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32章 君子好逑

第232章 君子好逑

 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。

  黄六在程府门口站五天了,每天一大群羽林郎进进出出,早就习惯。可今天貌似有些不同,门前又来一群人,高头大马,身着新衣,当先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一身锦衣,腰系一条同色腰带,扣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不是黄金所制又是什么?

  一群人翻身下马,小厮递上一碇银子,道:“请问,这里是程五郎的府第么?”

  这是第三拨了,每次来人,必定递上银子。黄六本以为这趟差使是苦差,没想到却是肥差,要能天天这样,一个月下来,得赚多少银子啊。他脸上堆了笑,道:“正是。”

  瞥见有人来,赶着出来的狗子翻了个白眼,又被这人抢了先,这些人要不表示一下,他决意不给他们通报。

  小厮刚要报上主人名号,狗子迈出一条腿,再慢慢迈出第二条腿,板着脸,倨傲道:“这里是程府没错,你找哪位啊?”

  小厮看看黄六,又看看狗子,有些摸不着头脑。刚才见门前直挺挺站着两人,他还以程府规矩大呢,可这刚冒出来,青衣小帽的男子,又是什么人?

  黄六笑了笑,把银子揣好,道:“找程五郎的吧?狗子,给通报一声嘛。”

  狗子“哼”了一声,别过脸去,心想,老子不是你的奴才。

  小厮再傻,也看出些眉目,后头主人又等得不耐烦,喊:“五郎可在府中?”这就是在催了。小厮没办法,只好再递上一碇银子,唉,程府的水真深哪,脸上还得陪着笑,道:“不知五郎君可在府中?”

  “你们是?”狗子接过银子,满意了,脸上有了笑容,语气也缓和不少。

  “请通报,长兴侯府何十三郎君求见。”小厮道。

  长兴侯府?狗子看了满脸不耐烦的少年一眼,道:“等着。”转身入内通报了。

  祝三哥等同僚放出风声,不到一夜,该知道的三十多户人家都知道了。

  程墨是皇帝身边的红人,又深得霍大将军青眼,能跟这样一个人物攀上亲,那是求都求不来的。何况程墨说了,成了他妹夫,他会求皇帝许以官职。

  官职啊,无论是虚职还是实权,对这些十多岁的少年来说,都是想都不敢想的,若得到,就比同龄人高了。因而,没有人不动心,其中又以勋贵最为热切。

  勋贵虽有封地,但袭爵的只有一个,也就是长子,别的儿子们怎么办呢?总得找出路啊,官职这两个字,灼热了他们的眼。

  眼前这少年,是长兴侯的嫡子,名何谕,今年十七岁,比程墨少小岁,也就是比程墨所谓的孪生妹妹小三岁了。不过没关系,女大三,抱金砖嘛。

  昨晚长兴侯得讯,连夜让他装扮了,今天过来探探情况。之所以让他亲自过来,也有让程墨相看的意思。毕竟程墨是皇帝近臣,谁离皇帝近,谁的地位高嘛。

  程墨刚送走前一个客人,寿宁侯三子,族中排行十一的齐康,进屋在赌/桌边坐下,刚摸了牌,狗子便来通报,何谕来了。

  祝三哥笑眯眯瞟他一眼,道:“五郎,可不要忘了我等辛劳。不如每人送两个伎子,如何?”

  这是坐地起价了。别的同僚都嘻笑起来,神情猥琐。

  “好啊。”程墨放下手里的牌,起身,道:“只要能促成这桩婚事,要多少伎子都行。”

  祝三哥大喜,朝他的背影喊:“君子一言啊。”

  何谕很紧张,特别是在见到程墨后,眼前这人比自己俊朗,比自己高,气场比自己大,会瞧上自己吗?可一想到自己的家世,长兴侯的爵位比会昌伯高,自己又是嫡房,程墨一个旁支实在没法比,小胸脯便挺了挺。

  他的神情举止程墨全看在眼里,杀马特少年那点小心思,他懂。你不是装逼吗?我就不提亲事,看你怎么装。

  何谕确实没办法装逼,自报名号后,便接不下去了,干巴巴坐了一柱香,咽了无数口水,不得已,开口道:“听说五郎家有淑女,不知可欲寻良配?某还未婚配……”

  我的天,早知道程五郎如此不通情理,他就该带媒人来,让媒人说提亲的话。少年人脸嫩,说到亲事,脸烫得不行。

  程墨点头,道:“舍妹自幼与我失散,上月才寻回,正欲择一清白人家。只是舍妹今年二十,十三郎只有十七,不甚相配啊。”

  这是看不上他么?何谕更紧张了,额头微见细汗,张了张嘴,不知说什么好。

  这样的人,怎么配得上霍书涵?程墨暗暗摇了摇头。

  两人在这里干耗着,外头又有人来了,却是永春侯的嫡长子,今年二十二岁的郭铭。

  郭铭誓要娶一名门,好做为臂助,因而拖延至今。听说程墨为妹择婿,他盘算一夜,早上又跟父亲商量半天,觉得可以过来看看,若程墨真能为他谋一官半职,这门亲事还是合算的。

  凭良心说,郭铭长得还是很不错的,国字脸,剑眉星目,身高也还可以,只比程墨矮一些,目测有一米八。

  他朝程墨拱了拱手,便坐下,对起身要和他见礼的齐谕直接无视。齐谕双手圈成半圆状,僵在那儿。

  嗬,还挺傲。程墨道:“郭四郎找程某有什么事?”

  郭铭的母亲是永春侯的正妻,成亲多年才生下他。在他之前,永春侯的小妾已生下三个儿子,都比他年长,他最讨厌人称他为四郎,可世俗称呼如此,实在没办法。

  “听闻五郎家有淑女,特来求亲。”郭铭一副嫁给我,是你妹妹的福气的神气。

  何谕对他毫无凝滞说出这句话,佩服得五体投地,忙道:“我也是。”

  他收获郭铭白眼一枚。

  程墨笑了笑,道:“今早亲来求亲的人家不少,程某还须和舍妹商量。两位先回去,若舍妹中意哪位,程某定亲自上门拜访。”

  何谕大喜,这就算完成任务了。他忙道:“有劳,某告辞。”跟后头有人追他似的,急匆匆走了。

  郭铭却不急着走,而是道:“某是嫡长子,家父百年之后,某必定袭爵,还请五郎多多和令妹分说。”

  意思是,选他才是强强联合。

  “好,某会的。”程墨点头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99773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