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38章 固执的人

第238章 固执的人

  第二天,狗子打开大门,一眼瞧见郭铭那张笑脸,然后,一碇银子亮瞎了他的狗眼。

  “烦请通报一声,某求见五郎。”这次,郭铭学乖了,先用银子开路。

  狗子接过银子,神色缓和很多,道:“等着。”

  程墨在练箭,听到狗子禀报,一箭射中靶子,头也不回道:“让他回去。”

  这人一副色狼样,是个女人都会被吓跑啦,何况霍书涵?本来还拿不定主意,这下直接拉黑名单了,他是绝对没指望了。

  狗子刚收了人家好大一碇银子,看在银子的份上,想帮人家说两句好话,还没开口,程墨已道:“怎么还不走?”

  “诺。”狗子悻悻回去了。

  “不见?”郭铭道:“你家姑娘怎么说?”

  说话间,小厮识相地再递上一碇银子。

  这次,狗子没接,他有些茫然,道:“我家姑娘?”

  赵雨菲还没过门,奴仆下人都叫她赵姑娘,难道这人打赵姑娘主意?狗子上下打量郭铭几眼,见他桃花上面的样子,随即怒了,道:“不在!”

  真不是好东西,居然打未来主母的主意,这还了得?狗子差点拿大扫把赶他走。

  郭铭还想问怎么不在,狗子转身入内了。

  他转头看了靠在门框上的黄六一眼,见黄六没注意他,忙冲进去。

  程府格局简单,只有两进,他直接朝月洞门走。

  赵雨菲去厨房看早点准备好了没,转过庑廊,只见一个锦衣青年男子站在芍药旁东张西望,不由大吃一惊,道:“你是谁?谁让你进来的?”

  狗子真是越来越过分了,居然放陌生男子入内。

  郭铭开始以为她是程墨的妾侍,待看清她梳的是姑娘家的发髻,也大吃一惊,道:“你是谁,为何在这里?”

  这是我该问你的吧?赵雨菲气笑了,对跟在后头的翠花道:“去请阿郎过来。”

  翠花飞奔而去,刚进花园便嚷嚷:“阿郎,有人调戏姑娘。”

  “什么?”程墨一分神,箭脱了靶。

  “来了一个登徒子,调戏姑娘呢,阿郎快去。”翠花跺脚道。真是太过分了,居然问自家姑娘是谁。

  程墨赶到的时候,赵雨菲正和郭铭大眼瞪小眼,两人都以为对方神经搭错线,才会在这个时间,这个地点出现。

  “郭四郎?你怎么在这里?狗子呢?”程墨最后一句问翠花。

  翠花气鼓鼓道:“婢女找他去。”

  郭铭一见程墨便指着赵雨菲跳脚道:“五郎,这女子……这女子是谁?”

  太可怕了,怎么一觉醒来,倾国倾城的美人儿便变成如此难看的庸胎俗粉?枉费他一番思念之情啊,他可是五更天便在这儿等着了,就为了给美人儿一个惊喜。

  程墨嘴角抽了抽,道:“你怎么进我家后宅?这就是永春侯府的教养吗?”

  没有主人引荐,擅自进人家后院,是非常失礼的事,古板认真些的男主人,会以为头上的帽子绿油油了。这也是霍显两次叫程墨过去,程墨却要霍光引荐,霍光还帮程墨说话的原因了。

  郭铭脸胀得通红,他只是想见美人心切,又想已经跟程墨很熟了,这不是见过他妹妹了嘛,也算通家之好啦,就不用计较那么多了。可是程墨这么一说,他真恨不得地上裂开一条缝,可以让他钻进去。

  赵雨菲道:“你们认识?”

  程墨点头:“认识。他没对你怎样吧?”

  要是真的调戏自己未来老婆,哪怕他是永春侯唯一的继承人,程墨也排打断他的狗腿不可。这事,绝对无法忍。

  赵雨菲还没出声,郭铭倒像受了多大羞辱似的叫了起来:“我对她怎样?怎么可能!就她这长相,不对我怎样我就烧高香了。”

  赵雨菲瞬间黑了脸。她虽然脾气好,但也受不了这样的羞辱。

  那就是没有了。程墨桃花眼深深看着郭铭,道:“这位是我未过门的妻子,你向她赔礼。”

  “啥?”郭铭很意外,再看赵雨菲一眼,还是觉得这女子是庸脂俗粉没错,他对程墨的眼光深表怀疑,可眼前这人是未来大妗子,倒不好得罪,要不然在小姑子面前说他坏话,就惨了。

  他拱了拱手,道:“某失礼之处,还请大娘子勿怪。”

  赵雨菲气极,眼望别处,不理他。

  “走吧,去厅堂用茶。”程墨道。你今天要不把擅闯我后院,冲撞我未来老婆的事说清楚,我跟你没完。

  两人到了前院,在堂上分宾主坐下,程墨不说话,只是拿眼看郭铭。

  郭铭被他看得毛骨悚然,干笑道:“我想见令妹一面,呈上我的心意。没想到刚进后院,便遇上大娘子。”

  说着,从怀里掏出一封用锦囊装的信,估计是情书。这货大清早的,送情书来了?

  程墨哭笑不得,道:“舍妹眼高于顶,一般男子不放在她眼里也是常事。四郎条件这么好,何必在舍妹这棵树上吊死?不如另择淑女。”

  直接劝他放弃了。

  郭铭一听急了,道:“那怎么行?我活了二十二年,一直没有娶亲,就是为了等令妹啊。我非令妹不娶。”他想起一事,道:“对了,不知令妹闺名是什么?”

  女子的闺名哪能随便告诉陌生男子?就算说亲,也要男方行问名之礼,才能写了送过去。他这是把霍书涵当成自己妻子了。

  程墨道:“舍妹昨晚跟我说,你不中她的意。”

  这话够直接,郭铭却无动于衷,固执地道:“我一片诚心,令妹总有被我打动的一天。大舅哥,哦,不,五郎,只要你玉成此事,我永感承情。”

  “爱莫能助。”程墨说着站起身,道:“不送。”

  郭铭跟着站起来,道:“除非令妹亲口对我这么说,要不然我不会放弃的。”

  他何曾见过这么美的美人儿?天仙也不过如此,错过这个村,就没这个店了。

  还耍赖了?程墨道:“舍妹很快就要订亲,你再等也没用。”说完,转身走了。

  郭铭追到院子里,喊:“说的是谁家?”

  管你说的是谁家,我都要撬墙角,让你们一拍两散,我好乘虚而入。郭铭想着,随时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09183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