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29章 受罚(月票三十加更)

第229章 受罚(月票三十加更)

  “封淮安侯?”

  霍光笑容有些冷,吓得霍宜低下头,声音小很多,道:“是。陛下是这么说的。”

  未来姑丈好福气啊,只要娶了小姑姑,便得以封侯。霍宜听到这个消息,羡慕死了,封侯哎,多少人求都求不来。可为什么他兴冲冲跑来跟祖父说时,祖父好象很生气的样子?

  “陛下还说什么?”霍光强捺怒气问。皇帝还学会讲条件了,不用说,肯定是程五郎这坏小子教的,他到底算哪边的?

  怎么屋里冷了很多?霍宜缩了缩脖子,声细如蚊道:“没了。”

  皇帝就让他过来转达这么一句话,然后让他跪安。

  霍光不理他,转头对不语道:“程五郎呢?”

  这是让不语去找人了。不语默默出门。

  程墨蹲在摇篮边,看小女娃儿眨着乌黑乌黑的大眼睛,乐不可支。然后不语来了,顶着那张死人脸,道:“大将军让你即刻过去一趟。”

  “有事?”程墨问。

  “嗯。”不语应了一声,不容置疑看他一眼,转身走向门口。

  这是没得商量的意思了,程墨没办法,只好去了。

  霍光待程墨行礼毕起身,锐利的眼睛沉沉瞪着他的俊脸,道:“你干的好事!”

  程墨刚用眼角余光扫了一下,发现平时放几案席子的地方空空如也,这是不让他坐的节奏?待听霍光一开口便是质问的语气,心里雪亮,肯定是帮昭帝保住上官樱的后位之事,被他发觉了呗。

  “弟子不知师父说什么。”程墨一脸懵逼道。肯定不能认啊,要不然会死得很难看。

  霍光审视的目光从他的头打量到脚,又从他的脚打量到头,来来回回几次。程墨眼睛平视,眼神清澄坦然,腰板挺得笔直,双手自然下垂,双脚不丁不八地站着。

  “叫小九子过来。”霍光说了一句,把程墨晾在那儿,叫了一位官员进来问话。

  那官员看程墨杵在那儿,奇怪极了,又不敢问,回话时说一句,望他一眼,再说两句,这话便应得结结巴巴,前言不搭后语。

  霍光皱了皱眉。

  程墨朝官员笑了笑,道:“你当我不存地就是,说你的吧。”

  官员尴尬地擦了擦额头的汗,低下头,难道他表现那么明显么?坏了,一定给霍大将军留下不好的印象,以后升迁无望了。

  霍光瞪了程墨一眼,对官员道:“你接着说。”

  官员更结巴了,那汗,跟浆似的,直往下淌。他先用帕子擦,帕子湿了,擦不干,又用袖子擦,擦了两下,觉得在霍光跟前失仪了,忙把袖子甩了甩。

  “哈哈。”程墨看得有趣,笑出了声。

  被程墨这么一笑,官员更紧张了,连话都说不出来,头低到胸前,心里只是想,坏了坏了,要丢官了。

  “出去!”霍光喝道。

  官员连滚带爬跑了出去,大概太过害怕了,跑了两步,腿一软,坐倒在地,他不敢有丝毫耽搁,来不及爬起,手脚并用,爬了出去。

  霍光愕然,他说出去,指的是程五郎这小子呀。

  “哈哈哈。”程墨快笑爆了,这人什么智商啊,怎么会这样搞笑?

  官员慌不择路,一头撞在屏风上,发出“怦”的一声响。他吓坏了,连连磕头:“下官该死,下官该死。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程墨笑得肚子疼。他却不想,他前世是站在最顶尖的那一拨人,今世得皇帝宠信,受霍光青眼,不知不觉中,已经挤进权力中心,虽然还没有发言权,但身份地位超然,已比一般官员高太多。

  这官员食俸只有四百石,要不是刚好有粮食上的事问他,哪有在霍光面前回话的机会?要不然也不会吓成这个样子。

  霍光无语半晌,对不语道:“带他进来吧。”话还没问完呢。

  待那人重新被带进来,双腿发抖站在霍光面前,霍光才对程墨道:“出去。不许乱跑,在外面等着。”

  他太了解程墨了,要不说清楚,这小子出了门,立马跑得没影儿。

  “哦。”程墨应了一声,看着官员又乐得不行。

  在外面等了约摸一柱香,小厮带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内侍进来,程墨看那小内侍有些眼熟,多看一眼,认出是宣室殿常在廊下侍候的小内侍。这么说,霍光把棋子安在外头,而不是殿中有通道,有人躲在通道中偷听了。

  小内侍看到程墨,一脸惊慌。

  又过了一会儿,官员出来了,刚迈出门槛,一跌坐倒,整个人似从水里捞出来似的,浑身抖个不停。

  小厮道:“五郎君,大将军有请。”

  正是因为小内侍来了,霍光才让程墨进去,官员才得以解脱。程墨指了指上半身倒在门槛,把门挡住的官员,道:“进不去。”

  这人也太怂了,是男人吗?

  小厮把官员拖走,估计这人这一辈子想起今天的事,会做噩梦。

  霍光拿了奏折看,不语对小内侍道:“把你听到的话说一遍。”

  小内侍眼观鼻,鼻观心,干巴巴道:“诺。程五郎让陛下宣霍家小郎君进宫,让霍家小郎君跟大将军说许诺封侯的事。”

  程墨心里暗骂:“你个内奸。”

  他一直以为有暗道,没想到隔墙有耳,失算了啊。原来贴身跟随的人并不是心腹人,真不知昭帝怎么挑人的。程墨叹气。

  小内侍说完,霍光抬眼看他,眼神深沉,晦涩难明。

  程墨陪笑道:“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,没想到陛下当真了。”

  不语嘴角抽了抽,见过脸皮厚的,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,被人当面揭穿,还能这样淡定,不服都不行啊。

  霍光只是看他,不说话。

  这一招,前世程墨用过多次,深知厉害,也不躲着藏着了,大大方方道:“弟子心软,见不得陛下难过。师父怎么责罚,弟子领着就是。”

  “你还有理了。”霍光语调平静无波,道:“一个月不许出府。”

  就这样?程墨意外,道:“好。”

  “抄《道德经》一百遍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嗯?!”

  “诺。”

  见程墨乖乖受罚,霍光满意了,吩咐不语:“调一队人守住府门口,不许他出府门一步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9289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