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24章 背后中伤

第224章 背后中伤

  感谢书友090106092340854投月票、北冰洋之北打赏。

  天黑时分,榆树急匆匆回来,道:“阿郎,霍大将军回府了。”

  霍光一般这个时辰回府,吃完晚饭,接着处理政务。所以,程墨几乎可以肯定,霍显找他,霍光不知情。

  二管家带来的小厮一问三不知,只会哭,气得黑子把他揍一顿,丢到柴房,把二管家拎出来。

  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有本事,你问夫人去。”二管家脸上满满都是嘲讽。

  黑子回应他的,是对着他的肚子狠狠一拳,然后再问:“说还是不说?”

  二管爱惨叫一声,干脆闭上眼。当然不说,他可是大将军府的二管家,不是阿猫阿狗,夫人见程五郎没有过府求见,又不见他回报,一定会找来。到时,看程五郎怎么死。

  黑子怎么问,他都不理,又不能真打死他,没办法,只好禀报程墨。

  程墨道:“放他回去。”

  绳子一解开,二管家带了小厮,连滚带爬跑了,赶回府向霍显添油加醋说程墨的不是。

  下午,霍显把红玉叫回来,二话不说,先打二十杖,再问话。红玉一向养尊处优,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?她鲜血淋漓,却硬气得很,只说奉霍书涵之命行事。

  霍书涵得知红玉被打,生气了。霍显这会儿忙着哄女儿呢,要不然大半天过去,程墨没来,以她的性子,岂有不派人上门兴师问罪的?

  女儿才是心头肉,二管家算什么?得报二管家在外头候着,她理都没理。

  二管家等到前后院之间的月洞门落锁,才一头雾水地出来。他郁闷得想撞墙,真是邪门,怎么夫人突然改了性子?难道他走后,有人在夫人跟前给他下眼药么?得把这个人找出来,给他个教训。

  “涵儿,是娘的不是,你别生气好不好?”霍显低声下气地哄着,一边端起几案上的银耳羹道:“吃几口,乖。”

  霍书涵无奈地接过银耳羹,道:“娘亲,父亲身居高位,一举一动天下人都看着,文武百官也都看着,我们应该低调,不给父亲添麻烦才是。你约束一下奴才们,父亲的官声会好很多。”

  以为父亲在这个位置,就可以为所欲为,却没想到奴才们胡作非为,最后的帐,都记在父亲头上。这样纵容族人奴才,真的值得吗?

  霍显敷衍道:“好,宝贝儿,你要怎么样便怎么样,娘亲都听你的。”

  霍书涵看她一息,长长叹了口气,道:“娘亲当这个家,十分辛苦,不如让大嫂帮你分担一些。”

  这话要是别人说,霍显一定翻脸,可出自宝贝女儿之口,她心里再不高兴,也只能陪了笑脸,道:“娘亲不累。快,把银耳羹吃了。”

  霍书涵知道再说无用,把银耳羹吃了,道:“母亲也累一天了,快回去歇息。”

  霍显见女儿关心自己,又吃了银耳羹,想必不再生气,又哄了几句,带婢女回去了。

  霍书涵去看红玉的棒伤,安慰她几句,赏了她,才收拾歇下。

  霍显回房,卸妆时才想起程墨一直没过来,二管家也不见人影,狐疑道:“老郑没去叫他吗?”

  老郑便是二管家了。

  不过一个二管家,她身边的婢女哪有闲功夫关心这么无足轻重的人,都回:“不知。”

  说话间,霍光来了,霍显便跟他抱怨:“你那个小弟子,叫什么程五郎的,太过份了。”

  “嗯?”霍光劳累了一天,看了一晚上奏折,眼睛酸疼得厉害,接过婢女呈上来的热毛巾,擦了擦眼睛,道:“他又怎么了?”

  这小子怎么招惹上自家老婆了?

  霍显把二管家禀报那些事说了,道:“他不是你的弟子吗?为何故意针对你?”

  这弟子像是来报仇的啊。

  霍光把毛巾递给婢女,道:“府里的奴才都被你纵容得无法无天了,他不过帮着收拾收拾场面,怎能说故意针对我?”

  “踩着你博一个好名声,还说是为了你?你不知道满京城都怎么说。”霍显气愤愤道。

  要真为霍光考虑,就该暗地里跟她说一声,由她出面处置犯事的奴才。怎么这样落她的面子。

  霍显却不想,程墨要真这么做了,她势必收拾程墨一番,而家奴有恃无恐,会更加肆无忌惮,到时霍光名声更坏。

  霍光不言语了。最近程墨风头正劲,他清楚得很。

  霍显见夫君听自己的,更加觉得程墨这么做不该,说了很多程墨的坏话,添了不少自己想当然的说辞。

  霍光越听越是心烦,道:“这些事,明天再说。”

  “你呀,就会护着外人。”霍显抱怨道,服侍霍光梳洗更衣。

  第二天清晨,狗子刚开门,二管家又来了,带了好几个孔武有力的侍卫,站在府门口喊:“程五郎,夫人说了,你要不去,绑你过去。”

  他一晚没睡,尽想着怎么在霍显面前说程墨的坏话,四更天便到月洞门门前守着,见门开了,霍光着朝服上朝,马上求见霍显。

  霍显心里正不自在,被他一通话说得火上添油,怒道:“你再去叫他,他若不肯来,绑了来。”

  她决意端了师母的架势,好好教训这个不识相的弟子。

  二管家一听,大喜,马上挑几个力气大的侍卫,兴冲冲赶来。

  狗子上下看他几眼,道:“叫什么叫?这里也是你乱嚷嚷的地方?再乱嚷嚷,把你捆起来。”

  几个侍卫看二管家的眼神便有些不对,二管家脸上挂不住,怒道:“先把这个狗腿子捆了。”

  再敢嘲讽,先揍一顿再说。

  狗子见几个侍卫走过来,马上跑进门,去找程墨了。

  程墨手持弓箭,走了出来,道: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

  “夫人有命,你若不去,绑回去。”二管家洋洋得意指了指身边几个侍卫,道:“你敢不去?”

  程墨笑,道:“我自然不敢。去见夫人总得备一份大礼,你稍等,待我开了库房,挑几件值钱的古玩,再一块儿过去。”

  这还像话。二管家见程墨服了软,越发趾高气扬,道:“我等一番辛劳,可不能空手而归。”

  “放心,不会少了你们的。”程墨笑眯眯道,转身入内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74536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