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17章 话不投机

第217章 话不投机

  感谢牧野风、大盗草上飞、amonks、水墨唐枫、yangxinsem?投月票。

  霍书涵端坐如仪,雍容华贵,如一朵盛开的牡丹。

  清风徐徐透窗而入,拂动她鬓边墨发,像拂动程墨的心。

  程墨想说的话,到了嘴边,说不出了。

  见把程墨说得哑口无言,眼望窗外,霍书涵很是得意,更是荣光逼人,道:“五郎没话说了吧?你是家父的徒弟,这师徒关系无论如何改变不了,何不尽心为家父分忧?”

  霍光从没对一个人如此重视。

  程墨摇了摇头,道:“师父厚爱,我铭感在心。只是,若师父再纵容家奴犯恶,只怕迟早会有大祸。与京城百姓为敌,殊为不智。”

  别以为弱小者尽可欺凌,家奴做的恶事,可是尽数记在霍光名下的。

  程墨深深地后悔为保命而拜霍光为师,他不屑与此人为伍。这样是非不分的人,何以能长久?

  “与京城百姓为敌?”霍书涵悚然一惊,道:“五郎休要危言耸听。”

  程墨道:“我自会和师父分说,你回去吧。”

  不知不觉中,与霍家牵涉太深了。程墨有了退步抽身的念头。

  “五郎?”霍书涵脸色攸变。何曾有人敢如此不客气地跟她说话?难道他真以为抱上皇帝的大腿,便能一世无忧么?

  程墨叹道:“霍姑娘幼读史书,可知历朝历代,何曾出过不能治一家之能臣?师父此举,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。此时理应低调,约束族人家奴,才是正理。我自会劝师父,你不要介入。”

  “听你这口气,是为父亲着想?”霍书涵大奇。

  “要不然呢?”程墨反问。难道他吃饱了撑的,不怕死非得罪霍光不可?

  霍书涵也叹了口气,道:“父亲国事繁忙,无暇打理府中庶务。府中庶务,由母亲打理。”

  程墨大吃一惊,道:“师母?”

  他却不知霍显的出身,把京城的名门想了一遍,道:“敢问师母是谁家千金?”

  若出身名门,怎么会这么糊涂?

  霍书涵嘴里苦涩,总不好揭母亲的短,只得道:“家母出自东闾氏。”

  她这么说也没错,霍光的原配,她的大娘,确是出自东闾氏。而她的母亲,是东闾氏家的陪嫁侍女,就不足以为外人道了。

  东闾氏是京中数得着的名门之一,族中女子以举止优雅善治家闻名京城。程墨呆了呆,道:“师母怎会纵容家奴行恶而不加以惩戒?”

  从没听说东闾氏的闺女治家不严的。勋贵公卿都以能娶到他家的闺女为荣,程墨穿过来已有一年,时常跟张清、武空混在一起,多少听说一些。年前,安国公就曾为张清求娶东闾氏的闺女,人家嫌张清是幼子,不能袭爵,拒绝了。为此,张清把东闾氏的闺女贬得一无是处。看来,幸好亲事没成。

  霍书涵要知道程墨这样看低东闾氏,看低霍显,只怕老大耳括子打过去。她垂下眼睑,道:“家母不过是心软了些,我虽再三相劝,总抵不过恶奴狡诈,最后总不了了之。”

  霍书涵把霍显说成受恶奴蒙骗的女主人,程墨却是不信的。名门世家自有一套培养子女的方法,要不然拿什么一代代传承下去,最终成为名门?东闾氏的闺女无一不是嫁到豪门世家,成为嫡妻,很多还是长媳,下一代的当家人。若她们没有治家的能力,何以管理豪门大族?

  “还请跟师母分说明白,这等奴才,万万纵容不得,只会坏了师父的清誉。”程墨除了这样说,还能怎么说?

  其实霍显不是没想到,而是以为有霍书涵这个命中注定要当皇后的女儿,些些小事,何足为虑。她不懂,所有大事都是由一件件小事组成,等到民怨沸腾时,只怕霍光也压不住了。

  霍书涵不好说母亲的执念,只能无言以对。

  就在这时,榆树来报武成侯在外求见。

  能找的关系,庞赞都找了一遍,结果四处吃闭门羹,听说他得罪霍光的家奴,亲戚朋友都避而不见。他实在没办法,只好找到程墨这里来。

  “就说我外出未归。”程墨深知他的来意,怎么肯见他?

  霍书涵不关心政事,对庞赞并不熟悉,见程墨对一位侯爷如此决绝,笑了,道:“可是成为陛下伴读之后,门下多走狗?”

  连武成侯都走他的门路,而他却见都不肯见人家一面,可见他现在水涨船高,难怪不把父亲放在眼里了。

  程墨翻了个白眼儿,没说话。

  很快,榆树重回,呈上一份礼单,道:“阿郎,武成侯送上一份厚礼,说请阿郎笑纳。”见程墨脸色不好,忙改口道:“是狗子递进来的,我原说阿郎两袖清风,不喜这些俗物……”话没说完,瞥见霍书涵戏谑的眼神,自知说错了,忙闭嘴,低头偷眼看程墨。

  程墨道:“我很爱财,只是不爱来路不明之财。把礼单送还他,让他赶紧走。”

  霍书涵以袖遮面笑得不行,道:“我今天才知原来五郎不爱财。”

  不爱财,怎么会做官帽椅,怎么开了宜安居,又开富裕春?只怕天底下没有比他更爱财的人了。宜安居一年的利润多少她不清楚,富裕春的帐她可是对过的,不过几个月的收入,已是她名下三四家店一年的总和了。

  “我还忙着呢,你走吧。”程墨脸上挂不住了,再次下逐客令。

  霍书涵敛了笑,道:“我是诚心相邀,五郎可不要推却才好。”

  她以合作伙伴的身份邀请程墨加入父亲的阵营,很有说服力,可惜程墨对霍氏一族的下场清楚得很,坚决不趟这浑水。

  霍书涵等了十息,见程墨没有表态,长叹一声,道:“为什么?”

  为什么人人趋之若鹜,你却避之不及?

  程墨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低调才是王道。”

  话不投机半句多,霍书涵长叹一声,起身告辞,回报霍光去了。

  霍光沉吟良久,道:“想必他以为陛下年轻,我老了,跟着我没有前途。”

  这人也太较真了,难道真心投靠他,他交出权力时,不会扶他上马,再送一程吗?还是说,程墨有必胜的把握,不用他相帮,也能成为当朝权臣?霍光猜不透,越发疑虑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41324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