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14章 欺上门

第214章 欺上门

  感谢arren1888打赏。

  清晨,路上人来人往,人们忙于生计,脚步匆匆。程府府门前马蹄声响,两匹马先后勒住缰绳。

  程墨跳下马背,急走几步,要扶后头马背上的老者下来,老者已翻身下马,身姿矫健不输年轻人。

  “华太医,请。”程墨嘴里说“请”,却拉了老者便走。

  老者姓华名健,进太医院三十年了,今年已八十三岁,头胡子只有少许白,脸庞红润,只眼角几条皱纹,看起来倒似只有四十多岁。

  华健平时专心研究医术,杂事一概不理。武帝在位时,常常宣他进宫问诊,昭帝继位时年纪幼小,由鄂邑长公主抚养,便没再宣他进宫。他不受皇帝待见,在太医院也就日渐被遗忘。他倒好,受武帝器重时平常心对待,如今备受冷落,依然不愠不怒,只研究他的医术。

  要不是把太医院的各色人等蓖过一遍,程墨还不知这位元老级的存在。既是一心扑在医学上,医术定然极高明的了,因而程墨亲自赶到华健府上,请他过来为顾盼儿诊脉。

  清晨,顾盼儿刚起床便干呕不止,把程墨吵醒了。她还说没事,程墨哪里肯信,忙梳洗更衣,去请华太医。

  华健一点没疑惑程墨为何识得他的府第,听说有病人,马上跟程墨过来。

  顾盼儿干呕已止,只是觉得有点累,靠在抱枕上不想动,听说大夫来了,只好换了衣裳出来。

  程墨把华健让到后院。华健并没注意到这是后院,对顾盼儿的丽色也全然视而不见,诊了脉,道:“小娘子这是有喜了。”

  “啥?”程墨一时回不过神,道:“有啥喜?”

  顾盼儿大喜,双眼亮晶晶的,起身朝华健福了福,道:“谢大夫。”又含羞嗔了程墨一眼,很是怪他不解风情。

  可算诊出喜脉了,再没怀上,她都要怀疑自己是否正常啦。

  程墨眨巴眨巴眼睛,道:“华太医,这是?”

  华健见惯了年轻男子初当爹时的囧状,也不以为意,笑眯眯道:“小娘子怀有身孕了。”

  “啊?!”程墨呆呆道:“我要当爹了?”

  顾盼儿瞪了他一眼,这一眼,饱含喜悦含羞,更有对程墨反应迟钝的娇嗔,当真是感情丰富。

  程墨再问一遍,得到华太医肯定的答复后,欢呼一声,拦腰把顾盼儿抱了起来。

  顾盼儿惊呼一声,紧紧抱住程墨的脖子,连声道:“快放我下来。”

  要是失手可怎么好,她不为自己着想,也要为自己肚里的孩子着想啊。

  程墨高兴坏了,抱了顾盼儿转起圈圈。顾盼儿惊呼连连,只是道:“五郎,快放我下来。”

  要死了,再这样下去,会把孩子吓坏的。

  华健微笑道:“五郎快放小娘子下来,月份尚浅,恐动了胎气。”

  “啊!”程墨光顾高兴,一时没想到这个,听华健这么说,忙把顾盼儿放下,扶她站稳,再请教华健:“可有什么需要避讳的地方?”

  “小娘子年轻,身子强壮,胎位极稳,只要不乱动乱跑便没事。”华健话是这样说,还是提笔开了安胎的方子,道:“可吃可不吃。”

  程墨道谢,亲送华健回府。一路上,脑子里只是想:“我要当爹了!我要当爹了!”

  活了两世,还没当过爹呢,想到会有一个萌萌的娃儿追着自己叫爹,程墨的心便软得一塌糊涂,就差当街欢呼:“我有儿子了!”

  程墨把华健送回府,独自往回走时,脑子晕晕的,一连走错几次路,最后勒马站在一条陌生的路上,抬眼四望,喃喃自语:“这是在哪?”

  自己怎么走到这里来了?

  不远处有一座临街开府的府邸,门口两个青衣小帽的家奴坐在台阶上说话。程墨打马过去,翻身下马,打算问清这里是哪里,突然一群人冲了过来,领头的是一个同样青衣小帽的青年男子。

  青年男子带了四五十人越过门口两个家奴,冲进朱漆大门,消失不见。

  台阶上两个家奴呆呆坐着不动。什么情况这是?程墨不解归不解,急着赶回去,还是上前道:“两位请了。”

  两个家奴突然嚎叫一声,丢下程墨转身便跑进门去。

  程墨摸摸自己的脸,难道他长得很可怕?刚要找个路人问一下这里是哪里,大门里传出砰砰巨响,接着哭声阵阵。

  好诡异。人都有好奇心,程墨也不例外,可眼下顾盼儿刚诊出喜脉,程墨急着回家陪她,哪有心情理别人的事?牵了踏雪走开几步,拦住一个路人,道:“劳驾,这里是哪里?”

  路人奇怪地看他一眼,指着这所府邸的牌匾道:“你不识字么?”

  可惜了,长得如此周正的一个小哥儿,居然不识字。

  程墨暗想,自己真是急糊涂了,抬头一看,牌匾上四个大字:武成侯府。

  武成侯庞赞,年约三旬,是有名的老好人。他在兄弟中排行第二,下头还有两个弟弟。本来应该长兄继承爵位,但长兄先其父而亡,他由第二顺位继承人升至第一顺位。两个弟弟很不服气,不择手段想置他于死地。

  他的父亲,老武成侯临死前,指定由他承爵。他想把爵位让给两位弟弟,最后是他母亲以死相逼,他才勉为其难继承了爵位。

  这么一个人,府里生什么事呢?程墨纳闷了一下,也只纳闷一下,便打听回安仁坊的路怎么走。

  路人见是问路,便告诉他。

  程墨向路人道谢,刚要上马,刚才那群人又出来了,领头的青年双手叉腰站在台阶上,得意洋洋道:“武成侯,磕吧。”

  程墨大奇,松开马缰,走到一旁观看。

  只见一个上唇留彘须的锦袍男子双眼赤红,牙齿死死咬住下唇,在青年男子的冷笑声中,直直跪了下去。

  青年男子和同伴都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中,青年男子冷冰冰道:“磕吧!”

  锦袍男子直直磕下头去,良久,起身时,两行泪滴在衣襟上。

  青男子既叫这人为武成侯,想必他就是庞赞了,却不知为何会对一群青衣小帽的豪奴磕头?程墨好奇心大起,一时不想便走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40633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