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19章 坏了

第219章 坏了

  感谢啊哇哇213投月票。

  成为程氏族学的山长之后,会昌伯的日子越过越滋润。他脸上的皱纹如菊花盛开,灰白的头发用上好的羊脂玉绾住,一身新衣没有一丝折皱,整个人透着一股精气神儿,话语间透着强者的气势。

  必须是强者啊,现在想进程氏族学的人可多了,让谁进,不让谁进,都由他说了算。

  实在太忙了,顾不上族学,也不知会昌伯把族学打理成什么样,不过没听刘病已抱怨,应该还不坏吧?程墨思忖间,笑眯眯道:“族伯好。”

  “好,我好得很。”会昌伯亲热地把着程墨的手臂往里走,道:“你忙,就不用过来了。”

  程墨成为皇帝伴读的事,在他的宣扬下,京城的读书人中,可以说人尽皆知了。程氏族学因此隐隐有压其他族学一头的意思,程氏一族,要飞黄腾达了。

  程墨不好说过来找刘病已,道:“有劳族伯了,若是缺什么,跟普祥说一声。”

  会昌伯一听这意思,是要再加银子啊,他两眼闪闪发光,道:“贤侄是说?”

  族学花费虽多,五十亩良田的租子也足够了。何况随着程墨的名声传扬开,很多人慕名而来,他成为皇帝伴读后,又有几个勋贵送族中子侄进学,这些人哪会在乎一点束脩?只求能进族学,大把银子砸下来。

  现在族学的帐上,有几百两银子呢。会昌伯私下收取的好处,自是不会入帐的。

  两人已走进会昌伯平时办公坐卧的房间,程墨在椅上坐了,道:“若有急事,我又不在府中,可跟普祥说一声。我回府,他自会禀报。”

  原来不是再拨银子,会昌伯好生失望,那笑容便淡了几分。

  程墨走到窗边,只见对面的教室,十几个幼童伏在几案上写字,先生一一指导。程墨一眼认出坐在窗边的孩子是赵大郎的儿子,赵小宝。他拿笔的姿势错了,先生手把手纠正,又让他重新提笔,写了两个字。

  这先生倒有耐心,程墨很满意。

  会昌伯不知程墨看什么看得入神,走过来顺他的目光望去,道:“这是小班,好几个孩子不用交束脩。”

  程墨看他一眼,没说话。

  气氛有点冷。

  刘病已得知程墨来了,向先生请了假,赶了过来,还没进门便道:“大哥来了?”

  程墨和会昌伯同时回头,会昌伯脸上堆了笑,道:“病已放学了?”

  可惜了这孩子,要不是名字入了宗正寺,便让他改姓程,入程氏族谱,以后说不定也能光耀程氏一族呢。会昌伯暗自感叹一番。

  “见过山长。没有放学,学生向先生请假了。”刘病已向会昌伯行了礼,转向程墨,道:“大哥今儿怎么得空?”

  程墨道:“顺路过来看看你。”

  其实是未来局势如迷雾看不清,霍光身故后,霍氏一族的下场并不好,昭帝好象也没有亲政,反而是刘病已成了最大受益者。若从结局逆推,他要如何站队,再清楚不过了。只是昭帝的知遇之恩,要如何报答?和霍书涵还有生意合作,又如何了断?

  程墨心烦意乱,便过来看看刘病已。

  刘病已听说程墨特地过来看他,激动了,道:“我也想念大哥得紧。”

  好想搬回去啊,一家人住在一起,也好有个照应。

  程墨道:“弟媳可好?”

  自许平君怀孕后,赵雨菲和顾盼儿常过去看她,这两天顾盼儿诊出喜脉,还来不及跟小两口说呢。

  “好得很,特别能吃。”提起许平君,刘病已眼睛里的笑藏都藏不住,道:“她本来要过去,雨菲姐非让她安心静养,不要走动。她只好天天在屋里呆着,可把她闷坏了。”

  程墨心想坏了,要是天天坐着不动,会难产的啊。他加重语气道:“雨菲让她不要走动?那怎么成,过了三个月,就要常常走动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刘病已怀疑,道:“大哥懂医术么?”

  会昌伯插话道:“五郎不要乱说,哪个大户人家的妻妾怀孕会乱走动?都是静卧养胎。”

  所以难产的机率高。程墨道:“听我的没错,过了头三个月,一定要多多走动,每天走一个时辰为好。盼儿也诊出喜脉,这样吧,你和弟媳搬过来住,两个孕妇一起照顾,也省事。”

  想到若没有自己穿过来改变刘病已的生活水平,以他的窘迫,许平君就算怀孕,也一定得干活,不会像现在这样躺着不动。程墨着急起来,一刻也呆不住了,道:“你现在马上回去收拾,过两天我派人去搬东西,细软送过来就好,家什就不要动了。”

  他这边也得收拾房间让两人居住。

  刘病已喜道:“盼儿姐姐也有身孕了?真是太好了!”

  他的喜悦出自真诚,真心为程墨高兴。

  会昌伯听说顾盼儿怀孕,皱了皱眉,道:“五郎啊,这就是你的不是了。你既没有娶妻,怎么能让小妾怀上?嫡长庶幼才是正理,若庶子年长,嫡子年幼,会生祸乱。”

  都是自己的孩子,在程墨心里可没有嫡庶之分,他打断会昌伯的话,道:“族伯多虑了。”不愿和会昌伯多说,道:“族学有劳族伯费心,告辞。”

  会昌伯摇了摇头,觉得少年太自大,不听老人言,总有一天要吃亏的。

  刘病已也急着回去,又已向先生告了假,不用再回去上课,道:“我与大哥同去。”向会昌伯行礼,和程墨并肩而出了。

  程墨回家,先给赵雨菲和顾盼儿洗脑,言及坐稳胎后须走动的利弊,再数落赵雨菲:“你不懂,不该乱说。”

  赵雨菲低头不语。

  顾盼儿抿了嘴笑,道:“五郎好不讲理,雨菲姐姐不懂,难道你就懂了?你一个大男人,哪懂妇人生孩子的事呢。”

  赵雨菲也笑了,道:“可不是。”

  程墨正色道:“你们必须照我说的去做。现在盼儿月份尚浅,弟媳搬过来后,你们得劝劝她。”

  若刘病已得登大宝,许平君肚子里的孩子,便是未来的太子,以后的元帝了,这玩笑真真开不得。

  两女见他神色郑重,都点头答应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41325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