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28章 废黜

第228章 废黜

  感谢amonks投月票。

  这么缺德带冒烟儿的差使,程墨怎么肯接?他做思考状,道:“我威德不够,年纪又小,哪有人肯听?师父觉得谁热心,等这人过府求见时,让侍候的奴仆露一点口风也就是了。这人自会揣测师父上意,把事儿办得妥妥贴贴。”

  模棱两可的话,最引人暇思了。

  这小子挺有一套嘛。霍光炯炯有神的眼睛定定看了程墨一息,点了点头,道:“没事了,你回去吧。”

  也就是同意了。

  程墨立刻溜之大吉,出了公庑的门,站在阳光下,猛然想起霍光曾问他皇帝对皇后可有感情,当时说得含含糊糊的,他跑去问了霍书涵,才大致猜出他的意思,敢情他垂涎皇后之位很久了?

  “人心不足啊。”程墨摇头,难怪霍书涵直到如今没有说亲。

  他这里摇头叹气,后面一人拍了拍他肩头,道:“贤侄要去哪里?”

  程墨回头一看,却是安国公。

  安国公满面堆笑,道:“刚才见贤侄出来,叫了两声,想是贤侄没有听见?”

  他有事求见霍光,一直在院子里候着。程墨插队已成习惯,一来便进去了。他本想等程墨出来,托他引见,一来不用在这里干等,二来事情也能办成不是。没想到叫了两三声,程墨愣是没听见。

  “原来是伯父。”程墨刚要拱手,安国公一把把住他的手臂。

  他离开羽林卫后,从武将转为文职,这行礼也从抱拳变为拱手了。

  安国公神神秘秘道:“我在这里等一个时辰啦,还请贤侄帮个忙,让大将军提前见我一面。”

  不过是走走后门,插插队,用得着这样么?程墨无语,把他带到廊下,跟廊下的小厮说一声。小厮进去禀报,很快出来引他进去了。

  果然还是程五郎好使,安国公大为感激,朝程墨拱拱手,不停夸小厮长得好,一路进去了。外面等的人喧然,有人要发作,被旁边的人拉住了。

  程墨朝他们笑笑,走了。

  过了几天,便传出有朝臣上表奏皇后无子,应该废黜,贬为妃的风声。程墨一打听,差点没晕倒,这充当急先锋的人,居然是安国公。

  这个时候,昭帝独木难支,程墨不好再躲在家里逗女儿,只好销假进宫了。

  皇后上官樱跪在地上,嘤嘤哭泣。

  可怜她六岁被送进宫,在宫中长到这么大,本以为很快可以夫妻和乐,生儿育女,没想到天降横祸,朝臣居然不放过她,上奏折要求皇帝废了她。上官樱想到悲惨处,哭得越发大声。

  程墨尴尬了,道:“臣告退。”

  他还是去外头候着吧,等你们夫妻俩谈完再进来。

  “卿来了,赐坐。”昭帝示意程墨在下首坐了,对上官樱道:“梓童求求五郎,他有的是办法。”

  程墨是清楚霍光心思的,连连摇头,道:“臣无计可施。”

  开玩笑,敢和霍书涵抢皇后的位子,霍光能生吃了他。虽然他很同情上官樱,但若霍光收拾他,谁来同情他?

  上官樱已转身朝他跪下。她刚才一直低头哭,这时抬起了脸,倒有几分霍书涵的殊丽,只是梨花带雨,让人心疼。

  程墨匆匆一瞥,侧身让开,连退几步,腿后跟撞到几案,才不得不停步。

  “娘娘快快请进,折煞臣了。”程墨惶恐道。

  这是实话。

  上官樱也很光棍,道:“卿不答应,本宫誓不起身。”

  还被赖上了。程墨苦笑道:“娘娘不如跟令外祖父陈情。”

  要求的人,是你自己的外祖父,求我可没用。

  上官樱虽然年幼,但在宫中八年,也不是全无心机,一听程墨这话,恍然,道:“可是外祖父……”

  你真相了。程墨只是微笑,一个字不敢说。

  上官樱站起身,抹了抹泪,转身对昭帝道:“妾回外祖家一趟。”

  不能去外祖父的公庑找他,家事,还是回家说,才好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让外祖父心软,放过她。皇后被废黜,下场实是凄惨。上官樱不得不全力以赴打这一仗。

  “好。”昭帝道。

  上官樱行礼转身离去,收拾打扮一番,摆鸾驾去霍大将军府了。

  昭帝默然良久,道:“卿说得没错。”

  要不是程墨递了消息,看到那些奏折他一定惊怒欲狂,皇后无过错,凭什么废黜她?可现在他却只剩满满的哀伤,身为男人,连自己的老婆都保不住,是何等的悲哀。

  “陛下休要悲伤。事情还有转机。”程墨劝道:“皇后和霍大将军乃是祖孙之亲,一家人总好说话些。陛下不妨许霍大将军些好处,打消他的疑虑。”

  昭帝抬眼看他,道:“朕远远不及他,有什么好处给他?”

  权力没他大,实力没他强,财帛他不在乎,自己有什么拿得出手?

  程墨道:“不妨许诺,封霍七姑娘的夫婿为侯。”

  霍书涵是霍光的心头肉,只能从霍书涵处想办法了。明着封她公主不可能,只能从她的夫婿着手。吴朝规矩,公主嫁列侯,许霍书涵夫婿列侯之位,也就是把她当公主看待了。

  事实上,她现在比正儿八经的公主还拉风。

  “好。”昭帝道:“传朕口谕,无论谁娶了霍氏,朕封她的夫婿为淮安侯。”

  “陛下,还须跟霍大将军说清楚再宣谕。”程墨忙道。

  在昭帝看来,圣旨是霍光拟的,也由他用印,把话捎给他,他便会收敛。程墨却知,这样示恩不行,现在是谈判,不是示恩,双方得你来我往,达成一致意见才行。

  昭帝不解,程墨只好解释给他听。

  “卿不妨跟霍卿说说。”昭帝干脆让程墨代表他去谈判。

  程墨苦笑,道:“臣若去,大将军肯定猜测这是臣给陛下出的主意。陛下不妨让霍宜去说。”

  他去了,霍光不收拾他这墙头草才怪呢,让霍宜去说,看在长孙的面子上,霍光会答应的机率大增。

  “好,传霍宜进宫。”昭帝道。

  大家同窗几个月,多少处出些感情,起码不像以前那样陌生。昭帝是皇帝,霍宜再嚣张,也不敢造次,因而昭帝对他印象还不错。

  霍宜第一次得皇帝宣召,换了新衣,得意洋洋进宫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92897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