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12章 娶亲

第212章 娶亲

  安国公把招惹霍宜的后果详细说了一遍,并举例若干,谁招惹了霍家族人,有何下场,加上程墨亲历,霍家家奴闹市纵马踏人致死,竟然没人敢参霍光一本。这些事一一摆在面前,张清再倔强不服气,也抵不过对灭门之灾的恐惧,只好答应对霍宜等人客气点了。

  安国公又念叨半天,才作罢。这时,天已快亮了。

  程墨看看发白的窗纸,苦笑,道:“小侄告辞。”

  安国公哪里肯放他走,道:“有劳贤侄了,还请用了早膳再走。”一气儿吩咐下去,什么银耳羹、燕窝粥,赶紧端上来。

  程墨道:“伯父客气了,小侄下午还要进宫,必须回去补眠。”

  他只想睡觉。

  安国公省悟,道:“既如此,我就不挽留啦。”转头对张清暴喝一声:“还不赶紧去补觉?”

  张清无语看了父亲一眼,道:“五哥不如就在这里歇了,午时初我们一起进宫。”

  安国公府刚好位于程府与未央宫之间,在这里睡一觉,中午直接进宫,倒省事得多。程墨答应了。张清大喜,一把揽了程墨的手臂就走。

  霍宜那边,程墨一走,霍欣便把程墨是祖父的弟子,一向阴险狡诈,当着祖父的面一套,当着他们的面一套,把祖父蒙骗得团团转,又利用比他们高了一辈,欺压他们,实在恶劣,告诉了一众族兄弟。

  众兄弟恍然大悟,原来程五郎如此奸险,难怪霍宜会被压制得死死的。于是,大家纷纷指责程墨。

  见众兄弟站在自己这边,霍宜心情稍好,勉强露出一个笑脸,道:“都散了吧。”

  这位长兄一向好面子,见他出丑,只怕会被他记恨哪,众人如蒙大赫,赶紧溜了,各回各的院子,背地里说些什么,霍宜却是不知。

  霍宜一个人生闷气呢,不语来了,传霍光的话:“此事以后休要再提。”

  却是怕霍宜心生不满,纠缠不休。若他能占上风也就算了,偏偏总是智商不在线,每次都败退。再纠缠,只是丢了霍光的脸面而已。

  霍宜还想分辩两句,一瞧不语那张没有表情的死人脸,顿时没了说话的。

  不语又道:“阿郎说了,大郎君若不听劝,家法伺候。”

  这是动真格了。他若挨了家法,只怕几位堂兄弟蠢蠢欲动,族人们的心思也会跟着动,到时就麻烦啦。

  不语却是不理会他怎么想,传完话便回去了。

  霍宜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一夜无眠。他实在想不通霍光为何如此看重程墨,自己可是霍家长孙,示来的继承人哪,为何要对一个外人低头?

  想不通归想不通,霍光的吩咐却不能不听。中午,他顶着两个黑眼圈进宫,一进门,见程墨坐于上首,顿时脸色很不好,又只能强忍一口气,上前叫了一句:“世叔。”

  “嗯,坐吧。”程墨道。

  你丫的,哪天大将军府由老子说了算,瞧老子怎么收拾你!霍宜恨恨地想。他跟程墨相差一岁,在他想来,他成了大将军府的家主,再花样折摩程墨不迟。

  霍欣三人上前行礼,道:“世叔来得好早。”

  程墨朝他们微微一笑,道:“都坐吧。”

  霍欣三人应了,都坐下。一个霍氏子弟想了想,起身帮程墨和霍宜添了茶。

  霍宜见他想两边讨好,别过脸去。

  张清自霍宜四人进来,脸黑如锅底,坐在那儿一声不吭。

  室中诡异的寂静,直到小陆子来请几人去上课。程墨出了暖阁,猛猛呼吸两下冰凉的空气,只觉这冷冷的空气,可比室中带烟味儿的空气好闻多了。

  张清走在他旁边,小声嘀咕:“好想揍他。”

  敢打他爹,不想活了么!

  程墨也小声道:“别忘了你爹怎么叮嘱你的。”

  别人张清不怕,亲爹他可怕得很,再说还有灭门之祸在前头等着呢,他哪敢轻举妄动?

  自此,几个伴读之中分成两派,各自行动,互不干涉。昭帝看在眼里,喜在心头,对张清分外亲近,不时留他说话。

  安国公听知,大喜,只要儿子能得皇帝青眼,自己挨一顿揍算得了什么?

  日子就这样过得飞快,很快到了二月。刘病已请媒人到许家提亲,许家应允,亲事定了下来。吉期择在二月末,新房已备,一应所需之物由程墨出资购买,很快一切齐全。

  民间百姓娶亲,没有勋贵之家那么大的排场,需准备的时间并不多,只要银子齐备,置办起来很快。程墨吩咐帐房,任由刘病已支取银子,不到几天,便都办好了。

  刘病已提前搬到新院子居住,那里粉刷一新,婢仆用具一应俱全。

  吉日那天,程墨带了昔日羽林卫众兄弟去助阵,几百侍卫仆从簇拥,安仁坊的大人孩子都跑出来围观,人人纳罕不已。

  刘病已一簇新衣,胸系大红花,骑着高头大马,走在队列前头,顾盼之间,颇为志得意满。

  他被贬为庶人,祖父又犯了事,许平君肯嫁他,已让他感激涕零。以他的出身,有人肯嫁他就不错了,何况是如此可人温柔的女子,对他又情深意重?

  他囊中羞涩,无所居,更没有钱娶妻。他本来想凑点钱办些彩礼,把许平君娶回家。没想到程墨为他风光大办,还带了羽林卫的纨绔来给他做脸,这份人情,可就大了。

  “大哥,这样太过了。”他回身对落后一个马身的程墨道。

  人生得意莫过于此了。

  程墨笑眯眯道:“不过,刚好。”

  怎么感觉路边很多大姑娘小媳妇一双双眼睛只是盯着他瞧个没完呢。程墨一眼扫过去,帕子啥的便掷了过来。

  张清和武空并辔,不服气道:“这些人瞎了眼啊,怎么只掷给五哥?”

  他长得也很不错好不好,今儿还特地穿了一身新衣。

  武空微微一笑,道:“他连新郎倌的风头都抢了,你说呢?”

  这倒是,张清嘀咕:“刘病已瞎了眼啊,居然让他过来。”

  以后他成亲,一定把程五郎排除在外,免得风头被抢。张清暗下决心。

  到了许家,接了新娘,天色已不早,一行人去了新房。未完待续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40633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