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13章 只争朝夕

第213章 只争朝夕

  感谢水墨唐枫打赏。

  酉时一刻,新人拜堂,送入洞房,酒席开始。

  刘病已虽名字记入宗室,却一直没有诏封。他成亲,昭帝没有表示,宗正寺也无视了,顶着皇孙的名头,办的却是平民百姓的婚礼。

  他非推程墨坐主位不可,程墨再三推辞。

  刘病已道:“大哥的恩情小弟无以为报,若大哥不肯坐主位,小弟只好长跪不起了。”说着就要跪下。

  武空劝道:“病已没有长辈,你这当兄长的,便坐了吧。”

  “坐了吧。”众羽林卫的同僚都道。

  今儿来的宾客,除了羽林卫这些人,便是坊中邻居,论与刘病已的关系,没人比程墨更近;论身份地位,没人比程墨更高,这主位程墨不坐,便没人敢坐了。

  程墨再三推辞,最后推辞不过,只得坐了。

  羽林卫的同僚如祝三哥之流,怎会放过这个把程墨灌醉的机会?一群人轮番上阵,不停上来敬酒,刘病已这个新郎倌倒被撇在一边。

  程墨看形势不对,喝了几杯,身子往前一扑,不动了。

  “这是醉了?怎么可能。”祝三哥不信道。

  历经霍宜之事后,张清已把程墨由好兄弟上升到生死之交了,截口道:“可不是醉了。”叫端菜上来的两个小厮:“赶紧扶五郎回去。”

  祝三哥狐疑中,程墨已被扶上马背。上了马背,程墨对小厮道:“快请赵姑娘出来。”

  小厮应了自去。很快,在新房陪新娘说话的赵雨菲出来,道:“这么快就要回去么?”

  “嗯。”程墨把赵雨菲拉上马背,一气儿回家了。

  第二天,刘病已带许平君回程府拜见兄长。自此小两口在新院独自过活。程墨吩咐普祥每个月送银子过去,以便刘病已安心读书。

  转眼两个月过去,许平君诊出怀有身孕。

  昭帝也没闲着,每天上朝认真听政,散朝后霍光为他讲解朝政时,他听得认真无比,与以前不管霍光怎么说,他总神游太虚大为不同。下午上课,更是聚精会神,杜儒等四位先生见皇帝用心学习,都喜不自胜。

  每天晚上,他常常读书到三更,黄安再三地劝,才肯歇息。

  他身体孱弱,这么搞法,不到两个月,身体便吃不消,病倒了。太医诊视之后,说积劳成疾,让他安心静养。

  程墨去看他,他小脸煞白,气息微弱,道:“让先生明天到寝宫上课。”

  真是奋起不要命啊。程墨劝道:“臣这些天一直苦寻良医,只是没能寻到好的。陛下请宽心养病,把身体养好要紧,读书不差这一时半会儿。”

  之前十八年没请名师都这么过了,就不争这一时三刻了。

  良医难寻,给皇帝看病的良医更加难寻,是以程墨四处托人,又派了信得过的随从侍卫到处寻访,至今没有访到一个好的大夫。不过暗中对太医院众多太医的调查倒有了眉目,这些人医德还是有的,虽有投靠霍光的,但为昭帝诊病时,倒还用心,只在事后把昭帝的病情详细禀报霍光。

  把皇帝的病情外泄,已是大患。这部分人,程墨想尽方法让他们自己离开太医院,实在没办法让他们离开的,也知会了昭帝,不宣这些人问诊。

  此次昭帝病倒,前来请脉的,便是骨子里皇权至上的那批人了。

  不知霍光是否知道程墨暗中动手脚,不过程墨也顾不得了,总不能怕他知道,而置昭帝的安危于不顾吧?

  昭帝叹道:“亲政的日子越来越近了,朕还没准备好。”

  程墨道:“陛下不宜劳神太过,过犹不及,还不如先把身体养好。”

  这话,他说了多次,昭帝一直没重视。

  黄安在旁边听着,插话道:“五郎说得是,只是陛下心急……”

  “心急也没用。陛下初亲政,想必霍大将军还会扶持陛下一段时日。陛下须有心理准备。”程墨心里想的,却是霍光未必肯按时归政。

  秦朝时,以嬴政之能,吕不韦还没有按时归政,而是拖了一年才为嬴政举办加冠礼。这一年中,嬴政使了什么手段,以致吕不韦不得不归政,还是个问号呢。程墨估摸着霍光不见得会准时归政,因而,昭帝有强壮的身体,强大的气场,手里有兵,才能逼使霍光归政,否则一切都是空谈。

  可是,昭帝坚持要上课,程墨拗不过他,只好请先生过来。

  只是课听到一半,他便坚持不住,晕了过去。

  于是又人仰马翻。

  霍光亲来探病,把程墨训了一顿:“老夫以为你素来稳重,没想到如此不着调。陛下身体劳累过度,不说劝着陛下好生调养,反而让他劳神,如此作为,岂是人臣之道?”接着说处分结果:“罚你抄论语五十遍。”

  这是要把他和昭帝隔离啊。程墨只能应一声:“是。”乖乖去抄书。

  昭帝这一病,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才能下地。这一个多月,天天宣程墨进宫说话,又让程墨读书给他听,和程墨讨论国事。

  程墨每每有精辟见解。

  消息递到霍光那里,霍光危机感更盛,这小子不过上了两三个月学,便有如此见地,若真让他接触朝政,那还了得?

  霍书涵请安时见父亲眉头皱成“川”字型,关切地道:“父亲为何事忧心?”

  霍光欲待不说,又想女儿与程墨有过来往,或者旁观者清也说不定,便把原讳说了。

  “程五郎这人,与陛下亲厚,只怕会成为陛下亲政的助力。父亲还须早做打算。”霍书涵道。

  霍光默然。他何曾不明白这个道理?总有一天要归政啊,真是无奈。

  霍书涵道:“父亲不是收他为弟子么?为何不收他之心?”

  以霍光的权势,多少人趋之若鹜,偏偏程墨却虚与委蛇,没有一分真心,这却是为何?

  “这个人,太精明了。”霍光叹气。

  霍书涵道:“他曾说,是人便总有弱点。却不知他的弱点是什么?”

  她细细思忖一番,这人平时很低调,行事中规中矩,运气又好到爆棚,还真没有弱点呢。她道:“待女儿问问他。”

  “……”霍光一脑门问号。哪有问人家,你有什么弱点的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40633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