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18章 耍赖

第218章 耍赖

  感谢广州榴莲投月票。

  霍光不解的同时,程墨也在反省,难道他脸上写着皇帝党三字么?以致霍书涵特地跑来劝他。可是,若皇帝不这么看重他,只怕霍光要清理门户,逐他出师门了。政争最忌墙头草,自己这是犯了忌啊。

  程墨这里感慨呢,榆树在门口畏畏缩缩道:“阿郎,武成侯不肯走。”

  庞赞好歹是侯爷,总不好像赶苍蝇似的驱赶,只能婉转说主人不在家。庞赞被刺激得狠了,深知没有靠山太危险,只能孤注一掷,赖在程府门口。

  程墨道:“搬张官帽椅请他坐,上茶点,别太冷落他。他什么时候要走,随他。”

  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,别把人得罪死就行。

  榆树苦笑道:“还搬椅子呢,他都在府门外跪下了。”

  这人可真够狠的,对自己狠,对别人同样狠,听说阿郎不在府中,迈出门槛,在台阶上便直挺挺跪下了,怎么劝也不肯走。

  “不肯走?”程墨道:“狗子说漏嘴了吧?”

  榆树把狗子叫进来,狗子指天划地,赌咒发誓,并没有说漏嘴。

  程墨想了想,道:“是了,你先前说进来禀报,又接了人家的礼单,人家要是猜不到我在府中,那智商也太低了。算了,请他进来吧。”

  庞赞一身锦衣,带了两个小厮,跪在大门口,街坊邻居进进出出,不免议论纷纷,好奇心重的,如赵大郎之流便过去问他为何在这儿跪。庞赞理都不理,只当这些人透明。

  赵大郎眼尖,见狗子出来,忙拉住他问:“这位是谁啊?怎么跪在这里?”

  “对啊,对啊。”众人齐声附和,八卦之心熊熊燃烧,好想知道有木有。

  狗子苦笑道:“赵大郎君,您老就别跟着掺和了。”几步走到庞赞跟前,道:“侯爷,我家阿郎有请。”

  “是侯爷哎,他说是侯爷!”赵大郎听得真真的,一嗓子叫了起来。侯爷都得在门口跪,程五郎得当多大的官啊?

  众街坊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都赞叹不已。

  庞赞无视众街坊,起身跟狗子走了。

  “五郎若不肯救我,我阖府老小,只有死路一条了。”庞赞一见程墨二话不说便跪下,大声道。

  程墨伸手扶他,道:“侯爷切切不可如此,想我一个小小伴读,没有一官半职,哪有能力救你?”

  昭帝要封程墨为奉车都尉,程墨拒绝了。封这个官职的人,一般都跟皇帝同吃同住,皇帝走到哪,他得跟到哪的。同吃同住啊,想想就恶寒。所以现在他没有任何官职。

  “满京城只有五郎敢与上官桀抗衡,也只有五郎能抵挡霍大将军的家奴。如今五郎与霍大将军的长孙同为伴读,这同窗之宜,世所难敌。五郎不救我,谁人能救我?”庞赞不肯起来。

 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,程墨名声已开,很多人都认为他不怕死,连霍光都敢得罪。这个时候,他就是庞赞最后的救命稻草,庞赞怎会不紧紧抓住?

  “争田之事已过,你何必如此?”前两天咬牙切齿说此事不能善了的是你,如今哭着喊着求人救命的也是你,你到底想怎样?程墨不鄙视他都不行。

  庞赞咬牙切齿道:“我要留一条命,等待雪耻的一天。”

  他就不信,霍光一族能永远风光,没有衰落的一天。皇帝总有亲政的一天,到那时霍光也老了,总要告老归乡吧?到时,他一定要痛打落水狗,一雪今天的屈辱。可是在此之前,他必须保全阖府老小的性命。

  程墨道:“还请起来说话。”

  事关阖府老小,谁也不能轻易许诺。程墨有家人、族人。他穿到这儿,成为程氏一员,自然要为程氏的族人考虑。

  庞赞听程墨有些松动,拱了拱手,起身坐下,道:“我这两天遍寻门路,没人敢捋霍大将军虎须,现在只有五郎能挡他的虎威了。”

  老实人果然是老实人,一上来就说实话。

  程墨道:“说来惭愧,我也畏惧霍大将军啊。侯爷刚才可见一位美貌少女出府?她便是霍大将军的幼女,前来兴师问罪的。”

  “啊!”庞赞大惊,霍地站了起来,道:“霍七姑娘?”

  身为霍光夫妻最宠爱的女儿,京城中无人不知霍书涵,只不过见过她真容的不多。刚才有一位殊丽少女在婢女簇拥下出府上车,他还以为是程墨的妾侍,不敢多看,却没想到竟是传说中命格贵重的那位。

  程墨点了点头,一副:“你看吧,人家上门找我麻烦了,我帮不了你啦。”的样子。

  庞赞一拍大腿,道:“原来是她啊,早知道是她,那得多看两眼啊。”

  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嘛。啊,不对,他若找不到靠山,迟早得死,会死得不能再死,反正都得死,不看白不看啊。

  看庞赞色狼本色显露无遗,程墨不悦道:“侯爷还有心情看美人,可见不用人搭救。我今儿还有事,就不招待了。”

  “五郎若不救我,我立即自尽于你面前。”庞赞道:“若美人不是霍家姑娘,我哪有心情看?”

  什么变态心理?程墨道:“我自身性命难保,真心救不了你。刚才你若当面求恳,说不定霍姑娘心软,会惩戒为恶的奴才也说不定,如今却是说什么都迟了。要不,你赶去大将军,求一求霍姑娘?”

  庞赞解下腰带,抬头看看横梁,有点高,便把腰带系在窗棂上,道:“五郎若不答应,我立即吊死在这里。”

  还耍无赖了。程墨道:“黑子,扶武成侯回府。”

  黑子双手插在庞赞肋下,庞赞连挣扎都不能,口里直喊:“五郎!”被黑子扶上马,一气儿去了。

  府门外围观的邻居还没散去,见堂堂一位侯爷如此狼狈,讶然不已,围着狗子打听个不停。狗子烦了,进府躲了起来。

  程墨在书房思量半晌,去了程氏族学。

  程氏族学收了四十多个学生,按年龄、学问不同分为三班,刘病已所在的班级算是高级班,只有八人。

  还没有放学,会昌伯听说程墨来了,踱了出来,道:“五郎怎有闲功夫过来?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41324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