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27章 后位

第227章 后位

  感谢忧郁の龙、amonks、水墨唐枫打赏。

  程墨赶到的时候,昭帝嘟着嘴,背过身子坐着,一副小孩生闷气的样子。

  霍光还好,神色如常,看不出喜怒。不过他城府深,看不出喜怒正常。

  程墨参见、行礼毕,霍光道:“五郎,你劝劝陛下。”又对昭帝行礼道:“老臣告退。”

  昭帝没吭声,直到霍光的脚步声渐远,程墨在霍光先前坐的地方坐下,他才道:“五郎,霍子孟好过份。”

  声音闷闷的,程墨很怀疑他哭过。

  “陛下,霍大将军如何过份了?”程墨问。你总得说清原讳,我才好开解你嘛。

  昭帝起身,走到程墨这边,和他挤一张席子,道:“朕不过要几个宫女侍候,他竟然不许。”

  他想挑几个合心意的宫女侍寝,当然,名义上是说挑几个宫女服侍,人刚挑来,霍光便追来了,非逼着他把宫女送回去不可。

  这里是他的地盘,凭什么由霍光说了算?他憋屈得不行。

  程墨深表同情,道:“陛下为何不先与皇后……”

  他和上官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,两人行周公之礼合理合法,霍光不能说什么吧?

  昭帝道:“朕刚遣人去宣皇后过来,那小内侍走到半道,便溺毙了。接连两次,都是如此。你说,岂不是有人不欲朕与皇后见面?”

  一次还可以说是意外,两次就是有人暗下毒手了。昭帝气得不行,偏又无可奈何。

  原来,程墨走后,昭帝心急难耐,决定自己摸索,便开始行动,没想到两条路都被堵死了。

  “陛下是说,霍大将军阻挠您行人伦大礼?”程墨脑子飞快转动,难道霍光有换皇帝的想法?要不然为何不让昭帝有子嗣?还是说,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?

  昭帝重重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  “您没问原因么?”程墨道:“霍大将军想干什么?”

  臣子的权力再大,也不能阻挠君王行人伦大礼啊,这是人神共愤、大逆不道之举啊。霍光生性谨慎,不会不知此事的后果,怎会如此明白张胆?

  昭帝闷闷道:“他说朕龙体要紧。”

  人家留有后手呢。果然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哪。

  程墨道:“自家事自家知,陛下量力而行即可。霍大将军那里,臣去劝劝。”

  昭帝连连点头,道:“卿快去。”

  程墨赶到霍光公庑,霍光停了手里的公务,冷冷瞟他一眼,道:“五郎再三劝陛下锻炼身体,可是为了今日?”

  你小子蓄谋已久,是为了拆我的台吧?回公庑的路上,霍光越想越气,皇帝敢情被这小子教坏了。

  “啊?”程墨眨巴眨眼睛,道:“师父怎么这么说?弟子初觐见陛下时,陛下身体实在堪忧,当时弟子可没想到他竟没尝过男欢女爱的滋味。”

  程墨说着笑起来,道:“陛下成亲日久,此等宫闱秘事,弟子实是闻所未闻,还请师父见谅。”

  又来了,这小子有事求他,就喊师父。霍光深感上当,瞪了他一眼,道:“别嬉皮笑脸的。你可劝他了?”

  “劝是劝了,只是不知缘由,无法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陛下不肯听呢。”程墨道:“师父有何打算?告诉弟子,弟子也好帮着师父再劝劝陛下。”

  别跟我说你要篡位,要不然我非打死你不可。程墨腹诽。

  出乎程墨意料的是,霍光神色有些惆怅,是的,惆怅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他突然道:“书涵没有订亲。”

  “啥?”程墨不明白。不是在探讨皇帝的人伦大礼么,怎么突然跳到霍书涵的婚姻大事上去?这频道转得有点快,他跟不上步伐啊。

  霍光白了他一眼,你小子给我装,再装,看我不揍你。

  程墨真的懵逼,倒不是装,他确实没把霍书涵和昭帝想到一块儿去。这两人,貌似井水不犯河水吧,以霍书涵的身份,哪怕尊贵如皇帝,也不可能让她作妾,皇帝又已大婚。

  一息两息过去,程墨还在发呆,霍光咳了一声,道:“书涵命格贵重,非尊贵已极的男子不能匹配。”

  你小子给我等着,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。对将不配合进行到底的程墨,霍光只能发狠等会找个借口收拾他一番。

  “然后呢?”程墨还是不明白,道:“京中勋贵公卿中出类拔萃的青年才俊多的是,师父没有合意的么?”

  霍书涵十八岁了,在这个时代,算是大龄剩女了。身为父亲的霍光为她的婚事担忧,也可以理解。

  见程墨还不开窍,霍光生气了,难道非要他说得直白么?都说要身份贵重才配得上了,满京城,有谁身份比皇帝更贵重?

  程墨等了一会儿,没等到霍光接话,反而见他低头看起奏折,不由搔了搔头,道:“师父?”

  霍光哪去理他。

  程墨莫名其妙,看霍光批完一卷奏折,放到一边,再拿起一卷,不知哪根筋动了,恍然大悟道:“师父想让师妹进宫么?”

  所以说,这是未来岳父要女婿守身如玉吗?

  你小子不装了?霍光满意了,淡淡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程墨松了口气,不是要篡位就好,别的都好说。他试探般问:“师父是要弟子去探陛下的口风吗?”

  他要真肯把女儿送进宫为妃,昭帝的皇位可以说稳如泰山了。

  霍光以为程墨明白他的心意,搁下笔,放下奏折,含笑看他,道:“皇后年幼,不能打理后宫,又多年未曾生育。”

  老婆天天在耳边叨唠,女儿又一年年大了,他也没办法啊。

  程墨这次一下子明白了,敢情人家是冲着后位去的。俗话说,宁拆十座庙,一拆一桩婚,这缺德事儿,他可不干。

  “师父既有此想法,为何不请朝中德高望重之人说合?”程墨一脸认真,道:“师妹如此美貌,陛下定然喜欢。”

  直接越过废后这一茬。

  小子还挺机灵。霍光笑了,道:“不如由你指定几位大臣,可好?”

  其实以他的权势,只要稍露风声,那些阿谀奉承之徒自会把事儿办得妥妥贴贴,只是霍光不想在史书上留下一笔,才想借程墨之口宣扬此事。到时,他默认就行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8750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