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96章 恩惠

第196章 恩惠

  霍府占地一百多亩的府邸,屋脊连绵,一眼望不到边。西北角有一个小巧的院子,暖阁里,四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或坐或卧,颇有些放浪形骸,面前几案堆满酒食,边说话边吃喝。

  坐于上首的少年五官端正,依稀有几分霍光年轻时的样子,正是霍光的长孙,霍云的长子,霍宜。霍宜今年十七岁,是含着金钥匙出世的纨绔,自小深受霍光宠爱,这一辈的孩子,都唯他是从。

  他们都是过了年要成为皇帝伴读的天之骄子,这些天一直意气风发得不行,天天聚在一起聊天打屁,顺便展望未来。今儿听说得此殊荣的不止他们四人,还有会昌伯的旁支,程墨程五郎,都好生不爽。

  程五郎不过是一个没落旁支,怎么配跟他们一样成为皇帝伴读?

  几人气愤愤说了一会儿,霍宜喝了一口酒,摆了摆手。众人见他摆手,都闭嘴,静等他指示。

  “吵什么?我们给他个教训,让他自己滚出去,不敢成为陛下的伴读就是。”霍宜冷冷道。不过是一个没落旁支,他小指头儿动一动,就能把程墨收拾得服服妥妥,让他滚出去,他就得滚出去。

  其余三人都深知霍宜的本事,点头附和,道:“正是,还须大郎出手,我们才得以耳根清静。”

  要不然,天天跟这人坐在一起,看他的样子,听他聒噪,得有多烦?

  霍宜得族中兄弟奉承,只微微一笑。他自小被奉承惯了,这些话,已不足以满足他的虚荣心。

  相比大将军府门前的车水马龙,程府安静得过份。府里的下人忙完,都偷懒去了,或三五人聚在一起打打牌,或一块儿喝喝小酒,难得过年么。

  后院暖阁,刘病已带了许平君过来拜年。这些天,许平君时常过来,已和赵雨菲、顾盼儿混熟了,三人坐一块儿低声说笑。

  刘病已便和程墨说起亲事:“许伯伯说,我们都不小了,还是尽快成亲的好,过了正月,便好请媒上门提亲了。”

  说起来还得怪程墨,因为伴读这件事,天天被羽林卫的同僚缠去醉仙楼或是松竹馆,哪有空请媒去许家提亲?当然啦,想到自己还得再等两年才能娶老婆,他有些不爽,对这件事不太积极也是有的。因而,过年前竟是无暇请媒上门。这亲事,还没定下来。

  程墨一点没有自己拖了后腿的觉悟,点头道:“趁着过年,你我去许家走一趟,就当是拜年了。”

  刘病已大喜,道:“谢大哥。”

  大哥如此看重小君,是小君的福气啊。

  其实本地没有这样的习俗,程墨却是不懂,想着媒人嘴,绝对信不过,不如借拜年走亲戚之机,和许广平当面把亲事敲下来,媒人嘛,就走个形式好了。

  那边,许平君状似听赵雨菲说话,实是竖起耳朵听这边,听说俩人相约上她家去,红晕双颊的同时,双眼更有神彩。

  过了年,她就十七啦,别的女孩子到这个岁数,孩子都会打酱油了。拖到现在实是没办法,她非刘病已不嫁,刘病已又一贫如洗,哪有钱娶老婆?

  程墨却没注意女子们这边,道:“你既成家,便是大人了。我想着,买个小宅子给你们小两口居住,奴仆婢女一应俱全,你看可好?”

  刘病已推辞道:“怎好让大哥破费?”

  他囊中羞涩,娶老婆的银钱还得向程墨借呢,这两天一直想开口,又不好意思说,纠结得不行。要是大哥送一幢宅子,他更不好意思开口啦。

  “你我兄弟,如此客气就生分了。我看中两座宅子,都不错,你和小君去看看,喜欢哪座,跟帐房说一声,支银子买下就是。房契写你的名字。”程墨说着,把一张银票放在他面前,道:“娶老婆得花银子,这些你先拿去花,不够再去帐上支,我都交待好了。”

  刘病已大惊,道:“这怎么可以?”

  哪能白要大哥的银子啊。

  程墨笑道:“你有银子,要花自个儿的,也由你啊。”

  我料定你没银子,还得问我借,偏又脸皮薄,开不了口。要是别人,程墨非得看他如何忸怩不自在不可,可是刘病已嘛,还是别让他出这个丑的好。

  他这么说,刘病已的脸便红了,可很快,他便兜头行礼,大大方方道:“谢大哥。小弟确实囊中羞涩,还须仗大哥周全。”

  其实许广平催他三四次了,他口袋没钱,不敢答应,直到许平君把私房钱给他,让他请媒提亲,他才下定决心。看着在许平君怀里捂得热热的几十个铜板,他感动得快哭了,紧紧抱住许平君,发誓道:“小君如此待我,以后贫贱富贵永不相离。”

  这一生,他都不会离开她。

  程墨哈哈大笑,道:“你我兄弟,何必如此客气?”

  不过是银子,用银子能解决的事,都不叫事。

  刘病已招手:“小君,过来。”

  许平君脸蛋儿红红的,像红苹果,顺从地走了过来,站在刘病已身边。

  刘病已起身,和她并肩站着,道:“我们一齐给大哥行大礼。”

  这是必须的。许平君刚要屈膝福下去,程墨忙拦住,道:“千万别这样,你们赶紧成亲生孩子就算报答我了。”

  刘病已一怔,道:“却是为何?”

  许平君害羞地低下头。

  程墨不过岔开话头,哪有什么用意,哈哈笑道:“这样我就能升一辈,成大伯子了。”

  这边,顾盼儿若有所思瞟了程墨一眼,一双纤手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,心想,为何还没有动静呢?

  两人夜夜,按理说,早该怀上才是。他这是,想当父亲了吧?

  赵雨菲却低下头,好想早点嫁给他啊。

  刘病已跟着笑了,道:“承大哥吉言。”

  大哥这是祝他们早生贵子吧?天亲地亲,大哥最亲啊。

  旁边许平君害羞,瞪了刘病已一眼,刚要说什么,翠花在门外道:“阿郎,宫里来人,宣阿郎即刻进宫呢。”

  程墨一怔,皇帝不是在接受众大臣朝贺么?叫他进宫做什么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4077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