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93章 有人欢喜有人忧

第193章 有人欢喜有人忧

  感谢北冰洋之北打赏、水墨唐枫投月票。

  夜里下了薄雪,清早冷了很多,路上行人拢了袖,脚步匆匆。

  程墨起来的时候,雪已停了,天阴着,北风如刀,刮得人脸上生疼。

  练完弓箭,出了身薄汗,他想去洗个澡,走到廊下,却见刘病已脸上含笑,穿戴一新,迎面走过来。

  见到程墨,刘病已停下脚步,站在一旁,道:“大哥。”

  程墨见他脸上桃花开,纳罕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新衣好解释,自他搬过来后,四季衣衫,赵雨菲都让裁缝给他做,现在天气冷了,做几件袍子披风御寒,正常得很。可他脸上一片春情又是怎么回事?

  刘病已眉梢眼角都是笑,道:“正想和大哥商量呢,许伯伯让我这几天请媒过去求亲,过年后把亲事办了。”

  许伯伯是许平君的父亲许广平。

  程墨这些天忙得一塌糊涂,还真顾不上刘病已,听他这么说,道:“这可是大事,来,我们到暖阁说。”

  两人一起去了暖阁,刘病已道:“我和小君真心相爱,承蒙许伯伯不嫌弃,肯把小君许配我,我……”

  他满心感激的话,堵在喉咙口,就是说不出。他幼遭大变,母亲早逝,三餐不继,受人欺凌,一直是许广平一家救济他,要不然他早饿死了,哪能活到遇上程墨的时候?

  许平君和他一块儿长大,不仅没有瞧不起他,还时常省下自己那份饼食给他吃。两人年岁渐长,情愫日生,终成刻骨铭心的爱恋。

  他一直担心许广平不肯答应这门亲事,幸好遇到程墨,助他读书,助他恢复宗室身份,让他看到希望。他还想着再过两年,取得功名了,再去许家提亲,没想到反而是许广平先开口许亲。往事历历在目,深深感动着他。

  程墨看他无语凝咽,把翠花端来的水放在他面前,道:“需要我做什么,尽管说。”

  刘病已还担心程墨会嫌弃许平君是平民,想着怎么打动他,没想到他如此干脆,惊喜地道:“真的么?”

  他运气真这么好,能一帆风顺娶了心仪的女子么?

  “当然。你们青梅竹马,我为什么要反对?只是,有空,让小君过来坐坐。哈哈,我这未来大伯子,总得见见弟妹嘛。”程墨笑道,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好在有顾盼儿,要不然就成了没有老婆的大伯子了。

  想到赵雨菲还在孝中,不由有些头痛地想,得打听打听,可有什么法子,能在孝中把亲事办了的。

  刘病已大喜过望,起身朝程墨行了一礼,道:“我这就去跟小君说。”

  他心里一直当程墨是亲人,是大哥,如今唯一的亲人、大哥点了头,婚事再没阻滞了。行完礼,他飞奔出了暖阁。

  看他难得的少年举止,程墨发自内心地笑了。这孩子,憋屈太久,难得有真正开心的时候。

  帘子掀起,赵雨菲进来,道:“一个人傻笑什么呢?”

  程墨笑道:“要是我们也能择日成亲就好了。”

  这没头没脑的话,让赵雨菲不解,转念一想,他盼着成亲呢,心里又甜丝丝的,那笑,都带了蜜,道:“只怕不行呢。”

  她熟知当地风俗,既说不行,那就是不行了。程墨“哦”了一声,没再说什么。

  两人坐下吃饭,外头翠花道:“阿郎,那个旺财又来了。”

  自从上次在这里下跪之后,旺财上等家奴的气势就荡然无存了。

  “他来做什么?”程墨问,侧头望了望窗外,天阴着,看不出早晚呢。

  旺财来了,脸上依然一副欠揍的表情,但在翠花等奴仆眼里,形象是早就崩塌了。

  “我家姑娘有事相请。”旺财道:“车就在外面。”

  程墨继续吃粥,道:“什么事?昨天不是才见过么?”

  想到是从她嘴里套出真相,才能答出标准答案,程墨对霍书涵还是挺感激的。

  旺财没好气道:“你去了不就知道了?”

  程墨不再理他,慢条斯理吃完饭,放下碗,漱了口,擦了嘴,道:“我今天还有事呢。”

  “那可不行,姑娘在别院里等着了。”旺财急了,道:“不把你请过去,我会受罚的。”

  你可以不提前打个招呼就上门,难道我家姑娘还得次次请贴相请不成?真是岂有此理。旺财小心眼里为自家姑娘鸣不平。

  程墨今天确实有事。前几天和武空等人约好今天休沐去醉仙楼,再说,他还得去瞧瞧霍光答应的事有没有办呢,哪有空陪霍书涵闲话?

  可是旺财那架势,大有你不去,我把你扛去的意思。程墨估摸他有武功,只是不知深浅,好汉不吃眼前亏,还是走一趟吧。

  霍书涵昨晚被母亲烦到三更,母亲走后又生了半夜闷气,这会儿气还没消,拿着书,哪里看得进去?

  程墨进来,见她坐在平时坐的椅上,侧头望着窗外一株光秃秃的树,不知想什么,手里的竹简快掉下了,也没发觉。

  “想什么呢?”他在原来的椅子上坐了,伸着脖袋望窗外,什么都没有呀。

  霍书涵回头看他一眼,道:“你打听帝后的亲事,有什么目的?”

  程墨看她脸色不好,眼眶儿有些浮肿,不知她怎么了,道:“也没什么,令尊问起,我不知其意,只好向你请教。”

  这是实情。

  霍书涵心里恍然,父亲一直对她的亲事不发表意见,其实还是听娘亲的。

  所谓异象,完全是无稽之谈;算命先生的话,更做不得数。可就是这无稽之谈,却要误了她一生,让她孤老无依么?霍书涵心里难过得很。

  看她澄澈的眼泛了薄雾,渐渐的,薄雾又起了潮,潮水把漆黑的眼眸浸染了,程墨心头一紧,没来由安慰道:“这世上,没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。你有什么事,尽管说,我能帮你的,一定帮。”

  说完,又苦笑道:“以你的身份,哪有什么办不到的事?”

  她要什么,不用开口,便有人呈到她面前。多少人托着门路要巴结她呢,何用自己去凑热闹?程墨想着,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呢?”

  看他语无伦次,霍书涵微微笑了,这一笑,盈盈欲滴的泪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3743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