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43章 不敢造次(求票票)

第243章 不敢造次(求票票)

  “禁足的感觉怎么样?”霍光低头看奏折,随口道。

  郭铭震惊了,霍大将军待程五郎果然与众不同,这是对待自家子侄的节奏啊。

  程墨苦着脸道:“不好。”

  “嗯。”霍光满意了,提笔在奏折上写几个字,放下奏折,又拿起一卷,道:“回去吧。”

  郭铭向程五郎又是打手势又是使眼色,程墨递给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,道:“大将军,属下向您举荐一人,这位永春侯府的郭四郎,才学广博,志存高远……”

  话说没完,霍光打断道:“出去吧。”

  郭铭这些天绞尽脑汁写了一封冶国方略,本想借程墨引荐的机会递上去,引起霍光的关注,希望能籍此得个实缺,没想到霍光对他完全不感冒,看都没看他一眼。这一点,跟霍书涵对他一模一样。

  他招谁惹谁了?

  程墨也微微怔了一下,看了郭铭一眼,道:“诺。”随即拉着一脸不甘的郭铭出来。

  院子里很多等候召见的官员见程墨这么快出来,都很意外。

  两人刚走到廓下,郭铭便挣脱开程墨,道:“程五郎,你答应帮我引荐给霍大将军的。”

  程墨桃花眼眨呀眨的,道:“我引荐了啊,刚才你没听见么?那我再说一遍。”

  “可是霍大将军并没有……并没有……”郭铭悲愤了,他做梦都在等这一天啊,霍光咋能不理他呢?

  郭铭的声音太大了,本就竖起耳朵紧盯这里的官员都听见了,顿时哗然,敢情人家走后门啊,没想到程五郎居然开通新业务,不约而同的,一个个眼冒绿光,围了过来。

  郭铭一看形势不对,大急,道:“你们?”

  这是要干什么?

  程墨朝众官员拱了拱手,道:“诸位再会。”一扯郭铭的衣袖,走了。

  一路上,郭铭都在问:“现在怎么办?你答应帮我引荐的,可不能丢下我不管。”

  其实在霍光面前提起他,帮他说好话,就是引荐了,郭铭名利业太重,非要个结果,要不然觉得自己吃亏。

  程墨被他唠叨得心烦,道:“你以为我是谁,能逼着霍大将军重用你?”

  那倒也是,郭铭老实了。

  两人在岔道口分手,程墨回府一问,霍书涵在后院和赵雨菲说话呢。程墨走到后院,只见女儿睡着了,霍书涵和赵雨菲、顾盼儿围坐在摇篮边悄声说话,霍书涵脸上难得的浮现温柔神色。

  她五官较为立体,平时又常面无表情,给人冰山美人的感觉,这时神色稍稍和缓些,恍如冰雪融化,春暖花开。

  “五郎回来了。”顾盼儿先瞧见他,站了起来。赵雨菲也跟着站起来,唯有霍书涵端坐不动。

  不知怎的,程墨看到赵雨菲,突然有点心虚,脸上却堆了笑,道:“你们谈什么呢?”

  “说孩子呢。”顾盼儿含笑道。

  程墨深深看了霍书涵一眼,道:“我有事和霍姑娘说。”又对赵雨菲道:“准备午餐吧。”

  赵雨菲应了一声,霍书涵默默起身,和程墨去书房了。

  那天青萝从程府回去,便向她禀报找程墨之事,跪下请求责罚。她没罚她,而是保持沉默。她对这件事有种奇异的观望感,不强求,也没拒绝,只当自己是一个旁观者,静观事态的发展。

  或许跟最近霍显没有逼迫她太过有关,难得有一点空间,她倒自在起来了。

  两人在书房坐定,榆树依旧摆上茶具。佳人就在对面,程墨却不知如何开口。要说主人没有允许,青萝胆敢跑来乱说,那是不可能的,她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
  水沸了,茶香飘散在屋内,两人各自喝了一杯茶,程墨依旧不说话。霍书涵瞟他一眼,道:“你不是有事跟我说么?”

  “这个么……是这样,”程墨话到嘴边,突然转了向,道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  “啊?”霍书涵没想到他突然这么问,小嘴张成圆型,有些不知所措,不过她素来镇定,很快倨傲瞟了程墨一眼,道:“随便走走,不行么?”

  行,太行了。程墨“哦”了一声。

  两人又沉默起来,直到赵雨菲过来道:“五郎,可以用膳了。不如先用膳,用完膳你们再接着谈?”

  还接着谈呢,这哪谈得下去?

  霍书涵是贵客,赵雨菲安排好一切,自去和顾盼儿、许平君吃饭了。

  程墨和霍书涵沉默吃完饭,霍书涵告辞。

  程墨没有挽留,送霍书涵上了马车,看那辆加长版马车渐渐远去,程墨苦笑摸了摸鼻子,心想活了两世,什么时候这样前怕狼后怕虎了,不就是一个女人么,怕她干什么?

  马车里,青萝道:“程五郎可说什么了?”

  今天籍着程墨能出府,霍书涵过来瞧瞧,没想到一呆就是大半天,她虽没说来做什么,青萝却以为她来问程墨要一个准信。

  霍书涵摇了摇头。

  “这个懦夫!平时看着天不怕地不怕的,真遇到事,一点用没有。”青萝气愤愤道。她对霍书涵的条件很有信心,一丁点没有程墨不喜欢自家姑娘的想法,他不肯说,一定是不敢说了。

  “明天我找他去。”青萝道:“非让他托媒上门求亲不可。”

  人家是强娶,青萝大姐是要强嫁啊。

  霍书涵白了她一眼,道:“不用。”

  其实程墨想说又不敢说的神情她全看在眼里,若说他对自己没那个意思,她是不信的。

  姑娘既说不用,青萝自是不敢造次。

  程墨既得自由,一帮损友如祝三哥等人,自然要约他去松竹馆一醉方休,如此闹了三四天,程墨接到霍书涵的请柬,请他去田庄散心。

  春末夏初的季节,射猎显然不合适,去田庄散散心,沟通沟通感情,正好。

  程墨欣然答应,向昭帝和杜大儒告了两天假,第二天清早,去大将军府接了霍书涵,一行人朝东城门而去。

  霍家的田庄位于东城城郊,离城约二十里,路途平坦,中午时分便到了。

  程墨骑在马上,极目远望,农作物长得正好,田地间不少农夫忙着耕作,远远望见一行人过来,都停下手里的活,赶到路边迎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15218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