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22章 及时雨

第222章 及时雨

  程墨玩味睨了庞赞一眼,道:“我是霍大将军的弟子,霍氏家奴须尊我为主人。你说,他们怕不怕我?”

  庞赞一屁股坐在地上,半晌动弹不得,嘴里只是喃喃道:“难怪,难怪。”

  难怪程五郎敢追着上官桀要债,敢当街与霍大将军的家奴打架,敢让京兆尹处置这些恶奴。外间都说他英勇无双,却原来是帮霍大将军清理门户,这是人家自家的事呢。

  庞赞只觉人生灰暗,连程墨都投靠霍光,放眼满朝文武,还有谁敢与霍光抗衡?

  程墨拍拍他的肩头,道:“别坐地上,起来说话。”

  庞赞抬头看他,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,唉,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啊。

  “要哭是吧?那哭个够,等你哭够了,我们再好好说话。”程墨说着,招呼候在外头的榆树:“进来侍候。”转身走了。

  庞赞呆呆坐着,并没有阻止。

  程墨先去看顾盼儿,和她说会儿话,再和赵雨菲、刘病已夫妻一起吃饭。顾盼儿害喜得厉害,闻不得饭菜味儿,赵雨菲给她开了小灶,让厨子小心侍候着。她没有和大家一起吃。

  吃完饭,去书房练半个时辰字,榆树来报:“武成侯请阿郎过去说话。”

  程墨到花厅一看,庞赞呆呆坐在椅上,眼望窗外,眼神空洞,不知想什么。桌子上两碟子点心一块没动过,满满一杯茶一口没喝。

  “武成侯,有什么话尽管说。”程墨道。

  庞赞回头见程墨进来,恶狠狠朝他扑过去。程墨忙闪开,道:“你要把大将军府奴才们的帐算在我头上吗?”

  真是岂有此理。

  庞赞上半身扑在程墨刚坐过那张椅子上,肚子撞上扶手,疼得直咧牙。他气得狠了,顾不上肚子撞痛,转身瞪着程墨道:“你们师徒欺瞒天下人,我要为被你们欺骗的人讨回公道。哪怕这条命交待在这里,我也认了。”

  这是要同归于尽?程墨道:“慢来慢来。我何曾欺瞒天下人?不过是做些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事罢了。那天在你府门口,若知恶奴是霍大将军的奴才,我早就挺身而出,为你讨回公道啦。这不是不知道么?你也不事先跟我说一声。”

  是的,庞赞觉得绝望,便是因为程墨能喝止绿草一伙为恶,却眼睁睁看绿草一伙逼他下跪磕头而不吭声。这等屈辱,他这辈子是洗刷不掉了。

  他却没想到,程墨迷路走到那儿,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怎么帮他?

  “少假惺惺,你们是一伙的。”庞赞道,话虽如此,却没再扑上来。

  程墨道:“坐下说话。”随意在官帽椅上坐了,拿起桌上一块点心吃了,道:“你饿吗?要不要为你准备晚膳?”

  天早就黑了,已经起更,这个时辰,很多人收拾歇下了。庞赞自然是饿的,但他气鼓鼓道:“我不吃你的东西。”

  “哈!”程墨笑出了声,道:“你已经吃了大半个月啦,我都被你吃穷了,这会儿才说不吃我的东西?你把以前吃过的饭菜吐出来呀。”

  早变成米田共,成了菜园里那些菜蔬的肥料了,哪里吐得出来。庞赞道:“我说不过你,反正不吃你的东西。”

  “好吧。你想怎样?”程墨示意榆树把冷茶撤下去,端茶具上来,煮水烹茶。

  庞赞很想把程墨揍一顿,出出被绿草羞辱的气,可程墨说得在理,他事先不知情。再说,两人素不相识,程墨也不欠他的。

  被程墨这么一问,他有些茫然。

  “坐下。”程墨指指对面的官帽椅,示意他坐,道:“你已经吃了我那么多餐了,也不在乎这一餐,先吃点点心垫垫,待填饱肚子,再好好想想你到底要干什么。”

  “报仇,此仇不报,殊不为人!”庞赞咬牙切齿道。

  “你要报仇,我不拦你。”程墨再次指指对面的官帽椅。

  听说程墨不阻他报仇,庞赞气消了些,在官帽椅上坐了,瞪了程墨一眼,道:“你得帮我。”

  程墨笑了笑,边用沸水烫杯,边道:“我是霍大将军的弟子,不帮霍大将军整你,已算不错了,怎能帮你对付霍大将军?”

  勋贵圈中人人说武成侯老实人一个,其实他不是老实,而是智商欠费吧?程墨觉得他有些缺心眼。

  庞赞还是那句话:“我不管,你要帮我。”

  程墨烫好杯,泡了茶,放一杯在庞赞面前,自己端一杯慢慢喝,心想,京城中不知多少人想扳例他,他却不晓高处不胜寒的道理,还想牢牢把持权力,不懂得退步抽身,唉。

  “我不会帮你,也不会纵容奴才们为恶。”程墨敛了戏谑之色,道:“你若得知霍氏家奴为恶,尽可以来找我,我定会约束他们。霍大将军那里,自有我一力担承。但是,我与霍大将军的关系,你不能到处乱说。”

  庞赞双眼一亮,道:“当真?”

  “当真。”程墨翻了个白眼儿,他一直这么做好吗?

  庞赞低头想了半晌,觉得对付不了霍光,能治治他府里的奴才,让他丢脸,也挺好的,同意了:“好。”

  自此,庞赞带着自己的奴仆满京城转悠,一遇绿草之流横行霸道,便跑来找程墨。若遇上程墨进宫,他便在程府门口等,一挨程墨回来,便拉着程墨去受害人家里慰问。

  虽说程墨看不惯霍光纵容奴才,但时常被骚扰,也烦得不行。他跟霍书涵借了贴身婢女红玉,一旦庞赞来找,便由红玉出面,惩戒恶奴。

  这么一来,大将军府里的奴才收敛不少。只是红玉只能惩戒奴才,对霍光的族人就没办法了,所以,这些族人有恃无恐,常常欺凌文武百官。

  被欺凌的京官也有来找程墨的,只是程墨一概推脱。有机灵的托到武空、张清等同僚跟前,程墨只好帮着说合说合,把事情化解了。

  不久,他是及时雨的名声便传开了。

  这话传到程墨耳里,他瀑布汗,道:“谁再这么说,我就不管他们的烂事儿了。”

  他要不管,可真就没人管了,那些受他恩惠的人,再也不敢说这话。未完待续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57843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