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89章 管得宽

第189章 管得宽

  感谢振东哥1打赏。

  程墨出来时,院子里的朝臣们像约好了似的,“嗖”的一声齐齐转过身去,留给程墨一个或是胖肥,或是瘦削的背影。

  程墨摸了摸鼻子,在人群中找到曾尝,刚要过去问他怎么回事,曾尝眼角余光瞥见他过来,忙装作如厕,逃之夭夭。

  “大白天的,真是见鬼了。”程墨嘀咕一声,走了。

  他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口时,所有人不约而同松了口气,顿觉空气清新,呼吸顺畅。

  程墨又去了宣室殿,陪昭帝用了午膳,才去当差。

  张清和他同班,一个人站了大半天,十分无聊,好不容易见他来了,取笑道:“看你成天忙忙碌碌的,也不知为谁辛苦为谁忙。”

  打架没他的份,陪皇帝用膳也没他的份,心里好不平衡啊。

  程墨从袖里拿出一个用帕子包着的小包,递了过去,道:“还堵不上你的嘴了?”

  张清接过打开一看,里面两色点心,大喜,拿起一块往嘴里塞,含糊不清道:“真是好兄弟。”

  这一定是从皇帝的御宴上偷来的吧?他三两下把点心嚼了,朝程墨竖起大拇指:“五哥了不起。”

  连皇帝的点心都敢偷啊。

  “想什么呢,陛下赏的。”程墨道:“赶紧吃了,站好。”

  接下来的日子,昭帝每天努力锻炼,食量也增加了。有一天,他喜孜孜告诉程墨:“朕觉得最近走路虎虎生风,身体健壮不少。”

  健壮不见得,但不再弱不禁风倒是真的。程墨还记得夏天的时候,有宫人撑黄罗伞遮阳,他出了宣室殿便喊热,喊不适,然后一大群太医呼啦啦冲进来抢救。现在他穿得暖暖的,抱着手炉,正午太阳暖和的时候,能在院子里走走,也算进步啦。

  “陛下还须坚持,龙体才能越来越健壮。”程墨给他打气。这样还不够啊,什么时候有一个十八岁少年该有的样子,才算得上真正的强壮呢。

  黄安心疼地道:“陛下每晚读书到起更,只是没有明师指导,十分苦恼。”

  霍光居心叵测,一直不肯给皇帝请先生,皇帝只有自己摸索,从书本里学习治理国事的经验了。唉,没爹的孩子可怜哪。

  程墨明白黄安的心思,道:“中常侍放心,得便我会跟霍大将军提的。”

  昭帝提过一次,霍光一口拒绝,年轻人脸皮薄,不好再提。他又做不来强硬,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。可是,没有明师指导,他何能治理政事?虽说每天霍光都会为他分析政务,向他奏明政事,但还是缺乏理论基础啊。而且,昭帝对霍光完全不信任,谁能说霍光处理政务时没有私心,不是为了揽权?

  黄安佝偻着腰,向程墨行大礼,道:“多谢五郎。”

  “中常侍太客气了,这本是我身为臣子应该做的。我会尽量劝说,只是不知霍大将军会不会听从。”程墨沉吟道:“我们分两步走,他若肯最好,若不肯,我们再另想办法。”

  总得为昭帝的班底多找几个人,要不然以后他真接过权力棒,这位子也坐不稳哪。程墨又想起那个让他苦恼的问题,昭帝到底有没有亲政?还是说,原来的历史,昭帝没有亲政,但他意外的到来,却有可能改变了历史的轨迹?

  程墨想着,心里一阵小激动,马上道:“我这就去找霍大将军。”

  霍光公庑的院子里,依然人满为患,见他进来,一个个或是低头看自己的鞋尖,或是装作欣赏花树,都假装没瞧见他。

  程墨也不理这些人,对在廊下侍候的小厮道:“烦请通报一声,就说程某求见。”

  朝臣们都竖着耳朵听呢,他们刚来的时候都这么说,然后便被打发到院子里吹冷风干等了。现在听到这句熟悉的话,不禁都有一种违和感,难道程五郎也有等通报这一天?

  然而,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小厮客气地道:“五郎君请稍待,小的这就去通禀。”

  巧的得,今天那位姓何的也在场,他远远瞥见程墨,便躲到同僚身后,这时探出半个脑袋,问同僚:“怎么没让他填上姓名官职?”

  他们都是这样的,陪着笑脸跟小厮说话,小厮板着脸丢过来一卷竹简,让他们登记,然后便在院子里等。

  那同僚翻了个白眼儿,道:“那可是程五郎。”

  “程五郎”三个字,抵得上一切啊。

  两人说话的功夫,小厮出来了,向程墨行了一礼,道:“五郎君,霍大将军有请。”

  姓何的手指向小厮道谢,迈步走向那道门的程墨,惊呼:“他进去了!”

  为什么他总搞特殊,大家都在等,只有他次次不用等?姓何的泪奔。

  院中诸人见程墨进去了,都松了口气,感觉总算正常了。程五郎本来就不是他们的同类,人家是显有特权的人物,不用等才正常啊。

  霍光案前堆着高高的竹简,他埋首于一卷竹简中,听到脚步声,头也没抬,道:“有事?”

  程墨行礼毕,在下首坐了,道:“特地为陛下而来。陛下年已十八,却没有明师教导,殊为不妥。还请大将军为陛下择一明师,悉心教导。”

  霍光手握毛笔,抬头看他,道:“你管得宽了啊。”

  路上遇见有人纵马,非要强行出头,现在皇帝没有先生,他也跑来插一脚,这到底是什么人?

  程墨点头:“是管得有点宽。”

  霍光一下子被他逗笑了,道:“既然知道管得宽,为何还要管?”

  就不怕他发怒,责罚于他么?

  程墨坦然道:“为了天道人心。大将军既是我师父,我自该为大将军着想,陛下总有一天要亲政,他一向没有明师教导,不免会出错,到时,朝臣会怎么说,史书上会留下怎样的一笔?师父,您可想过?”

  这是自两人定下师徒身份以来,程墨第一次以“师父”相称。

  霍光身体轻轻一振,斜睨程墨,冷笑道:“这么说,你是为老夫着想了?”

  程墨刻意疏远他,心里不愿拜他为师,他如何看不出来?只是,自武帝独尊儒术以来,尊师重教的风气渐盛,只要有师徒名份,霍光便不怕他对自己不利。

  要不然,为何一直没有行拜师礼?(未完待续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3442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