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39章 作死

第239章 作死

  第三天,郭铭准时到程府报告。程墨不让他进府,他便让人去宜安居买一套官帽椅,摆在府门前的空地上,磨好墨,铺好绢,开始作画,画的是那天看到的美人儿。

  他画画上有天赋,曾延请名师指导过一段时间。

  邻居们好奇,又不敢上前看,远远地围观。

  昨天因为一不留神被他闯到后院,狗子被打十棍,罚三个月例银,这还是因为赵雨菲心软,要不然早被赶出府了。这会儿看他,如看仇人,眼神跟刀子似的,嗖嗖的。

  程墨听说郭铭在府门前作画,第一反应便是:“他脑袋进水了吧?”

  “阿郎快去看看吧,围了好多人。”狗子气愤愤道:“要是传出去,人家会说闲话的。”

  程墨挑眉看他:“说什么闲话?我最不怕的就是闲话了。”

  穿到这儿后,闲话什么时候断过?要是怕,他早不用活了。

  从清早画到正午,郭铭总算把美人儿的面部轮廓画好了,这是工笔画啊,很费工的。为了画出女神的神采,他昨晚打了一夜草稿呢。

  黄六和何十一直站在台阶上看热闹,开始兴致勃勃,越看脸越黑,这不是他们家姑娘么?大门口画他们家姑娘的画像,是要干啥?

  两人对望一眼,何十点了点头,转身走了。

  黄六冷冷看他,眼神跟狗子有得一拼。

  郭铭自是不会把两个奴仆的不满放在眼里,晾干墨,小心翼翼收好,小厮过来收拾桌子,提了食盒,摆了四碟子点心。这是准备吃点心了。

  勋贵人家同样一日两餐,中间要是饿了,会吃些点心垫垫肚。半上午郭铭光顾作画,没吃,这会儿早饿了,擦了手,拿起一块点心放进嘴里。

  黄六和狗子一起收红包,已经收出感情了,黄六阴沉着脸,和狗子耳语两句,狗子转身入内。

  “什么?他画霍姑娘的画像?”程墨吃惊道。

  不带这么作死的,他以为霍书涵是谁?这个时代,可没有模特一说,仕女图有,但多是文人墨客流连青楼之后,为相好的妓/女作画,而且这些画,大多会流传出去,不知落到什么男人手里。

  霍书涵身份贵重,岂能这样渎赎?

  程墨匆匆赶到府门口,扬声喊:“郭四郎,你做什么?”

  郭铭见他总算肯出来了,洋洋得意道:“五郎,可要吃些点心么?这是我府里特地请的点心厨子做的,用料上乘……”

  程墨截口道:“你画了舍妹的画像?赶紧拿出来,要不然要大祸临头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。”郭铭仰天大笑,潇洒地甩了甩衣袖,道:“令妹天姿国色,恍如仙子,我是一见倾心,不能忘怀啊。既然令妹什么都不缺,我唯有以此画作,聊表寸心。”

  他是真心想为美人儿画一幅画,希望能打动美人心的芳心。

  若霍书涵真是程墨的妹妹,说明原讳,又有先前求亲被拒的经过,程墨最多揍他一顿,没收他的画作。可霍书涵绝对是不能惹的人物,程墨因为隐瞒她的身份在先,致使郭铭判断失误,原要拉他一把,没想到郭铭自己要作死,他也是无语了。

  “把画交出来,赶紧回去吧。”程墨面无表情道。

  郭铭哪肯,道:“要画像也行,请令妹出来一见。”

  他不信他这么好的条件人品,程氏会拒绝,说不定程氏也对他一见钟情,是程墨暗中作梗呢。

  程墨还要再劝,霍书涵来了。

  她俏脸如寒霜,一眼没瞧郭铭,而是定定看着程墨道:“你干的好事!”

  都是你出什么鬼主意,要在这些人家中挑选,现在好了,招惹来疯子了。

  程墨摸了摸鼻子苦笑,还没说话,郭铭已深深躬身,道:“程姑娘,我想得你好苦。你我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,若不喜结连理,岂不可惜?还请程姑娘跟令兄说说,允了这门亲事。”

  这是指责他棒打鸳鸯吗?程墨苦笑,果然是疯子,还疯得不轻。

  霍书涵哪去理他,横了程墨一眼,道:“你自己把手尾处理好。”

  她好看的大眼睛这么一横,风情无限,郭铭口水都流出来了,只要能讨得她欢喜,要天上的月亮,他也搬梯子去摘啊。

  程墨道:“他要你一句实话,你跟他说了吧。”

  霍书涵又横了程墨一眼,迈步入内。特地坐车赶来,怎么着也得歇歇再回去嘛,而且程墨这里中午是有丰盛午餐的,大将军府依然保持一日两餐的习俗。

  郭铭见她进去,要跟进去,被程墨拦住了,道:“看见没?现在你还以为她钟情于你吗?”

  人家看都不愿意看你一眼,话都不肯跟你说一句,这也叫钟情?别开玩笑了。

  郭铭绞尽脑汁想了这么一出,大太阳底下画了半天画,好不容易才把美人儿盼来,眼见美人儿就这么走了,怎么甘心?他想把程墨推开,情急之下,力气用大了,程墨没防备他突然出手,一推之下,整个人向内侧跌去。

  霍书涵迈过门槛,走了两步,背后重物袭来,她同样没防备,一下子被扑倒在地。

  沉重的身躯压在身上,压得她喘不过气,地上青砖又咯得她胸腹生疼。

  程墨只觉身下柔软无骨,如卧在棉花上,鼻上是淡淡的香味儿,不由痴了,一时竟忘了爬起来。

  陡然变生不测,黄六等侍卫大惊,忙喊站在门口台阶下的青萝:“快扶姑娘起来。”

  青萝跑过来一看,大惊,斥责道:“程五郎,你做什么?”

  这么欺负我家姑娘,你是不想活了么?

  程墨苦笑道:“我也是受害者。”

  他手脚并用,爬了起来,右手无意间碰到霍书涵的手背,只觉解手处滑如凝脂,好象被电了一下,后脑勺有电流流过。

  霍书涵见他趁机揩油,无语得很。

  郭铭见“程家兄妹”跌作一团,不由瞪大了眼,又想,美人儿果然是美人儿,无论什么姿势都是最美的,连跌倒的姿势也迷人得很。他心神激荡,上前要扶霍书涵,青萝一巴掌狠狠抽在他脸上,怒道:“干什么!”

  吃了豹子胆么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09622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