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97章 气难平

第197章 气难平

  感谢北冰洋之北打赏,水墨唐枫投月票。

  一路上,孩子的欢笑声,路人的寒喧声不时入耳,到处洋溢着欢乐的气氛。新年了嘛,过得不甚如意的,都盼望能转转运,新的一年过上好日子;过得好的,希望再接再励,更上层楼。

  程墨感受着节日的气氛,思绪飘得很远,不知此时在另一个时空的父母,是否也在过节?直到宫门映入眼帘,他才收拢思绪。

  朝贺早早散了,宣室殿一片死寂,内侍们候在廊下,一个个噤若寒蝉,生怕发出一点声响。

  昭帝很生气,已经摔了耳杯,被内侍捡出去了。

  看到程墨进来,内侍们都向他投去感激的一瞥,救星来了。

  程墨转过屏风,便见昭帝苍白的小脸铁青,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。他听到脚步声,抬眸见是程墨,沉声道:“五郎来了,快坐。”

  “是,参见陛下。”程墨行礼毕,在下首坐了,道:“怎么啦?”

  小陆子什么都没说,他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。程墨心里嘀咕,下次一定要先问清楚,好有心理准备。

  昭帝未开口,先红了眼眶,沉声道:“霍子孟他……他太过份了!”

  原来,五更天,昭帝率群臣去祭天,举行祭礼时,霍光却比昭帝先行祭拜下去。他站在昭帝身后,昭帝还是听到声响,回头一看,才发现的。他几乎气炸了肺,慑于霍光的威势,不敢发作,勉强祭拜完,立即上车回宫。

  朝贺时,昭帝接受跪拜后,没有勉谕,直接宣布退朝。群臣愕然,按例,朝贺结束,还有些活动,或是皇帝与百官同乐,或是歌舞表演,新年嘛,总得乐呵乐呵,欢乐一番,哪有这样铁青着脸,冷冰冰直接解散的?

  昭帝气得狠了,说完,拿起面前几案上新沏上来的茶,狠狠一砸,耳杯里暗红的液体四溅。他还不解气,又狠狠砸了两下。

  霍光这么做是什么意思?难道有取皇帝而代之的心思?这个时代,君是君,臣是臣,一举一动皆有章法,也就是约定俗成又没有宣之于口的礼法。正常的程序应该是,以昭帝为首,群臣按官职排排站,然后昭帝拜下去时,群臣包括霍光才能跟着拜。

  霍光这么做,是大逆不道的行为,昭帝直接喝令拖下去,一刀两段也不为过。

  当然,霍光敢这么做,自然也料定昭帝拿他没办法。要是换了武帝,他这么做试试。这也是昭帝如此暴怒的原因了,分明不拿他当回事嘛。

  程墨沉吟道:“若说他想谋反,还须有确凿证据才成。陛下休要动怒,此事交给臣,臣暗中调查就是。”

  那个平行空间的霍光,终其一生没有谋反,反而是他死后三年,霍显和其子谋反,而被诛。这件事,程墨前世看百家讲坛时,听某位大学教授讲过,有些印象,当时的皇帝,是宣帝。

  程墨浑身一颤,霍家是被宣帝灭了族,而宣帝,是改名刘询的刘病已。

  不同的平行空间,历史的走向会一样么?他看向昭帝的桃花眼中,慢慢浮上一层薄雾。

  昭帝看他伤心欲绝的神情,心中大慰,不愧是他的好兄弟呀,听说他受委屈,竟如此伤心。他一颗心得到抚慰,感觉没那么气愤难受了,道:“五郎小心些,免得打草惊蛇。”

  程墨点头,道:“陛下宜放宽心胸,不要动气,动气伤身呢。”

  太医院多是霍光的人,得寻摸一个有正义感的太医,做昭帝的贴身太医才是。时光机安排他穿过来,不知能不能改变历史的走向?但无论如何,他都得努力,努力让昭帝活得长久些。

  昭帝才十八岁,如早晨点钟的太阳,是怎么早逝的呢?他的死因是什么?程墨皱紧眉头,早知道会穿越,前世大学时就该选修历史,要不然,何用如此纠结。

  昭帝见程墨剑眉拧在一起发怔,忙道:“五郎,怎么了?”

  难道有什么难处么?

  程墨回过神,道:“没什么。陛下最近可有锻炼?饮食如何?还须着太医用心调理才是。”

  太医不是按时问诊,俗称请平安脉么,有没有对皇室忠心耿耿的太医,若有,赶紧调到身边啊。这样的身体,就得时时有太医调理着。

  一直不出声的黄安不乐意了,道:“大过年的,五郎何以说如此不吉利的话?”

  过年,应该说些身体健康之类的喜庆话嘛,哪有问人看医生了没有?

  程墨笑了,道:“看我,倒把过年这回事给忘了。”

  您老可真健忘,黄安无语。

  昭帝自觉最近身体好了不少,道:“每次来的,都是一群太医,难以深谈……”

  他身体孱弱,每次被七八个太医围着,呼吸不畅,已经很难受了,还要被七八人轮流把脉,深受折磨,哪有心思去观察哪位医术高明,哪位忠心耿耿?

  程墨见他说不出个所以然,问了日常来请脉的太医都是哪几位,记下名字,打算过年后细细打听。

  程墨又说了些外面的趣事开解他,然后朗声道:“陛下只须让身体强壮了,努力学好治国之道。总有一天,这江山是要交到陛下手里的,些些小事,不必理会。”

  昭帝很想说霍光今早的行为大逆不道,可诛满门,并不是些些小事,见程墨瞄了窗外一眼,便明白隔墙有耳,遂道:“卿说得是。”

  从宣室殿出来,程墨心情很不好。刘病已是他兄弟,继位于他或许更为有利,可昭帝待他着实不错,他可不想他的小命这么快没了。穿到这个时代大半年,不知不觉间,他已把昭帝当成最亲的人之一了。

  他一路慢吞吞地走着,快到宫门口时,一个人朝他撞来,他下意识避开,那人哈哈大笑,道:“我老远就看到你了,你这是干什么呢?不是说不用进宫当差了么?”

  却是祝三哥,他今儿轮值。

  程墨和他说了几句,出宫去了。大丈夫在世,有所为有所不为,刘病已能不能当皇帝以后再说,先救昭帝的小命要紧,毕竟人命关天嘛。

  程墨决定找个靠谱点的大夫帮他看看,到底是什么毛病,以致身体如此孱弱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4129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