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99章 逆转

第199章 逆转

  感谢水墨唐枫投月票。

  众官员看看霍宜,看看青萝,再看看那辆停在阶下的加长版马车,一脸懵逼。

  霍宜几人的眼睛同样看向马车,车帘一动不动,里面没有一丁点动静,可几人还是行礼道:“见过七姑姑。”

  众官员大惊,忙忙跟着行礼,道:“见过七姑娘。”

  满朝文武无人不知,霍家有一位娇贵的存在,或者马车中便是传说中,命格逼人的那位呢。这位可了不得,万万不能得罪。

  马车寂静。

  府门口黑压压一群人,保持躬身行礼的姿势不变,唯有程墨身姿欣长,倒背双手,做壁上观。他身量本就比别人高些,现在更是鹤立鸡群。

  车辕上,旺财抬眸看了他一眼,示意他给霍书涵面子,也跟着众人一起行礼。程墨笑眯眯看他,像完全看不懂他的眼。

  这小子真没眼,枉姑娘对他那么好。旺财腹诽着,马鞭一指那些官员,道:“你们这是做什么呢?”

  站在前头的太史丞傅义不敢怠慢,忙忙答道:“正值新岁之际,下官等人来向霍大将军拜年。”

  傅义三络长须拂于胸前,长相清癯,旺财看他顺眼,没有加以训斥,而是道:“既是来为霍大将军拜年,还请在门房等候。”又对霍宜道:“大郎君,你也不小了,天天这么胡闹,什么时候是个头?十六便要进宫伴读了,你们好歹多看看书啊。”

  这长辈训斥小辈的语气,听得傅义等人后背冷汗涔涔而下,难怪人说霍家家规森严,果然传言不虚啊。

  霍宜瞪了程墨一眼,道:“不是某胡闹,实是不知哪里来的小子,跑到府门前撒野。”

  这小子长得太俊了,一下子把他比下去啦。他心里窝火,非要给程墨个教训不可。

  旺财叹了口气,道:“此人姓程名墨,族中排行第五,是十六日与你一同进宫伴读的同窗。你不可如此无礼。”

  什么?霍宜几人大吃一惊,霍宜失声道:“他就是程五郎?”

  程墨笑微微道:“正是。论起来,我还痴长一辈。唉,老了老了,还要与你等小辈一起进学,惭愧啊。”

  什么叫论起来我还痴长一辈?还老气横秋说惭愧!霍宜大怒,喝道:“无耻之徒!”再躬身向马车道:“七姑姑,这人无耻之极,还请七姑姑为侄儿做主。”

  众官员如傅义之流凝神细听,马车里一直没有动静。

  阶下,青萝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大郎君,他说得没错,真要论起来,他确实是你的长辈。”

  程墨一副人走运没办法的得瑟样,道:“如何?还不快快上前行礼?”

  行什么礼?当然是行晚辈礼了。

  青萝如此说,马车里的霍书涵又不出声,也就是默认青萝的说法了。霍宜等人再嚣张,在霍书涵面前也不敢放肆,要不然不用霍书涵开口,他们的爹就能活撕了他们。

  当下,几人不情不愿拱了拱手,道:“见过五郎。”

  你小子给老子等着,总有收拾你的一天。霍宜心里发狠。

  程墨摆了摆手,依然笑眯眯的,道:“免了。我一个长辈,总不好跟你们这些小辈一般见识。”

  霍宜一口老血喷一地。

  跟着他一起行礼的几位族弟脸有愠。

  围观的众官员目瞪口呆,怎么居然是程墨赢了?他又怎么长霍宜等人一辈了?众官员人人在心里过了一遍,最后无奈发现,没听说程墨和霍家哪位姑娘订过亲。

  旺财扬起马鞭,马车驶向侧门,从侧门进了霍府。

  霍宜狠狠瞪了程墨一眼,对众兄弟道:“走。”

  从随从前呼后拥,一群人一下子走得干干净净。府门前,只剩程墨以及一众官员。

  众官员呆了半晌,一人看向傅义,干咳一声,道:“这个……这赌注……”

  这赌注能不作数么?直接这么说太难为情了,要怎么说才能又婉转又不用还钱呢?

  “对对对,这赌还是别下了。”这人不好意思,另一个五十多岁的官员却一点不脸红,义正辞严道:“他们到底是一家人,我们胡乱下注,不大好。”

  屁的不大好,刚才你们全都下注押霍家小郎君赢的时候,怎么没说不好?傅义这才后知后觉发现原来自己跟一群同僚对赌,所有人都押程墨输啊。

  “那怎么成。各位,愿赌服输哦。”傅义心情好到爆棚,没想到啊,程五郎是他的福星,今儿遇上他,大大赚了一笔。

  “这……”先开口那人犹豫了。刚才以为稳赢,下得有点多啊,没想到事情竟会大逆转,现在要拿出银子,好生肉痛。

  众官员纠结一阵,总归有老实之人率先掏银子。有人带头,大家又是同僚,都拼命往上爬,不好真赖这几个钱,于是人人掏腰包。

  很快,傅义的钱袋子满了。他笑得眼睛没了缝,语无伦次道:“承认,承认,哈哈。”

  傅义收钱收得畅快时,旁边一个清朗的声音道:“你们要赢也行,只要算上我一份。”

  傅义转头一看,程墨笑眯眯看他,准确点说,是看他手里的钱袋子。他不明白程墨话里的意思,有反应快的已朝程墨行了一礼,道:“请问五郎,如何赢?”

  必须恭敬,不恭敬都不行,这人,可是比霍家少主人高了一辈呢,霍家小郎君刚才可是行了晚辈礼的,他们都亲眼所见。

  程墨道:“这个容易,我认输便行。”

  众官员转念一想,都大笑起来。傅义还不明白,有好心人推了他一把,道:“快把赌银分五郎一半。”

  傅义也很快回过神,躬身双手把银袋子呈上,笑道:“不过是博个彩头,多谢五郎君高义,下官才有这彩头,小小心意,还请五郎君收下。”

  程墨哪会真要他的银子,摆手道:“收下就不必了,大家交个朋友。”

  难得他如此平易近人,众官员大喜,围着他说起话来。

  门子谄笑上前,道:“五郎君请这边坐,容小的入内通报。”

  门房旁边还有一间精致的屋子,是给王公贵戚的女眷登门时歇脚的,门子佝偻着腰,把程墨请到那儿用茶,一溜烟入内禀报了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4416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