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98章 谁强

第198章 谁强

  感谢大盗草上飞打赏。

  程墨回府马上安排人手调查那几个时常问诊的太医,至于靠谱点的大夫,只好慢慢查访了,这个急不来。

  霍光是否有谋反之心,就比较难调查了。朝中到处是他的耳目,谋反又是机密事,怎会敲锣打鼓,到处嚷嚷?

  好在程墨和霍光有师徒名份,他得去给霍光拜年。

  霍家宽大的门房坐满了人,都是一些没能入内的官员,他们递上拜贴,在门房坐一会儿,聊以算是来给霍大将军拜过年了。至于没能进去,没关系啊,不是他们不想进去,而是霍大将军没请他们进去嘛。

  大冷的天,几个门子忙得满头大汗,心情很不好。这些六百石以下的官员,在他们眼里,都是蝼蚁般的存在,可偏偏这些人没有自知之明,非要跑来凑热闹。过年这几天,他们哪天不累得腰酸背痛?都是这些人害的。

  这里是大将军府,门房也是大将军府的地界,里面的人坐下,不愿便走,人又不断进来,很快,新来的人只能坐到外面了。

  门房外面,便是大门口了,没有炭盆不说,那风还嗖嗖的。

  坐在外面的几人依然谈笑风生,只是看到卫尉也来了,不得不起身行礼。

  刘淘甫是皇帝的人,但大家同朝为官,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,因而,他抽空来给霍光拜年。

  霍光迎了出来,两人携手而入。

  坐在外面的官员都羡慕嫉妒恨,一人道:“人生当复如是也。”其他人都点头赞同。

  能得霍大将军亲迎,才是人生颠峰啊。

  消息传到里面,里面的人同样羡慕,有人提议:“不如到外头坐去,还能见霍大将军一面。”

  话音刚落,倒有一大半人赞成,不少人站起来,涌到外面。

  看这些人不仅不走,还不安份,门子更烦。就在这时,程墨来了,把马缰丢给榆树,对站在台阶上脸色阴沉的门子道:“麻烦通报一声,程五郎求见。”

  “这位就是程五郎啊?长得不错,不过,他以为他是谁,这么大刺刺的说话?”刚挪出来的一位四百石的官员打着官腔道。

  这人消息不灵通,并不知道程墨已是皇帝的伴读,心想,他是四百石的官,还只能老老实实在门口坐地呢,你一个什么都不是的羽林郎,能顶了天吗?

  另一人也道:“这位就是程五郎啊?”

  语气不无赞叹兴奋,却是想起程墨追着上官桀讨要债儿的传闻。听说这人专找朝廷大员的渣,他这是来找霍大将军的麻烦了吗?今天有热闹可看了。

  这是程墨第一次到霍光的府邸,门子并不认识他,见他年轻,又无拜贴,本不想理他,却听他自报姓名是程五郎,不由一怔,上下打量他几眼。

  都说程五郎长得好,眼前这人确实帅得爆棚,看来是真人无疑了。门子刚要说话,见从府里出来四位锦袍少年,忙丢下程墨,上前行礼,谄笑道:“见过大郎君、三郎君、四郎君、六郎君。”

  几个少年看都没看他一眼。

  坐在门口的官员听这称呼,都惊着了,这几人,都是霍光的子孙啊,岂能不刻意巴结奉承?于是一个个忙跑过来,把几个少年围住,各种讨好。

  程墨被他们挤到一边。

  为首的少年正是霍宜,他们被长辈喝令在家待客,这几天不得自由,好生气闷。今天难得找借口溜出来,没想到一到门口便被一群老头子围住了。

  霍宜不耐烦极了,好不容易挤出人群,瞥见台阶上倒背双手做壁上观的程墨,不由脚步一滞,道:“你是谁?这儿也是你能来的么?赶紧滚。”

  他怎么看眼前的少年,怎么来气,没事长那么好干什么?还有,看他的眼神那么怜悯,没错,就是怜悯。老子是权倾朝野的霍大将军的嫡长孙,怜悯你妹啊。

  程墨看着几个鲜活的少年,想到几年后,这些人便会因为祖母和父亲谋反,而被诛,免不了在心里嘘唏一番。他还没同情完,为首的少年已颐指气使喝斥开了。他觉得好笑,唇角勾了勾,道:“说我?”

  “不是说你说谁?你是哪家的小孩,滚回家去。”霍宜一副大人的口吻道。

  说起来,程墨比他还年长一岁,而且程墨历经两世,举止沉稳,看起来最少比他年长三四岁。

  涌出来的官员看霍家的少主人和大名鼎鼎的惹事佬程五郎干上了,都是一副兴灾乐祸的神色,有人兴奋道:“你们猜,谁赢?”

  有好事者道:“不如开个局,各自下注。”

  这人的提议得到热烈响应,很快提议者被推出来主持大局,大半都赌霍宜赢。很简单,他姓霍。

  霍宜如此大言不愧,程墨一点不生气,笑话,他是霍光的弟子,比这些小屁孩高了一辈呢。长辈哪能跟小辈一般见识?

  “你是霍家哪一位?”程墨道:“霍大将军是你什么人?霍书涵又是你什么人?”

  “什么?他提了谁的名字?”下注中的一个官员问另一个官员,惊愕极了。

  被问到那人下巴差点掉了,哪能回答他的话?

  霍宜怒了,道:“七姑姑的闺名也是你能随便提的么?”

  真是岂有此理,这是哪里来的登徒子?他喝令门子:“快打出去,哦不,送官法办。”

  少主人的吩咐,门子哪敢不从,马上找了绳索,就要上前捆绑程墨。

  “住手,胡闹什么呢?”一声娇斥传入众人耳中,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一辆马车,从车辕上下来一位身披狐狸毛披风的少女。

  门子一见少女,马上把手里的绳索扔了,上前讨好地道:“青萝姑娘,外面冷,快入内喝口热茶。”

  青萝哪去理他,走到霍宜面前,道:“大郎君怎能尊卑不分?还不快向五郎君赔罪。”

  她是前几天刚刚得知,程五郎居然是阿郎的徒弟,真是服了他了,阿郎是怎么被他骗得认他为徒的啊。

  霍宜气愤愤地道:“青萝姐姐说什么胡话?”

  霍府规矩,小辈主子对侍候长辈的婢仆,得行半礼。青萝是霍书涵的人,压着他们呢。未完待续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4230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