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30章 人心不足

第230章 人心不足

  程府门前两个带刀侍卫如两尊门神,引得邻居们不时走过去看两眼,问两句,没得到回应,满意回去。

  程墨把关禁闭当放假,自得其乐在屋里逗女儿。

  昭帝听说他被禁足,无限惆怅。好在上官樱去了一趟大将军府,哭诉一番,又有母亲帮着说情,再加上霍书涵再三地劝,霍显表面上不好说什么。

  霍光为昭帝许诺的“淮安侯”生气,深感程墨不贴心,这件事也就暂时搁下了,奏折留中。

  安国公等了三四天,宫里没有动静,又上了一封奏折,再次陈说皇后无子失德,奏请皇帝为江山社稷着想,废黜皇后。

  这一次,霍光还是把奏折留中。

  上次霍书涵明确表态不愿进宫,霍显心里本就不痛快,只是一向疼爱女儿,不忍逼迫她太过,只好偃旗息鼓。没想到安国公第二封奏折一上,她的心思又活泛了,转而做起霍书涵的思想工作。

  所以说,狗腿子最可恶了。

  程墨只是不能出府,别人来去倒是可以。张清等人听说他被禁足,虽担心他触怒霍大将军,但见是小小禁足,不禁啼笑皆非,霍大将军怎会做出这样开玩笑的惩罚?可不管怎样,他们能进府,程墨又不用进宫,随时有时间,好事啊。

  于是,羽林卫的同僚们只要不当差,便全往程府跑,不是玩骰子便是喝酒,恢复当初奉旨保护程墨的行径。

  宫里的消息就这样不断递到程墨这里。

  这是准备长期抗战么?程墨很是无语,用不用这么拼啊。在他看来,安国公逆天行事,上第一封奏折,已经讨好霍光,不管成不成,霍光总会高看他一眼,以后有什么好处,总不会忘了他,这就够了,何必揪着一个弱女子不放呢。

  张清也为父亲如此不着调感到羞愧,道:“我劝过他两次,他总是不听。”

  “难道为让你大哥袭爵的事?你父亲想提前把爵位传给你大哥吗?”程墨道。要说安国公无缘无故搅和到这件事里,完全是见义勇为,他是不信的。

  张清低头,脸微微有些红,犹豫了一会儿,道:“去年我父亲曾托媒向东闾乐求亲,被拒绝,你可记得?”

  “记得啊,怎么了?”程墨奇道。难道安国公被东闾乐刺激得神经失常,想让张清娶了霍书涵,因而大拍霍光的马屁?

  程墨仰起头,想像张清娶霍书涵的可能性,很快哑然失笑,摇了摇头。

  张清眼望别处,没注意到程墨的异样,道:“东闾轩开出条件,只要我能袭爵,便把次女嫁给我。我父亲的爵位肯定由我大哥袭了,我若要有爵位,只能另想办法。”

  东闾轩是东闾氏这一代的家主。

  “我去,他们家的女儿只嫁爵位?”程墨睁大了眼,道:“霍大将军的夫人也出身东闾氏,我看能力也一般。京城名门那么多,为何非娶他家不可?”

  娶别家不可以么,为何非要跟东闾氏较劲呢。想到霍显纵容下人横行京城,程墨不禁摇了摇头,可惜了东闾氏的名声。

  他却不知,霍显是东闾氏的婢女,并不是正经的女儿,从小受的教养自然无法跟东闾家的姑娘比。

  张清苦笑,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他问过,为何非娶东闾家的姑娘不可,安国公回答他的,只有一通训,他也无奈得很。

  “所以,伯父想出力促进这件事,为你博一个侯爵?”程墨无语到了极点,这些人拿婚姻当交易也就算了,别人的婚姻也拿来交易,算怎么回事?昭帝何其无辜,上官樱又何其无辜?

  张清清秀的脸胀得通红,道:“我劝过他好几次了,他总是不听。”

  程墨想了想,道:“现在说什么,他都不会听,只能从霍姑娘那儿想办法。你帮我请霍姑娘过来一趟。”

  想到还是自己出的主意,程墨就想给自己一巴掌。

  霍书涵心情很不好,亲娘天天絮叨当皇后有多好,长姐又天天在她面前哭,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。

  接到程墨的信,她想了想,还是坐车过来了。程墨一向鬼点子多,说不定能给她出出主意。

  祝三哥在程府花厅玩骰子,无意间抬头,眼立刻直了,指着窗外大着舌头道:“这是哪里来的姑娘?”

  我的亲娘哎,这姑娘比顾盼儿还美,那脸蛋儿,那身段儿,那通身的气派,走动间的风韵,无一不撩拨得他某个部位如蛟龙出海,要不是他坐着,就出丑了。

  一起玩的几人顺着他的目光一看,眼也直了,都道:“美,真的太美了。”

  然后,透过大开的窗户,他们看到程墨迎了出来,道:“不能出府,未能远迎,呵呵。”

  不能出府,你好歹在府门口等着啊,人家美貌姑娘都走到院子了,你才迎出来,像什么样子?祝三哥翻了个白眼儿,把手里的骰子一丢,起身追过去了。

  另外几人见了,都不肯落后于人,也跟着站起来,走了出去。

  程墨把霍书涵迎进书房,还没坐下,祝三哥便在门口探头探脑,道:“五郎这里有客?”

  他眼神灼热,白森森的牙齿渗人得紧,像是要把霍书涵一口吞下。

  霍书涵在椅上坐了,头颈纹丝不动,眼角儿看都没看他一眼。

  程墨咳了一声,道:“三哥,还请不要冲撞了贵客。”

  不要怪我没提醒你,要不然,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  祝三哥却是不信,嘻嘻笑了两声,走了进来,冲霍书涵抱了抱拳,道:“在下羽林郎祝卫,族中排行第三,人称祝三郎,未敢请教姑娘尊姓大名?”

  霍书涵哪去理他,只当他是透明人。

  几个同僚随后赶到,刚好见到祝三哥受冷落,都笑出了声,一人笑道:“祝三哥,美人儿不理你。”

  这人说着迈步便进,也向霍书涵抱拳,刚要说话,程墨一个眼色丢过去,用嘴型道:“快走。”

  那人一怔,不解望向程墨。

  程墨道:“霍姑娘莅临,寒舍蓬荜生辉,这几位都是某昔日同僚,唐突之处,还请勿怪。”

  他在“霍”字上加重语气,又对几人眨了眨眼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95022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