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35章 算了

第235章 算了

  华健斟酌再三,几次修改,总算拟好了方子,看着程墨道:“霍大将军那里……”

  别的时候还好,今天这事,皇帝这病,他真心不知若霍光问话,要怎么回答,霍光的真实意思又是什么?

  程墨道:“我陪你一起去,没事的。”

  你是说,若霍大将军怪罪下来,全推到你身上吗?华健渴望的小眼神闪闪发光,看得程墨莫名其妙,道:“怎么?”

  “那就有劳了。”华健正了正神色,整理整理衣冠,道:“请在前引路。”

  进了偏殿,华健低头垂睑不敢看霍光,见程墨停步,他也停步。

  程墨把药方放在几案上,道:“禀大将军,华太医诊了脉,开了方子在此,请大将军过目。”

  霍光拿起药方看了一会儿,“嗯”了一声,把竹简递给程墨,道:“照方煎药吧。你留下,老夫有话问你。”

  “诺。”程墨应了一声,转头把竹简递给华健道:“有劳华太医了。”

  华健见霍光没有问话,松了口气,这时才发觉后背小衣全是汗。他应了,躬身向霍光行礼,退后两步,转身急步出了殿门。站在廊下,定了定神,狠狠抹了抹额头的汗,暗道:“好险。”

  殿中只有霍光和程墨,程墨自己在下首了,霍光“哼!”了一声。

  程墨一脸讨好的笑,道:“弟子处理得不好么?还是宣华太医不合师父心意?”

  “你小子做的好事!”霍光声音沉沉的,道:“陛下怎么会突然宿在建章宫?”

  “我怎么知道?师父啊,我一直在府中带女儿,外面的事一点不知情。”程墨叫起撞天屈,道:“您老人家要怪,怎么也不能怪我啊,我不替您背这黑锅啊。”

  “什么叫替我背黑锅?”霍光瞪了他一眼,道:“再胡说八道,把你贬到外地,三五年不许回来。”

  贬到外地最好,省得夹在你们中间,天天费尽心力周旋。程墨腹诽,苦着脸道:“要不是安国公上奏折逼着陛下废黜皇后,陛下何用出此下策?安国公会这么做,师父……”

  师父,安国公不就为了讨好你吗?这话,我们就不用说那么白了吧。

  霍光狠狠白了他一眼,道:“就你话多。”

  这是承认了。程墨涎着脸道:“我在府中怎能跟陛下暗通消息?这件事,真不是我干的。陛下身边那么多人,谁知道哪个给他出的主意呢。再说,若陛下不愿意,也没人劝得了他。”

  天地良心,这件事,真是皇帝自己干的。

  霍光不说话,只是拿眼看程墨。黄六两人每天回报,程墨在府里和同僚掷骰子喝酒,确实没有出过府。他本来很放心,可刚才认真想了想,以程墨的狡黠,他不用出府,只需给皇帝捎一封信,以皇帝对他的信任,哪有不言听计从的?

  这件事,幕后策划者或许是这小子也说不定。因而,他决定试程墨一试。

  程墨脸皮厚,心里素质又够强,他哪里试得出来?嬉皮笑脸一番,倒让霍光更加拿不准了。

  “你要为陛下好,就该劝他别乱来。”霍光道:“他还年轻,只要把身体养好,要什么没有?”

  “那是,我一定劝他。经此一事,只怕他有心理阴影,要是就此萎了就麻烦啦。”程墨叹息一声,道:“师父,您老人家让安国公安份些儿吧。再逼迫陛下,万一出什么事,就不好了。”

  再逼他废后,只怕会出人命。

  霍光同样叹息一声,没搭腔。事已至此,说什么都没用了。他知道皇帝身体虚弱,只是没想到弱到这程度,要是把宝贝女儿嫁他,说不定女儿就要守活寡一辈子了。这怎么行?

  程墨没等到他的回答,道:“师父,我们就这样说定了。”

  可别过段时间又折腾一次,皇帝折腾不起,他也不想折腾,只怕霍书涵更会受不了。

  霍光慢吞吞道:“听说你有一个孪生妹妹?”

  这事闹得沸沸扬扬,霍光怎会不知?程墨笑了笑,道:“不过是闲来无事,寻些乐子罢了。”

  总不好说是为了帮您老人家挑女婿吧?

  霍光早把程墨的家世查了个底掉,他哪来的妹妹,还是孪生的?他不明白程墨搞什么鬼,这时把脸一板,道:“勋贵公卿岂是你能寻乐子的?再不老实,一定将你贬出京城,永不回京。”

  “哦。”程墨乖乖应了一声,道:“弟子告退。”

  绕过屏风,程墨回头望了霍光所在位置一眼,第一次对霍光对他的宽容心生感激。不知他纯粹是想为以后留后路,才不得不这么做,还是人与人之间真的有某种缘分?不知这件事,他知道多少,若是得知自己给皇帝送画册,只怕不止禁足这么简单了。

  程墨思忖着,去了昭帝的寝宫,安抚他一番,又劝他必须以身体为重,把身体养好,才能和皇后琴瑟和鸣。

  到此地步,昭帝才深切体会到有一具强壮的身体是多么重要。他道:“卿放心,朕懂。”

  过两天能下床,一定加重锻炼,争取一个月内把身体锻炼好。

  程墨要是知道他的想法,又得拿欲速则不达劝他了。

  君臣说了一会儿话,昭帝累了,程墨才退出来。回府继续关禁闭了。

  废后之事就此作罢,京中多有耻笑安国公枉作小人的,只有程墨才知,真正憋屈的人是霍光夫妻。

  安国公闹了这一出,羽林卫中有对张清不满的,便借机嘲讽他,自此张清最听不得“皇后”两字,一旦听人提及此事,必定和人打架。

  程墨劝他多次,和他陈说厉害,他每每答应,真有人开启嘲讽模式,又忍不住。这是后话了。

  几天后,那些有意和程墨结亲的人家开始托人上门打探消息,程墨总说:“舍妹还没有拿定主意。”

  他可没有说谎,霍书涵还没有给他一个准信呢。

  这会儿,大将军府那幢全京城最高的绣楼里,霍姑娘翻看着程墨的信,半天没有说话。

  青萝实在看不过眼,劝道:“要不就挑家世,谁家世好,姑娘就嫁谁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07023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