,也要杀一杀霍光的威风。

  现在霍光在昭帝跟前是完全以长辈自居了,要不是他生性谨慎,只怕见了昭帝早就不用行礼了。

  想起昭帝想要亲政,又不知从何下手,程墨沉默了。

  点了卯,来到宣室殿,交班的同僚同样说起昨天下午的事,程墨才确信,这件事已是无人不知了。

  昭帝散朝,听霍光分析政事后,宣程墨进去说话,道:“今天早朝,朕提出再请几位先生为朕授课,霍卿不准。”

  却是程墨告诉他,要培养自己的班底,并建议他先挑几个政务上有能力,又忠心的大儒为师。这些人,在他亲政后,可以帮他打理朝政。

  没想到,霍光察觉到他的目的,一下子拒绝了。

  昭帝很受打击。(未完待续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328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