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26章 喜当爹

第226章 喜当爹

  二管家仆倒在地不知死活,奴才们吓得一哄而散。不语道:“走吧。”跨过二管家的身体,在前引路。

  程墨出了府门,向不语道谢。

  不语摆摆手,返身入内。

  二管家就这么仙去了,大管家不敢报上去,霍显哪去关心一个二管家的死活,一个铜板也没赏下来。有了这活生生的例子,下人们再也不敢肆无忌惮在外胡来了。

  霍氏族人几次胡作非为,恰好遇到霍书涵,被她训斥一顿,也收敛不少。

  十月末,许平君生了一个儿子,母子平安,把刘病已高兴坏了。

  过了年,顾盼儿生了一个女娃儿,眉眼跟顾盼儿一模一样,长大也是个祸国殃民的美人儿。程墨可高兴坏了,抱着宝贝女儿不松手,还是娘劝道:“小郎君,刚出生的婴儿不能老抱着,要不然以后粘手。”

  放下女儿,程墨挪不开步,就在旁边看她,不时和她说话。

  顾盼儿看着父女俩,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晚上,程墨想抱女儿睡,娘以过来人的身份,坚决不同意。程墨央求半天,只好作罢。赵雨菲难得看他吃瘪,笑成一团。

  程墨一夜起来几次,非得看一会儿女儿才肯躺回去,顾盼儿被他吵醒,笑看他,道:“人家都盼着生儿子,只有你稀罕女儿。”

  接生婆说是女儿,她有些失望,也担心程墨不高兴,没想到程墨在产房外听说是女儿,马上冲进来,那高兴样,让产房里的婢女们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程墨笑道:“女儿好,我就喜欢女儿。”

  废话,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,这可是他前世的情人,他不宝贝能行吗?程墨拿食指轻轻刮了刮女儿嫩滑的小脸蛋。刚出生的孩子,闭着眼睡得正沉,哪知道什么,程墨又凑上去亲了亲,笑眯了眼。

  第二天上午,昭帝宣程墨进宫时,程墨依依不舍,一步三回头,恨不能把女儿抱去。到了宣室殿,见昭帝一人独坐,连一步不离的黄安都不在身边,不离大奇,道:“陛下可是有心事?”

  昭帝道:“朕再过五个月便要亲政了,应该提早做准备。”

  他六月出生,若没有意外,应该六月举行冠礼。

  程墨奇道:“霍大将军奏请六月为陛下加冠?”

  霍光肯准时归政吗?难道他准备好退路了?

  “朕满二十岁,他怎能不为朕加冠,不归政?”昭帝理所当然道。

  原来是想当然。程墨默然。

  “朕亲政,第一件事便是大赫天下,再重行先帝对匈奴的政策,把匈奴彻底消灭了,扩大帝国版图。”昭帝两眼放光道。想像自己灭了匈奴,把祈连山纳入版图,功绩比父亲更大,威信比霍光更高,昭帝不禁哈哈大笑。

  你这小身板,行吗?程墨默默看他。

  昭帝展望未来,志得意满,大感快意,午饭多吃了半碗饭,下午上课倍有精神。

  程墨却挂念刚出世的女儿,多次走神,被杜大儒训了两次。好不容易捱到放学,他忙向昭帝和杜大儒告假。

  “小妾生了女儿,何用告假?五郎,看你平时勤奋好学,怎如此不知轻重?”杜晴痛心疾首道。不过是一个庶出的女儿,哪怕是庶长女,也不用告假。富贵人家三妻四妾,孩子一生一大串,除了嫡长子比较重视之外,其余的,自有娘嬷嬷侍候。

  程墨笑道:“先生见谅,学生忝为父亲,难免心喜,未免宠溺了些。”

  他没有嫡庶的想法,反正是他的女儿,便是他的心肝宝贝,他就想陪着她,看着他,别的什么也不想干。

  昭帝神色有些黯淡,道:“卿有女儿了?”

  他还是处男呢,身边侍候的,连一个宫女都没有,以前上官桀防他纳妃,现在霍光也防他纳妃,他到底碍着谁了?不对,霍光更为可恶,连皇后过来请安都让人防着,生怕他们处出感情来了。

  这样不是办法啊,他已经二十岁了,有二十岁的处男么?

  程墨道:“是呢,盼儿昨天酉时生了一个女儿。”

  他刚当爹光顾高兴,没想到差人进宫报喜,昭帝也是这会儿程墨说了才知。昭帝不能下旨,想了想,道:“黄安,备四色礼物,给孩子添喜。”

  黄安应了。

  昭帝拉程墨到廊下悄声道:“卿如何当的父亲?”

  “嗯?”程墨不解,见昭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试探着问:“陛下可是想要春/宫/图儿?”

  昭帝猛点头,可怜他活到现在,有些事还搞不明白呢。

  “赶明儿臣给陛下送来。”程墨笑道。

  昭帝笑眯了眼,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

  所以说,还是好兄弟靠得住啊。皇后今年十四岁了,已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啦,他们成亲多年,早该洞房了。

  君臣相视一笑。

  张清在院子里等程墨,见他过来,照他胸口便是一拳,道:“你怎么不派人过来报喜?”又埋怨道:“你府里没有长辈,没个老成持重之人照应,怎么不提前说一声,我娘亲也好过去帮着照应。”

  顾盼儿坐胎满三个月后,日日在后花园走一个时辰,到生产的时候,从发动到生,不过半个时辰,连接生婆都说从没见过这样顺利的。

  程墨笑道:“提前半个月生,赶着去请接生婆,别的事顾不上。下次,下次一定请伯母过来坐镇。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张清满意了。

  昭帝送的是两对小小的羊脂玉手镯,两件小袄,都是小孩子穿戴的东西,在厅堂上摆了半天,便收起,准备给孩子穿上。

  朝臣们闻风而动,程府门前送礼的人排了长龙。程墨得报,苦笑摇了摇头,上次中秋节,没收礼还受弹劾,这次的礼哪敢乱收?吩咐普祥打发他们走了。

  程墨刚告假一天,宫里便出了事,小陆子赶来道:“陛下口谕,宣程五郎即刻进宫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程墨心想还没去搜罗那画册儿,可要拿什么搪塞?

  没想到却不是这事,小陆子道:“陛下和霍大将军吵起来了,两人互不相让呢,非五郎不能调解。”

  又吵起来了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83209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