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10章 心计

第210章 心计

  感谢快乐86168投月票,书城书友休息的风、须须打赏。

  任何一件事,到霍光这儿,他总得在脑子里转三转,各种利弊分析一番之后,再做决定。

  程墨也就过年时例行公事般过来拜年,别的时候得他去请才会来。今天下午两个少年刚打了一架,他估摸着程墨为这事过来解释一下。

  这小子不错嘛,能拉偏架,还会事后补救。霍光想着,嘴角上扬,难得地露出笑容。

  程墨哪里想到霍光有此想法,行礼毕,说起下午的事,道:“大郎刚才把安国公打了,如今安国公过来赔罪,就在府门外。”

  这话怎么说怎么别扭,被人打了,还上紧着赶来赔罪,这都什么事。可以霍光的权势,这事在京城还真属寻常。

  原来是给安国公求情来了,霍光有些失望,眼神略黯淡,又拿起搁在笔架山上的笔,在砚台蘸了墨,道:“小孩们玩闹,何必当事。既是大郎不懂事,我教训他便了。”

  这是不高兴了?程墨道:“师父要不见安国公,想必他会忧郁至死。”

  你不见他,他非得担心死不可。

  霍光算看出来了,这小子有事求他,便喊“师父”,敢情两人的师徒关系被他拿来当人情使啊。霍光不乐意了,道:“没见为师正忙着么?你回去吧。”

  下逐客令了?程墨道:“国事繁重,全仰仗师父,师父还须保重身体。弟子告退。”

  这还像话。霍光总算满意了些,见程墨行礼毕起身穿鞋,一只脚已套进鞋里,却突然道:“对了,弟子如此对大郎,有些苛刻了,还请师父勿怪。”

  霍光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放学后霍宜跑来找他告状,被他训了一顿,一气之下才会去找安国公的麻烦。不过是一个国公,揍了就揍了,也没什么。

  程墨接着道:“弟子与大郎日日一处上学,他若心生不满,岂不麻烦?不如弟子向他赔个不是,冰释前嫌吧。”

  两人确实天天一起上学,总共就那么几个人,霍宜要是天天找碴,这日子哪能安生?程墨句句在理,更难得的是,这小子居然说自己有错在先。

  霍宜挨揍,霍光虽然把霍宜训了一顿,却是因为他挑衅在先。长孙挨打,他还是很心疼的,程墨的话,直暖到他心窝里。

  看程墨穿好鞋,要去找霍宜赔不是,霍光好心开口提醒道:“大郎在气头上,只怕不好说话。”

  “嗯?”程墨眼巴巴看他,桃花眼闪呀闪的。

  霍光提笔在竹简上写了几个字,道:“你拿去吧。”

  程墨接过一看,竹简上写了一句话:“此事就此作罢,不许再闹。”

  “谢师父。”程墨道了谢,一溜烟跑了。要的就是这个。

  这小子!霍光看他少年心性毕露无遗,不禁摇了摇头,平时装得挺老成,到底还是孩子。

  安国公顶着寒风,双手拢在袖里,不停在府门口走来走去,脖子都望长了。好不容易程墨出来,把一卷竹简给他看:“大将军的手信在此。”

  安国公足足看了三遍,确定无误后,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,朝程墨躬身作揖,道:“五郎大恩,老夫阖府没齿难忘。”

  程墨道:“这下伯父可放心了?”

  “放心,绝对放心。”安国公确实放心得很,没见这是霍大将军的亲笔信么,要是这个都信不过,还有什么可相信的?

  程墨道:“伯父既放心,且先回去,我还有事。”

  “好,那老夫就先走一步了。”年轻人有年轻的事儿,安国公识趣,没有问,再三向程墨道谢后上车离去了。

  程墨目送他的马车远去,再次来到府门口,道:“你们宜大郎可在府中?”

  门子见他去而复返,找的又是霍宜,进去通报没有二话。

  霍宜刚出了气,正在一群兄弟跟前吹牛,听说程墨求见,大手一挥,道:“叫他进来。”又对族中众兄弟道:“来得正好,看我怎么收拾他。”

  那两个一起进学的族兄弟是亲眼见他揍安国公的,连国公都揍了,何况别人?两人立即争先恐后大拍霍宜马屁,别的兄弟也听说了他的“英雄事迹”,跟着奉承,一时间,暖阁中阿谀奉承之声如春雷滚滚。

  程墨还没进门,便听里头一人道:“大哥是我辈楷模,我们以后都听大哥的,大哥指东打东,大哥指西打西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另一人截口道:“哦,原来你以前一直不听大哥的话,哪像我,一向都是大哥说什么是什么,说怎样是怎样。”

  先前那人不依,争辩起来,接着闹哄哄的,听不清说什么了。

  小厮进去通报,里头才安静下来。

  程墨进去一看,室中坐了十几人,霍宜坐于上,左下是霍欣,霍欣下头,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右下是一个跟霍宜年龄相仿的少年,再过去一个年龄小了些。应该是霍光的直系孙子坐于前,族中孙子辈坐于后,以此类推。

  十几双眼睛全盯在程墨脸上。

  程墨微微一笑,道:“见了为叔,怎么不行礼?”

  霍宜最恼的便是他以长辈自居了,气得一拍几案,站了起来,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  奉承的众族兄弟有人低声问:“这就是那个程五郎么?”

  他可是听说了,就是眼前这位处处压制着霍宜。

  被问到的人狂点头,也压低声音道:“可不就是他。”

  刚才门子进来通报,可说得清楚,是程五郎求见。

  于是,一个个都饶有兴趣看起了戏。

  霍宜气得脸红脖子粗,他让程墨进来,可是要羞辱程墨一番的,没想到程墨死性不改,在大将军府中,还敢如此嚣张,比他嚣张多了。

  程墨直接无视霍宜暴跳如雷的样子,把竹简抖开,在他面前晃了晃,道:“看清楚了,这是师父亲笔。”

  确定霍宜看清,程墨卷了竹简,转身便走。

  “你!”霍宜气得倒仰。

  暖阁中,霍光慢慢道:“他出府又进府?”

  几案前一个小厮恭声道:“是。”

  霍光挥手让小厮退下,自言自语道:“大郎不是他的对手啊。”

  看来,自己这个大孙子又要过来告状了。未完待续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40257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