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33章 病了

第233章 病了

  感谢北冰洋之北打赏。

  接下来四五天,程府门前门庭若市,黄六和狗子狠赚一笔。正当两人收银子收到手软时,那些阔绰少年没来了,只有如狼似虎的羽林郎天天准时报到。

  黄六好生失望,狗子多少知道些内幕,却是无论如何不会告诉他的。

  程墨把对这些少年的情况和对他们的客观评价写了封信,派人送给霍书涵。

  与此同时,昭帝研究了画册后,认为胸有成竹,便借口散步,不摆仪仗,晃到建章宫。他是皇帝,一路无人敢拦,不过路有点远,他走得气喘吁吁。

  上官樱见他来了,很是意外,把他迎进建章宫,奉茶后,夫妻两人坐下说话。

  当晚,他歇在建章宫。

  第二天清晨,霍光在上朝路上接到消息,脸色骤变。他千防万防,就是没料到皇帝居然会出宣室殿,而且更诡异的是,他怎么懂男女之间那点事?为了防备程墨这小子教坏皇帝,他才关程墨禁闭,不得出府。到底是谁暗中和他做对?

  内侍大多自小净身进宫,那种事不大懂。皇帝平时能接触的就那几个人,四个先生德高望重,又上了年纪,不好这一口,也放不下身段教皇帝这个。那就只能是几个伴读了,难道是霍宜他们?他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盘算一番,马车刚好到宫门口。

  宫门口已有很多等候上朝的官员。见他的马车过来,纷纷过来见礼寒喧。

  正热闹间,黄安出来道:“陛下偶感风寒,罢朝一天。”

  宫门口一下子安静了,皇帝身体是不好,也曾罢朝,但从没一大早由内侍出来说罢朝的,听起来,倒像少年人贪睡赖床不起。

  霍光心头怒火大炽,什么偶感风寒,分明是迷恋女人。

  黄安宣完口谕转身要走,霍光叫住他:“中常侍留步,老夫与你一同进宫探望陛下。”

  “大将军对陛下拳拳之心可昭日月……”有朝臣感叹。

  “是啊是啊。”这是附和的。

  黄安嘴角抽了抽,转身道:“陛下身子不爽需静养,不敢劳动大将军。”

  他越不欲霍光入内探望,霍光越怀疑,干脆不理黄安,直接越过他,迈进宫门。

  黄安无奈,只好跟上,将如潮水般赞叹大将军忠诚的阿谀奉承抛在身后。

  走了一段,霍光看左右无人,问:“好好儿的,陛下怎么会病?”

  天色将亮未亮,灯笼的光雾蒙蒙的,黄安看不清他的脸,但直觉不想让他知道真相,略一思忖,道:“可能是晚上着了凉,歇歇就好了。”

  “宣太医了吗?”霍光锐利的眼睛亮如夜明珠,照亮黄安那张如菊花般的老脸。

  黄安不自觉垂下眼睑,道:“不用吧?”

  因为那种事而请太医,传出去会成为笑话的。

  霍光暴怒的眼睛定在他脸上一息,扭头大步走了,朝宣室殿的方向而去。

  黄安大惊,忙赶上,道:“大将军,错了,陛下不在宣室殿。”

  看来是瞒不住了,黄安叹了口气,赶到霍光身边,低声道:“实不相瞒,陛下昨晚和皇后娘娘洞房,想必身体太过虚弱,欢娱之后,有些吃不消,歇一歇就好。”

  果然这样!霍光大怒,喝道:“谁教陛下如何此乱来?他的身体,怎么吃得消?”

  黄安也很后悔没听程墨的话,要是早些督促皇帝天天锻炼就好了。谁能想到,他既然会因为履行男人的义务,差点把小命丢了呢?

  霍光吼完黄安,拨腿便走,走了两步,才想起皇帝不在宣室殿,于是停步喝道:“陛下在哪里安歇?”

  “陛下昨晚歇在建章宫。”黄安顾不得计较霍光失态,小声道:“待咱家派人抬陛下回宣室殿。”

  此事万万不能宣扬出去,要不然皇帝威严尽失啊。

  霍光怒瞪他一眼,道:“皇后是老夫外孙女,有何忌可避?”拨腿朝建章宫的方向去了。

  黄安在后急赶。

  两人都上了年纪,黄安却因为身上少了零部件,身体不如霍光,赶得气喘吁吁,还是赶不上。等他赶到建章宫,霍光已训完上官樱,坐在昭帝床前的席子上,痛心疾首道:“陛下不爱惜千金之体,老臣死后无面目去见先帝。”

  这话确是出自肺腑,武帝把儿子托付给他,若因行人伦大礼而崩,岂不是他失职?这个时候,已顾不上计较皇帝这么做,会不会使上官樱怀孕,从而涎下皇子了。想必,经此一事,皇帝对那事没兴趣。

  昭帝又羞又愧,以被遮面,不敢见他。

  黄安喘均了气,道:“大将军休要责怪陛下,陛下想宣程五郎进宫问话,不知大将军可否让程五郎出府?”

  就不要关程墨禁闭了嘛,皇帝的小命要紧。

  霍光眼眸猛地睁大,厉声道:“可是程五郎教唆陛下这么做?”

  果然是这坏小子教的,这小子到底有多不安分啊,禁足在府中,还能把皇帝祸害成这样?霍光此刻撕了程墨的心都有了。

  霍光一怒之威如天崩地裂,黄安心胆俱裂之下,连声道:“不不不不……”

  惊吓之下,“不是”两个字都未能说全。

  昭帝也吓了一跳,他到底是皇帝,霍光毕竟是臣子,这份认知还在。他拉下被子,露出一张惨白的脸,道:“朕不好请太医,只能问问五郎可有调养之法。”

  他中气不足,气息虚弱,声音未免弱了些,可霍光还是听到了。只要不是程墨吃里扒外,坏他的事,致使皇帝劳损过度便行,他道:“五郎不是大夫,懂得什么?还是宣太医要紧。”

  语气和缓不少。

  这时,黄安一颗心才回归原位,心有余悸道:“陛下脸嫩,哪能宣太医?”

  谁保证太医不会往外宣扬?若有一丁半点消息漏露出去,皇帝以后怎么见人?

  若是这个原因,倒可以接受。霍光想了想,道:“臣这就派人去叫他。”

  只要不是程墨干的,没有被背叛的感觉,他心头的怒火减轻很多。

  程墨听说皇帝因为纵欲过度,差点挂了,愕然道:“怎会这样?”

  他那小身板,哪能经得起多次摧残?

  小陆子急道:“五郎快去吧,陛下都等急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程墨应了一声,心想,我又不是太医,去了能做什么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01234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