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91章 真相

第191章 真相

  不提起此事犹可,一提起此事,霍书涵就心塞得不行,脸也瞬间黑下来。

  房中气氛有些凝固。

  “陛下与皇后,感情如何?”程墨换个问法。

  霍光其实是想问昭帝对上官樱的心思如何。皇帝也是人,有人的感情,有七情六欲、喜怒哀乐,有喜好偏爱。后宫女子数不胜数,为何总有人独宠?不过是这人对了皇帝的胃口,皇帝偏爱于她。

  皇后身份尊贵,可也不是没有皇后自始至终独守空房,而皇帝专宠某位嫔妃的。

  说到底,霍光就是想知道昭帝到底喜不喜欢上官樱,会不会专宠她,眼里只有她。

  昭帝在霍光面前,一直是乖孩子的形象,温和谦逊,懂事乖巧。这样的孩子,喜欢什么,不喜欢什么,都隐藏得很深,霍光安插在昭帝身边的人,没能打听出来。

  程墨一时之间没想到这方面,没摸准霍光的脉搏。

  霍书涵讶异看他,道:“没想到五郎也有喜欢八卦的一天。”

  程墨任她取笑,道:“皇后年幼,令姐是皇后的亲生母亲,女孩子有话,不是都跟母亲说么?难道令姐没告诉你?”

  你们女人,不是最喜欢窃窃私语,说些感情上的事么?

  霍书涵翻了个白眼儿,道:“闺房私语,哪能与外人道?五郎有何用意,不妨直说。”

  你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,我为什么要把和姐姐的私房话告诉你?

  程墨一点不尴尬,笑道:“陛下乃是帝国最有权势的男人,又聪慧又长得好,想必皇后一见倾心,再见倾情,三见难以自己。”

  霍书涵懒得理他,道:“谁说女子只认权势?难道你们男人只认相貌,别的一概不顾么?”

  食色性也,男人是感观动物,会为女子的皮相所吸引,但要说只重皮相,只怕没有哪个男人肯承认。

  同样的道理,女子喜欢强大的男人,但要说女子只认权势,却也未必。

  这个道理,程墨是明白的,他不过旁敲侧击,想探探皇后对昭帝的心思。这下子算是探出来了,以后不知道,目前来说,上官樱对丈夫没什么感情。

  程墨哈哈一笑,道:“说得也是。为何两人如此年幼,便成亲了呢?令堂忝为外祖父,可否同意这桩婚事?”

  他要同意才有鬼了呢。霍书涵叹了口气,道:“如果你今天找我,是为这事,那我们没必要谈下去了。你走吧。”

  没你这么揭人伤疤的。

  有蹊跷有隐情啊。程墨起身,郑重朝霍书涵行礼,道:“滋事体大,还请相告。”

  朝堂上的事,霍光怎么可能一一告诉女儿?父女之间,必定有代沟,程墨钻的就是这个空子。

  霍书涵受了他的礼,道:“什么事?你不说清楚,我如何相告?”

  程墨来的路上便想好了,能套话便套话,实在不行,只好实言相告了。虽说人家是父女,但女儿跟爹,还是有些不同的,只要不涉及家族利益,霍书涵不见得会站在她爹那边。

  程墨也说不清为何会有这种感觉。

  他把经过大致说了,道:“陛下是你外甥女婿,你总不能看他把国家治理得乱七八糟吧?国家乱,遭殃的还是百姓。令尊执掌朝政多年,这个骂名,可是逃不了的。”

  听到“外甥女婿”四个字,霍书涵心塞得不行,倒不是她对昭帝有什么想法,而是母亲对昭帝有想法,天天念叨,导致她一听人提起皇帝便消化不良。何况,比她年小得多的外甥女已嫁为人妇多年,她却有成为老姑娘的趋势,怎么也不能让人心生愉快嘛。

  程墨看她脸色阴晴不定,忙道:“我说错了什么?”

  这关系,他没说错啊。

  霍书涵平复一下心情,道:“这件事,是上官少叔和我大姐夫做出来的,家父并不同意。他们走的是鄂邑长公主的情郎,丁外人的路子,才把樱儿送进宫。樱儿是大姐的长女,家父对大姐又疼爱异常,爱屋及乌,如何肯让这么一个幼童出嫁?”

  程墨恍然,忙指责道:“少官少叔父子利欲熏心,连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。”

  霍书涵黯然,总不好说,父亲想把自己嫁给皇帝吧?更可悲的是,事情已然如此,母亲还没忘了算命先生的胡说八道,还不肯给她说门好亲。京中已有人嘲笑她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,她好冤的。

  程墨又向她问计:“要如何才能为陛下挑几位名师?”

  霍书涵道:“谁为帝师,得问陛下吧?”

  让她想办法对付父亲,她如何做得出来?虽说父亲大权独揽有点过份,但在这个位置上,这么做也无可厚非嘛。这可是她的父亲呢。

  程墨从别院出来,天色已不早,他先去见霍光,道:“陛下不喜欢皇后,等闲一年也没有宣皇后一次。”

  霍光意外,道:“你如何得知?”

  一年也不主动宣一次,可见对皇后没有丝毫好感了,要不然怎会不想见她?

  程墨道:“此事宣室殿谁人不知?大将军清楚得很,何必问我?”

  重要的不是皇帝对皇后有没有感情,而是你的标准答案是什么。当霍书涵说出霍光不同意这桩婚事时,程墨便心里有底了。

  “陛下要指哪几位为师?”霍光道。

  答对了,有奖,奖品便是几位帝师了。程墨一气儿报了几位大儒的名字,这几人,倒不一定居于高位,而是有真才实学,乃是名动京师的大儒。

  霍光点头,道:“老夫会安排的。”

  这就是答应了。程墨大喜,行大礼道:“谢大将军。”

  霍光微微一笑,道:“你如此用心,不亏他待你的一番情意。日后不可忘了,你乃是我霍子孟的徒弟。”

  难道他出宫又进宫,奔波半天,霍光都知道了?程墨后背出了一层薄汗,再行礼,道:“小徒不敢忘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霍光重新埋首于奏折中。

  听说霍光同意了,昭帝高兴得直搓手,道:“多亏五郎能干。”

  程墨想了想,还是告诉他,霍光不同意这桩婚事。昭帝多聪明的一个人,马上道:“朕明白了。”

  以后,少和皇后来往。未完待续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3608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