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00章 不让

第200章 不让

  感谢业余正版爱好者打赏。

  刘淘甫告辞,霍光送到正堂门口,两人正拱手作别,门子进来禀报:“阿郎,程五郎求见。”

  据说,这人也是皇帝伴读,来头可不小,不知阿郎会不会见他?门子心里嘀咕,随时准备把大门口的一幕禀报。没想到霍光道:“快快有请。”

  连阿郎都知道这人啊,难怪青萝姑娘会为他出头。门子屁颠屁颠跑回去,越发恭敬有礼,把程墨引进来。

  傅义等官员目送程墨转过照壁,都觉人生应该如是,自己是不是活得太失败了?

  刘淘甫一听程墨来了,顿时不走了,道:“这小子总算懂事了,哈哈哈。”

  霍光识趣相邀:“难得五郎肯给老夫这个面子,介美不如一块儿见见他。”

  介美是刘淘甫的字。

  “正有此意。”刘淘甫笑着随霍光重新入内坐下。他是程墨的老上司,程墨是一早就去过了。

  程墨进来一见刘淘甫也在座,笑道:“大人要过来,也不叫我。”

  “你小子总算开窍了。”刘淘甫笑骂一句,朝霍光拱拱手,道:“以后五郎就拜托大将军照拂了。”

  听说昭帝钦点程墨为伴读,他很担心霍光借故暗整他,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啊。今天过来,他也有试探霍光的意思。两人刚才言语交锋,霍光滴水不漏,他越发担心了。好在程墨适时到来,倒给了他一个把话摊开的机会。

  程墨对这位护短的老上司心存感激,心想以后寻个机会,把他已拜入霍光门下的事告诉他,免得他担心。

  武帝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。儒术一道,不仅提倡学生要尊敬老师,也提倡老师要善待学生,两者相辅相成。所以,自他拜霍光为师时起,他的小命算保住了。

  霍光抚须微笑,道:“介美放心,五郎就交给老夫。”

  我还希望有朝一日,他念在我待他不错的份上,承我的情,善待我的族人呢。这话,霍光自是不会说的。

  程墨识相地起身再次向两人行礼相谢。

  和刘淘甫一起从霍光府里出来时,府门口众官员还在,一个个探头探脑的,见到程墨,刚要围过去,瞧见他旁边的刘淘甫,又不敢造次,只好规规矩矩地行礼。

  刘淘甫从鼻孔里哼了一声,算是回应。

  傅义犹豫了一下,朝程墨行礼,道:“下官可否过府拜访?”

  对一位没有品级的纨绔自称下官,傅义说得流畅自然无比,眼前这位可是皇帝的伴读,霍大将军的座上宾,连霍家的少主人都得行以晚辈礼的主,他不过一个四百石的官儿,恭敬些算什么?要能巴结上这人,平步青云有望了。

  众官员大感懊悔,恨自己没有傅义这般无耻,被他捷足先登了。

  程墨笑得一团和气,道:“自然可以。”

  傅义激动:“多谢五郎君高义。”

  走下台阶,刘淘甫道:“理他们作甚?”

  不过是一群马屁精,理他们做什么?

  程墨道:“大人不必如此。陛下总有一天要亲政,多些人对陛下忠心,总不是坏事。”

  这么做,也是为昭帝收买人心,难道人家自动送上门,还把人往霍光那里推吗?

  刘淘甫醒悟,道:“你说得对。”

  看来,以后他对这些中低级官员也得和善些,尽量为皇帝积聚人气。

  刘淘甫和程墨不同路,程墨送走他后,刚要上马,青萝不知从哪冒出来,拦在他马前,道:“你还没谢我呢。”

  程墨道:“要怎么谢?”

  青萝笑嘻嘻道:“我也不要别的,只要五郎当着众人的面,给我做个揖就好。”

  府门前车水马龙,不时有人过来拜年,递上贴子后,在门房坐地,人数比程墨刚才来时,多得多。

  程墨道:“是你的意思,还是你家姑娘的意思?”

  “呃……”

  “我的揖,你受得起吗?”程墨淡淡道:“只要你受得起,给你作揖也无妨。”

  青萝双手连摇,道:“不敢当,奴婢就是开个玩笑。”

  本想取笑他,看他难堪,没想到他倒认真起来了。他是阿郎的弟子,自己一个婢女,哪里受得起他的礼?青萝想着,屈膝行了一礼,道:“请五郎君恕奴婢失礼之罪。姑娘有请。”

  “快看快看,那婢女给他行礼了。”一个官儿蹭到傅义身边,失声道。

  傅义翻了个白眼儿,道:“我眼没瞎。”

  “快看快看,他跟那婢女一块儿走了。”官儿又一个劲儿地嚷,这次,全体官员一齐给他白眼。他们都有眼看好不好,何用他现场直播?

  这次,程墨从侧门进了大将军府。弯弯曲曲走了半天,来到一座院子,内中一座典雅的三层小楼拔地而地。京城很繁华,可两层小楼却极少,三层的小楼见所未见,这幢楼,只怕冠盖京师,再没有比它更高的了。

  程墨问:“这是你家姑娘的绣楼?”

  果然是最顶层的存在,连住的地方都与众不同。

  青萝得意洋洋道:“我家姑娘的院子,可不是等闲人等能来的,你能来一次,是烧了高香了。”

  我很希罕吗?程墨停步转身,道:“某突然想起来,还有些事没办。跟你姑娘说一声,某下次再来拜访。”

  “你!”青萝急了,跺脚道: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啊?”

  还是不是男人了,这么小气。

  “五郎何必跟一个小小婢女一般见识?”随着话声,霍书涵从院子另一头走来,她身披披风,头戴风帽,笼住一头墨发,整个人包得严严实实的。

  正主儿出来,程墨自然不好再逗这自以为是的婢女了。他转身含笑道:“过年好。”

  富裕春开业半年的利润,比霍家名下四五个产业还多。两人好歹是合作伙伴,要不是霍书涵是女子,又居于深宅大院之中,理该相约吃个饭庆贺一下才是。

  “过年好。”霍书涵对这新奇的说法颇为喜欢,应了一声儿,道:“外面冷,入来说话。”

  “好。”程墨应着,随她进了暖阁。

  不知熏的什么香,有点儿像现代的古龙香水的味道。程墨扫了一眼室内摆设,暗暗点了点头,这姑娘品味不俗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4416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