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37章 情迷

第237章 情迷

  这人魔症了,程墨失笑,道:“郭四郎,要不要帮你请大夫?”

  郭铭又推了程墨肩头一下,当然没推动,他不耐烦了,瞪了一眼,眼前一个剑眉星目的少年笑吟吟看着自己呢,嘴角上勾,满满的都是嘲讽。

  只要能把美人儿娶到手,嘲讽算什么,眼前这位就是未来的大舅哥了。郭铭满脸堆笑,拱手道:“五郎。”

  程墨还礼,笑吟吟道:“四郎大驾光临,有事么?”

  郭铭侧头望了刚才的位置一眼,可怜那儿空无一人,美人倩影渺渺。他道:“家父曾托媒替我向令妹提亲,这么多天过去了,不知令妹考虑好了没有?若是令妹拿不定主意,不妨让我们见一面。”

  这个时代,有相亲的习俗,当然不是现代那种相亲,而是弄个赏花会,或是什么节日,约在哪里见面,周围一大群人,然后媒人指着说,那个穿什么衣服的就是。双方看看对方长相,要是王八看绿豆,对上眼,亲事便成了。

  郭铭素有急智,这么意乱情迷的当儿,还想确定刚才的美人儿是不是程墨的妹妹。

  霍书涵用得着跟人相亲?开玩笑呢吧。

  程墨笑道:“那倒不用。舍妹刚回府,你便来了,只是前后脚的功夫,不知你可遇见她?”

  干脆利落承认他刚才所见美人儿,便是霍书涵。

  郭铭得到证实,心喜难耐,脸上那笑更深了几分,道:“家父年老,不日将让我袭爵,令妹若嫁了我,这永春侯府迟早是她的。”

  不要小看爵位,特别是侯爵,那是贵族的标志,也是进入上层社会的通行证。在郭铭想来,程氏,也就是程墨的妹妹,不过是会昌伯的旁支,顶了天能嫁给侯府旁支就算不错了。他可是未来的永春侯,前途不可限量。

  程墨道:“我会跟舍妹说的,只是求亲的人家实在太多,舍妹挑花了眼,还没定下来。一有消息我便告知媒人,四郎稍安勿躁,耐心等待就是。”

  “什么?”郭铭一听气炸了,道:“还有别家向令妹求亲么?难道这人也将袭爵?”

  嫡长子袭爵是约定俗成的继承方式,自皇帝到勋贵,无不遵守。一旦袭了爵,便是下一代家主,否则只能成为旁支,跟家主的关系一代比一代远,慢慢变成族人。

  郭铭估摸以程墨的身份,“程氏”的美貌,上门求亲的都是同等地位的勋贵,差别只在于能不能袭爵,因而他口口声声拿这个说事。

  “那倒没有。”程墨倒坦诚,也没什么好瞒的,真到说亲的时候,霍书涵的真实身份总得告诉对方,而对方有何反应,可想而知。

  郭铭得意了,声音大了几分,道:“那还考虑什么呢?”

  没有条件比我更优越的了,你妹妹还有什么好考虑的?

  程墨笑了笑,道:“待我和舍妹商量后再说,四郎请回。”

  直接下逐客令了。

  郭铭却不肯就走,看着书房的方向,道:“程姑娘,某郭四郎,可否请见一礼?”

  这就十分失礼了,人家都让你走啦,还在这里纠缠。以他的脾气,要是一般女子不致这么失态,可霍书涵偏偏是魔鬼身材,天使脸孔,气质出众,纵然他万花丛中过,也在这一株面前迷失了。

  书房寂静,窗棂也好,门口也好,都没出现刚才的倩影。

  程墨道:“想是舍妹去花园散步了,四郎请回吧。”

  郭铭不死心,道:“我和五郎一见如故,听说五郎被霍大将军禁足,不能外出,不如这样,我送几个清倌人过来,你我在这里听曲共图一醉。”

  男人流连青/楼妓/馆不算什么,郭铭一点不用担心霍书涵因此嫌弃他。他只想和程墨搞好关系,因此不惜送他伎子。

  程墨笑笑道:“不用了。”转身去书房。既然你不走,那随你,反正我不陪你耗。

  两人的对话,霍书涵尽听在耳中,见程墨进来,白了他一眼,道:“你到底利用这件事,收了多少好处?”

  程墨叫起撞天屈,道:“哪有啊?我已经失业,家里就要揭不开锅了。”

  “?”霍书涵听不懂,一双妙目睨了他一眼,道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  她是指候选人啦。总得先挑一部分出来深入了解,再决定要选谁。

  两人说话都尽量放低声音,没想到刚说了这两句,门口一个脑袋探进来,道:“程姑娘,某郭四郎……”

  程墨的书房没有隔断,一边是待客闲坐的地方,放了套官帽椅;一边是平时练字的地方,放那张超大书桌,再有,就是一卷一卷的书了。

  这样,郭铭走到门口,便能看清屋里的情况。

  两人毫无防备,都吓了一跳,霍书涵还好,只瞟了他一眼,便别过头,脸上的表情一点没变。

  程墨皱了皱眉,道:“郭四郎,你怎么还没走?”扬声道:“榆树,死哪去了?”

  这小子端茶具上来后便不见人影,掉茅厕了吗?

  郭铭连连作揖,道:“实是令妹人品端庄,我……嘻嘻,君子好逑嘛,也是人情之常。若能得程姑娘青眼,我这就回府,请家父亲来求亲。”

  家长亲自上门求亲,跟请媒上门,自然是完全不同的,何况还是一位正儿八经的侯爷。郭铭自认已经给霍书涵足够的重视,自信满满等待对方点头。

  然后,下一秒,他被打脸了。霍书涵看都没看他,淡淡道:“让他出去。”

  这话自然是对程墨说的。

  程墨朝郭铭摊了摊手,做无奈状,道:“四郎,你都看到了。”

  不用我说了吧?

  到此地步,郭铭不好再赖下去,朝霍书涵行了一礼,再朝程墨拱拱手,道:“五郎,借一步说话。”

  程墨走出来,他一把拉住,走到院子中,道:“不知令妹喜欢什么?只要令妹喜欢的,就是上天入地,我也给她弄来。”

  程墨嘴角抽了抽,道:“她什么也不缺。”

  郭铭跑到府门口,从小厮那里取了礼物,再跑进来,递给程墨,道:“小小心意,还请不要嫌弃。”

  程墨无语,我真的不是贪图你的礼物啊。他不接,道:“舍妹一向管我管得严,我要乱收礼物,晚上就没饭吃了。”

  开玩笑,得罪谁也不敢得罪她啊,这位可是比公主还尊贵的存在。

  “啊?”郭铭傻眼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09183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