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06章 试探

第206章 试探

  宽敞温暖的屋里,偶尔几声咳嗽,夜里静谧,听起来特别清晰。

  霍光把笔搁在几案上,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,道:“你说程五郎摆长辈的谱?”

  “是。非要让孙儿等人唤他叔父。”霍宜跽坐于侧,低头道。他在这儿半晌了,坐得腿都酸啦,以为祖父忘了他的存在了,祖父才放下笔,问他话,他不由更加小心地回话。

  “唔。”霍光若地所思应了一声,道:“今天先生讲什么?”

  “讲……讲……”霍宜吱吱咭唔半天,竟是想不起来了。

  霍光看他一眼,道:“讲《吕氏春秋》哪一篇?”

  被当场揭穿没有用心上课,霍宜满面羞惭,拜伏于地,道:“孙儿知错。”

  霍光没有说话,只是叹了口气。不怪他不放心,非要攀住程墨这小子,子孙辈不成器,他能怎么办呢。

  “把这一篇抄五十遍,天亮之前送过来。”霍光说着,又拿起笔,道:“程五郎确实是祖父的弟子,你若对他不敬,便是对你叔父们不敬了。”

  这是把程墨的地位等同于霍山、霍禹等人了。霍山也还罢了,霍禹却是霍显所出,除了霍云这位嫡长子之外,府里强悍的存在。

  霍宜变了脸,道:“祖父!”

  程五郎可是姓程,您怎能如此糊涂?

  霍光拿起一份竹简低头看起来,道:“去。”

  “孙儿告退。”霍宜低声道,心里连一丝不平都没有了,面对一个老糊涂的人,他能说什么呢?可怜祖父被程五郎所惑啊。

  霍宜退出不久,霍光吩咐不语:“请程五郎过来一趟。”

  这时候?天可不早了,不语有些奇怪,但他一向只遵从命令,不多话,应了一声,躬身退出,赶车去程府。

  顾盼儿的闺房,房门紧闭,廊下静悄悄的,只有若断若续的笑声飘了出来。房中锦帷低垂,帐中春无限。

  程墨正哄着顾盼儿,要玩新花样。敲门声急促响起,春儿不情不愿的声音道:“阿郎,霍大将军有请。”

  房中瞬间安静。

  程墨以为自己幻听,二更了,霍光不睡觉,找他做什么?

  春儿又拍了两下门,说了一声,添上一句:“是霍大将军。”

  是霍大将军,不是霍姑娘。显然,霍光和霍书涵有极大不同。

  这次,程墨听清了,道:“有什么事?”

  顾盼儿已在锦被了把中衣穿上,忙忙为程墨取来衣裳。

  “奴婢不知,来人就在外面,催得紧。”春儿其实很想骂人,这么晚了,还来请,是不想让人睡安稳觉么?

  程墨见问不出所以然,只好起身,由顾盼儿侍候更衣。

  不语早等得急了,一见程墨便行礼道:“五郎君,大将军有请。”

  程墨点点头,翻身上马,当先而行。

  不语见程墨如此干脆,心里暗赞一声:“不愧是大将军看重的人。”

  其实程墨只是因为外面寒冷,想快点赶路而已。要是不语知道真相,不知会作何感想。

  霍光每晚批奏折到三更,稍微睡一个多时辰,然后梳洗更衣上朝。老年人觉少,躺在床上也睡不着,不如多批些奏折。他要搁现代,可以颁五一劳动奖章了,只是昭帝对他的所为极不领情。

  程墨赶到时,已二更三刻了。骑在马上,有如现代开摩托车,脸和手都冻僵了,行礼时手僵硬得几乎弯不了。

  “五郎来了。”霍光朝程墨笑笑,示意他坐,把手里的奏折批完,才和他说话:“杜子牧讲得如何?”

  大半夜的找他来,就为问老师合不合格?程墨心里骂了一声,道:“杜先生不愧大儒之名。”

  霍光点点头,道:“陛下可曾认真听课?”

  我又不是你的间谍,你问我这些做什么?程墨腹诽,表面上依然恭恭敬敬道:“陛下听得极是认真。”

  霍光淡淡一笑,道:“如此,老夫就放心了。”

  程墨道:“请师父屏退左右,小徒有话说。”

  看他神神秘秘的,霍光有些意外,但还是示意不语退下。

  不语身负绝世武功,明是小厮,暗中却负有保护霍光的重任,从不离霍光左右。见霍光让他退出去,不由大急,道:“大将军!”

  霍光微微一笑,道:“五郎不会伤我。”

  这里是霍府,楼台亭阁数不腹数,他对地形不熟,又在晚上,就算有能力伤人,也难以逃脱。霍光对程墨了解颇深,知道他不是拼命三郎。一个怕死且爱惜性命的人,如何会行刺呢?

  不语深深看了程墨一眼,退下了。

  程墨赞道:“好个忠心的仆从。”

  室中只有一老一小两人,霍光道:“说。”

  且看你有什么话,需要屏退左右才能说。

  程墨以额触地,道:“如今京城中只知有大将军,不知有陛下,大将军为何不坐了那个位子,非拥护陛下不可?”

  霍光脸大变,厉声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难道不怕我把你当谋反处死吗?居然说这种话!

  程墨再说一遍,道:“若师父肯成大事,小子愿追随其后。”

  他以额触地之时,一触即起,看着像额头贴在地上,其实只是近地面,眼角余光却能瞧到霍光神。

  霍光万万想不到程墨会劝他篡位自立,大怒之后,很快冷静下来,叹道:“五郎,你如此作为,辜负陛下待你的一片心哪。”

  程墨为防他试探,特地道:“徒儿求师父事成之后,封陛下为列侯,留陛下一命,以全徒儿与陛下之义。”

  霍光看他不似作伪,叹道:“你纵然有心为我考虑,耐何我没有自立之心。先帝把陛下托付于我,我自当竭尽全力辅佐于他。”

  “可是外间都说,师父有自立之意,更有甚者,说师父连兵器都打造好了。”程墨抬起头,看着霍光,一脸不解道。

  霍光笑了,道:“傻孩子,你也会有被蒙骗的时候。外间传言何足信?不过是有人嫉妒为师大权独揽,恶意中伤而已。”

  至此,他对程墨有负昭帝之意再无怀疑,看来这小子是听说此事,以为他有取皇帝而替之之心,因而相劝了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38277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