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05章 暗流

第205章 暗流

  杜晴不愧有大儒之名,课讲得深入浅出,引人入胜。程墨听得津津有味,对这位老师的印象,好到爆棚。

  放学时,杜晴去给皇帝开小灶,讲时务。程墨五人起身恭送皇帝离开,目送皇帝的背影消失,霍宜抬眼狠狠瞪了程墨一眼。

  这眼刀子,既不伤人,又暴露自己。

  程墨对这傲娇小孩的智商很是无语,自然不予理会,收拾书本,准备离去。突然面前多了一人,霍宜站在他面前,仰头看他。

  霍宜身高不到一米七,程墨约摸一米八五。他只到程墨肩头,偏要做强壮的样子,狠狠瞪他。

  一个时辰的课,杜大儒讲了什么,霍宜半句没有听进去,他一心一意只是想着,要怎么让程墨好看。

  这事有点难,程墨比他高一辈,他不能明着来,只好暗地里动作。可是霍宜自小想干什么干什么,何用避人?背后阴人的事,他不会。

  因为无能为力而痛苦,说的就是他这种人,现在这种状态。

  霍欣三人见他对程墨如此无礼,很是不安。程墨是长辈,要处罚霍宜,霍宜也只有乖乖受着。

  程墨淡淡看他,道:“我为你们争取到成为陛下伴读的机会,你若不要,我可以让师父换人。”

  霍欣心中哀号,果然,这人腹黑得很,就会告状。他连连向霍宜使眼色,可惜霍宜只是死死盯着程墨,一点没发现。

  霍宜只想表达他的愤怒,别的真的顾不得了。

  程墨拍拍他的肩头,拎了书箱,走了。

  霍宜目送他离去,下唇咬出一道深深的牙痕。

  “他既能说服祖父让我们进宫伴读,想必也能说服祖父……”霍欣瞄了一眼面无人色的族兄弟两人,打住话头,但话中之意,那两人又怎会不明白?

  两人瞬间打定主意,以后要以程墨马首是瞻,至于霍宜不爽?那就没办法了,谁让他在霍光心里的份量不如程墨呢?旁支嘛,本来就需仰仗家主而活,看家主脸色正常得很。

  “大郎,时候不早,我们先走了。”一人先开口了。

  另一人忙道:“对对对,家里还有点事,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  说完,两人丢下霍宜霍欣两兄弟,拎了书箱跑得没影儿。

  霍欣叹了口气,道:“大哥可看到了?他们一定是站在程五郎这边,才会丢下我们不管。”

  也就是说,若再跟程墨作对,只怕这伴读的资格就没有了。到时,两人在府里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,指不定还有无数双脚踩上来呢。

  霍宜何曾不明白这个道理,只要失了祖父的宠爱,族中兄弟,府里奴仆,哪个不上紧着踩他们两脚?可他心里的怒火就是想发泄,怎么办?

  霍欣见他脸上阴晴不定,道:“祖父宠信他,我们何不利用他,在祖父跟前得些好处?”

  上午央小内侍向霍光求救,霍光一直没有理会,可见霍光是向着他的。霍欣无比清楚地意识到,只有向程墨靠拢,才能保住眼前的地位。若是霍宜不听,说不得,他也只好叛变了。

  霍宜闷闷的,半天不说话。

  回府后,霍宜把自己关在屋里,不知想什么,霍欣等人也没找他一块儿玩。四人组难得的各过各的。

  程墨回家直接去了书房,却是认真读了下午讲的这篇文章。他前世记忆力就好,穿过来后更是过目不忘,下午看了一遍,文章早就记在脑子里,这时再细读,把杜大儒讲的内容一一对证。

  赵雨菲想着他读书辛苦,早早备了精致的点心慰劳他,没想到他一回来就把自己关进书房,不由焦急,道:“可是课堂上挨先生训了?”

  大家邻居多年,程墨可是一向以不喜读书,喜欢赌博闻名于乡邻的,皇帝非要他伴读,可苦了他了。

  顾盼儿借口送茶具进去,想打听一二,进了门,却见程墨捧着书,不知想什么。这是魔症了,她忙放下茶具,轻摇程墨的肩头,娇声道:“五郎,可别太费神了。”

  温软的身子靠了过来,吐气如兰的气息冲击着他的嗅觉,程墨惊觉,抬眸只见饱满高耸的酥胸贴在脸旁,忙挪开一点,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顾盼儿柔声道:“姐姐见你不快,很是担心。”

  其实她也很担心。

  程墨哑然失笑,道:“先生讲得精彩,我一时想得忘形,倒把你们给忘了。”放下书起身,道:“走吧,吃点心去。”牵了顾盼儿的去了暖阁。

  赵雨菲见程墨没事,才放了心。三人说些家长里短,也就到了晚饭时间了。刘病已忙着布置新居,早就说了今晚不回来吃饭了,三人一起用了晚饭,程墨又回书房看书。

  皇帝每天清早要早朝,课便安排在下午。十六因要行拜师礼,所以得清早进宫,十六之后,只须午时进宫候着便了。

  程墨清早起来,练完弓箭,张清便来了,道:“如何?”

  却是担心程墨受霍宜等人排挤。

  程墨笑道:“杜先生讲得好,倒把我的兴趣勾起来了。”

  张清道:“我问的不是这个,。听说霍大将军送了族中四位少年进宫伴读,他们没有为难你吧?为着挑陛下伴读之事,多少人托到霍大将军跟前求情,呵,他倒心狠,一气儿全挑自己族中子侄。”

  好歹留两个名额给他们这些勋贵啊,安国公也动了心的,没想到霍光一下子定下人选,他气得不行。后来听说皇帝亲点程墨,还动了找程墨说情的念头,张清怕程墨为难,死活不同意。

  程墨听他语气不对,心想过年期间,也没听他露过口风,道:“我本来想求陛下连你一块儿叫进去,又想你素来不喜欢读书,还是别为难你了。你要是愿意,我跟陛下说说。”

  主要是怕强拉他读书,友谊的小船翻了。

  张清叹气:“家父为这事,急得嘴上起了泡。我倒是无所谓。”

  谁不知道成为皇帝同窗前途远大呢,这份同窗之谊,可是有钱买不到啊。

  程墨笑了,道:“我跟陛下说说,到时候我们兄弟纵横御书房,哈哈。”

  张清顿时豪气万丈,道:“那敢情好。”(未完待续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3417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