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02章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

第202章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

  许广平是看着刘病已长大的,对这孩子的脾性人品倒还了解,只是刘病已的身世,让他纠结了很久,要不要把女儿嫁给他呢?

  许平君不是大美人,却也是小家碧玉,这两年上门求亲的也有四五家,无奈她一颗心在刘病已身上,死活不同意。

  唉,女儿自己对姓刘的小子动心,许老汉也没办法,想着大不了,帮着拾掇一下他那破房子,让女儿过门之后有个居所。没想到刘病已居然时来运转,遇到程墨。

  程墨收留他,供他读书,待他如兄弟。

  这么一来,老实巴交的许老汉又纠结了,现在人家是读书人了,自己一个啥都不是的老百姓,哪里配得上他?

  这么纠结来纠结去,刘病已却水涨船高,皇帝准他重归宗正寺了。也就是说,他是皇室的一员了。虽然还是穷得叮当响,却是凤子龙孙,许平君更加高攀不起了。

  许老汉劝过女儿,无奈许平君一条道走到黑,哦不,心志坚强,放言非刘病已不嫁。

  这就没办法了,总不能把女儿养成老姑娘啊。许老汉泪奔,只好放下姿态,率先开口让刘病已托媒求亲。

  刘病已自然大喜过望,当场改口称“岳父”。许老汉这才满意,看来不是这小子成了皇孙,变心了。

  其实刘病已先是努力打零工,后又努力读书,目的便是赚钱娶老婆,确切点说,是想把许平君娶回家去。他头无寸瓦,除了聘礼、婚礼,还得整一座院子。相当于现代农民工想赚钱在京城买房子、娶老婆,谈何容易?

  没钱,只好一拖再拖,实在是手头拮据,没办法啊。

  要不是许平君被亲爹絮叨得不行,只好把女孩子的矜持放一边,取出仅有的一点私房钱,让他上门提亲,暗示他聘金意思意思就好,愿意跟他住那冬凉夏暖,月光当烛的房子,刘病已还抹不开面子呢。

  他对许平君用情极深,一直囊中羞涩又内疚得很,许平君此举,更是让他感动得眼泪洼洼,发出一生一世永不分离的誓言。

  在爱情巨大的刺激下,他终于鼓起勇气告诉程墨,他想成亲。

  程墨来自现代,崇尚恋爱自由,自是不会棒打鸳鸯,再说,他又不是刘病已亲爹,怎会蠢到干这吃力不讨好之事?

  于是,约定正月初六双方家长见面。刘病已父祖早亡,由程墨代表男方家长到访。

  许家家境普通,一大家子人住了两间厢房两间耳房,围墙围起来的小院子,约摸一间耳房大小。不过,打扫得很干净。

  许老汉一大早起来,把全家人从梦乡中喊醒,大家齐动手,再把屋子收拾一遍。所以,程墨和刘病已到来时,便见屋子里、几案上,一尘不染。

  “哎呀,稀客,稀客呀。”许老汉朝程墨拱了拱手,笑吟吟的。

  他已经听女儿说过了,刘病已的兄长可是新晋皇帝伴读,那可是跟在皇帝身边的人,不同凡响哪。皇帝的伴读,可不是普通人能当的,得是皇亲国戚或是权贵大臣家的孩子,还得是有前途又聪明的嫡子。如今程墨得了这差使,飞黄腾达指日可待。

  程墨的到来,让许老汉倍感有面子。这样的人物亲来提亲,说出去可要羡慕死左邻右舍了。

  真是误会。程墨并没有上门提亲的觉悟,他只是觉得媒人不靠谱,不靠谱的人两边传话,会误事的,不如双方当面把话说清楚,媒人就当个摆设好了。

  “见过许伯父。”程墨以晚辈礼相见。若刘病已真有当皇帝的命,按例,许老汉会封侯。再说,他是刘病已的岳父,怎么着也是长辈了。

  许老汉哪受得起,忙抢上扶起,道:“五郎快快免礼。”

  把两人让进屋,非要让程墨坐上首,程墨哪肯?两人一通谦让,最后分宾主坐下。

  许老汉先开口:“病已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……”

  话题由此延伸开去,说了很多刘病已小时候的趣事臭事。

  刘病已没去听他说什么,与端了饼食出来的许平君眉来眼去。

  程墨倒是听得认真,如果刘病已真能当皇帝,这便是了解他的第一手资料了。许老汉见贵人有兴趣,说得更详细了。

  一老一小谈兴正浓,不知不觉到了正午。普通百姓一日两餐,桌上的饼食粗糙,程墨一直没动,这时不免肚饿了。

  “伯父,我已为病已置下院子。院子虽小,却足够两人窝居。不知你老还有什么要求?只要我能办到的,一定给他们置办。”程墨打断许老汉的话头,含笑道。

  听说置办了院子,许老汉惊呆了,院子啊,那得多少银子?

  “呃……这倒不用,病已原来居住的院子就很不错,过了年,找几个人修茸一番即可。”许老汉忙道:“其实叫上几位邻居,修两天,只管饭,也用不了多少钱。”

  他原来是这样打算的啦。而且两家挨得近,女儿要回娘家也方便不是。

  程墨进门前曾扫了一眼右边的破院子,柴门倒塌大半,这样的危房如何住得了人?

  “不过是一个院子,花费不了几两银子。”程墨道:“还需什么,伯父只管说。”

  您可真有钱哪。许老汉张大了口,呆了半晌,连连摇头,道:“不敢当,不敢当。”想了想,觉得不妥,又道:“这样已足感盛情了,哪敢再让五郎破费?”又对刘病已和女儿道:“以后可要好生相待五郎,以兄事之。”

 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啊,一座院子随手就送了,他活了大半辈子,没见过如此大方的。

  刘病已和许平君郑重向程墨行礼道谢。

  程墨扶两人起来,笑道:“不值什么,银子嘛,就是用来花的。”

  以他现在的身家,完全有资格说这话。

  许老汉深感这门亲结对了,女儿嫁过去,一定会幸福的。

  他拉着程墨说话,无奈程墨急着回家吃饭,一再告辞。

  离开后,随便找了家干净酒楼,吃过饭,程墨带刘病已去看了给他买的院子。院子虽小,却一应俱全,把刘病已感动得眼泪洼洼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2460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