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41章 要事业

第241章 要事业

  霍书涵冷冷清清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家父姓霍,名讳光,字子孟。”

  霍光霍子孟,当朝第一人。郭铭无法把霍光与眼前的美人儿联系起来,茫然很久,转头问程墨:“她说什么?你不是说她是你的妹妹吗?”

  当日程墨亲口承认窗口的美人儿便是他的妹妹,说亲的对像,要不然他怎会如此费尽心机讨好于她?

  “咳咳咳,”程墨又被口水呛着了,咳了半天,苦笑道:“说是妹妹也对,她是我的师妹。姓霍,族中排行第七。”

  满京城只有一个霍七姑娘,只此一家,别无分号。

  郭铭心里的怒火被冰水浇灭了,心里只有悲凉。谁不知道前些天安国公上奏折请求皇帝废黜皇后,便是要皇后上官氏为霍七姑娘让位?眼前是未来的皇后,自己被她的婢女打一耳光算什么?若她进了宫,她的婢女就是要了他的小命,也是分分钟钟的事。可笑自己还费尽心机,想要抱得美人归。

  “哈哈哈!”郭铭笑得眼泪都出来了,笑声越来越悲怆,最后揪住程墨的衣领,恨声道:“既是霍七姑娘,何用择婿?你玩弄勋贵于股掌之上,想干什么?”

  “放手。”程墨拍拍他的手背,道:“这是在府门口呢,我们入内细说。”

  围观的邻居们可都竖起耳朵睁大眼睛看着听着呢,大家好歹是勋贵啊,别让平头百姓笑话。

  郭铭满腔怒火化为悲愤,哪里肯放手,咬牙切齿道:“你要不给一个说法,我跟你没完。”

  “你要怎么个没完法?”霍书涵道:“就是告御状又如何?”

  告到皇帝跟前,皇帝不用听他说第二句,立即袒护程墨;要找霍光,更惨,霍光一听,你这货敢觊觎我女儿,那还了得,不让你充军流放算好的了。所以,不管郭铭怎么折腾,只能哑巴吃黄莲,有苦说不出。霍书涵完全有恃无恐。

  郭铭想了想,还真不能拿她怎么样,他立即转向程墨,道:“既说是令妹,我只认令妹,别的全然不管。”

  你放出风声说有孪生妹妹要说亲,那就得把妹妹嫁我,要不然我跟你没完。他的意思,程墨懂。他无奈指了指霍书涵,“她确实是我师妹,真的要说亲。这不是让你上门求亲么,有什么问题?”

  推给霍光,所有问题都解决了。

  郭铭也不傻,哪肯答应,道:“是令妹,不是师妹。”

  认死理讲究起来,妹妹跟师妹当然不同,一个有血缘关系,一个完全没有。现在郭铭就死揪这点不放。

  “就算我妹妹要说亲,不也没说给你?”程墨火了,道:“你在这里纠缠什么?”

  一开始就是他死缠烂打,霍书涵压根儿没看上他好不好,这会儿倒像放定后上当受骗似的。

  郭铭不甘心,道:“你玩弄天下人在先,还有理了?今天我们不把话说清楚不算完。你亲口跟我说,令妹要说亲,对?现在却说是令师妹,我这就去问问会昌伯,你可有妹妹,再叫上曾来求亲的人家,一同过来讨个说法。”

  这是要把事情闹大了。既然你有皇帝护着,霍书涵又有霍光当挡箭牌,我拿你们没办法,那我把你们骗婚的事闹得沸沸扬扬,且看以后谁敢娶霍书涵。哼,霍书涵嫁不出去,就等着当老姑娘。

  他说完转身便走。

  程墨和霍书涵对望一眼,程墨道:“四郎停步,有话好说。”抢上拉住他,道:“强扭的瓜不甜,就算你费尽心机把霍姑娘娶回家,琴瑟不谐,日子也不好过,何必呢?不如听我一声劝,此事作罢。我知你一向才学广博,志存高远,早有意向霍大将军举荐你。”

  郭铭是聪明人,怎会听不出程墨的弦外之音?他脚步一顿,看了站在原地不动的霍书涵一眼,神情犹豫。

  动摇就好办。程墨拉他到厅堂坐下,道:“令尊年富力强,想来还有二三十年的寿数,真到袭爵时,只怕你早就当爷爷了。不如先谋个前程。”

  要美人还是官职,你挑一样。要美人可能鸡飞蛋打,半分好处也没有,要官职的话,还可以商量。

  郭铭理智上觉得,还是谋个官职,有好处不拿白不拿啊,可脑子里转来转去,尽是霍书涵的倩影,她冷冷淡淡却雍容华贵的样子,叫人看也看不够。

  程墨不催他,吩咐上茶具,煎水烹茶。

  水沸了,茶好了,茶凉了,他的眉眼依然纠成一团。良久,才抬头道:“我能不能和霍姑娘说两句话?”

  刚才那样的情景,美人儿恼了,说了气话也未可知,不再问一次,他死不瞑目。

  程墨叫榆树进来,道:“去看霍姑娘可在府中,若是回大将军府,待我修书一封,你送去给她。”

  修书什么的,说给郭铭听,告诉他,我很有诚意解决这件事。

  郭铭很满意,朝程墨微微颌。

  榆树道:“霍姑娘没走,在后院呢,要去请她么?”

  霍书涵去后院看顾盼儿和孩子了,这会儿正抱着没满月的孩子稀罕得不行呢。听说程墨请她过去,道:“文房四宝上来。”

  提笔写了两个字,道:“告诉你家阿郎,拿给他看后,收回来。”

  一字不给他,可见对他是何等地厌恶了。

  郭铭看竹简上孤孤单单两个字:不见,不由悲从心来,眼眶儿都红了,喉咙里酸楚难言。我这么爱你,你怎么能如何绝情?

  程墨把一杯热茶放他面前,道:“想哭,就哭出来,不丢人。”

  郭铭瞬间怒了,道:“谁想哭了?”

  你才想哭,你全家都想哭。

  程墨勾了勾唇角,道:“死心了么?”

  不死心也没办法啊,人家见都不想见他,何况别的?郭铭头颅抬得高高的,眼望横梁,道:“大丈夫当以事业为重,你什么时候把我引荐给霍大将军?”

  想得开就好。程墨笑眯眯道:“总得我能出府。你且安心等十天,十天过后,我便向霍大将军引荐你。”

  “哼!”郭铭得到准信,横了他一眼,起身走了。

  这算什么?程墨摸了摸鼻子,觉得自己真是闲得蛋疼,没事揽事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11281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