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44章 情定

第244章 情定

  程墨勒了马,打算来一出亲民戏码,没想到马车没停,径直过去了。

  走了一柱香,绕过一个极大的池塘,在一座白墙黑瓦的院子面前停下,霍书涵在青萝的虚扶下下车,径直进去了。

  不像是来度假,倒像生气了。

  奴仆们抬了箱笼进去,霍书涵洗了澡,青萝过来请程墨:“姑娘请五郎君过去。”

  程墨居前院,霍书涵居后院。

  程墨抬头望望突然暗下来的天空,道:“吩咐厨子准备午膳。走吧。”

  “诺。”青萝应了一声,转身去厨房。

  后院好大一片空地,种满桃树,桃子累累,隐约露出一角屋檐,程墨走近一看,却是一个八角亭,八根翠绿色的圆柱雕八种乐器,亭中一个身着素白色曲裾的少女坐于席上,面前一张几案,案上一套茶具,小泥炉上,小铜壶的壶嘴冒出袅袅白烟。

  程墨看得呆了。

  墨发微动,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转过来,霍书涵道:“你来了?”

  水已沸,人却没有到,她本想把水倒了,再煮一壶,没想到一转身,却瞧见站在桃树下那张俊脸。

  平平常常的一声,却像穿越千年时光而来,好象前世今生,她一直在这里等他。程墨喉头堵住了,张了张嘴,发不出声音。

  “坐呀。”霍书涵觉得他怪怪的,白哲的肌肤绯红,双眼似有无尽心事要倾吐。

  “好。”程墨强抑心如鼓擂,进亭,在她对面的席子上坐了。

  程墨持壶泡茶,三杯茶罢,两人又相对无言。

  霍书涵被他看得脸热心跳,道:“去外面走走吧,后面是一片竹林,倒凉爽。”

  程墨想说天阴,可能要下雨,嘴上却道:“好。”

  好象在她面前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小角门,只见一条小路蜿蜒伸向远处,小路尽头是一片竹林。程墨走在前头,走了一段,咳了一声,道:“前些天青萝来找我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轻轻的一声儿。

  程墨瞧不见她的神情,等半天没听她接话,遂回头看。刚回头,陡然一阵大风,刮得人眼睛睁不开,风过去,豆大的雨哗啦啦落下来,打得人脸上生疼。

  这天气,太诡异了。

  程墨努力睁开一条缝,雨帘隔断视线,只能看到霍书涵模糊的身影,他抢过去道:“你还好吗?”

  这么大雨,她怎么受得住?

  霍书涵张开嘴,雨水直往嘴里灌,她干脆不说了,扯扯程墨的衣袖,指了指来时的路,意思是回去。这个时候,只能回去了。

  泥土路遇暴雨,泥泞难行。程墨扶着霍书涵,衣袖挡在她头顶,为她遮雨,霍书涵头靠在他肩头犹自不觉。

  程墨手扶她纤腰,她全身的重量倒有一半在他身上,程墨心跳加速,呼吸粗重,雨水打湿衣服,身形无所隐藏,好在雨太大,视线不明,丑态才没为霍书涵所察。

  万幸的是,刚才只走一小段路,可两人举步维艰,这么一小段路,走了足足一柱香,才隐约望见院子。

  小角门儿大开,榆树和青萝撑伞焦急的在角门口等候,一见他们的身影,飞奔过去。跑得急了,青萝一跤跌倒,又手脚并用爬起来。

  “阿郎,是你么?”榆树喊着,跑了过来,双手奋力高举,把手里的伞挡在程墨头顶,自己被雨淋湿。

  跌倒爬起来,爬起来再跌倒的青萝好不容易赶到两人身边,见自家姑娘整个人依在程墨怀里,呆了一下,叫了一声:“姑娘。”

  榆树自然是早就看见了,对青萝道:“你让开,别挡阿郎的路。”

  青萝让开让两人过去,和榆树跟在后面,心里默默地想,两人这是好上了吗?

  回到院子,梳洗更衣喝姜水,好一通忙碌,待得收拾好,坐到几案前,霍书涵神情无波,只妙目看向程墨时,有些笑意。这人,也不全是木头嘛,居然懂得借机揩油。

  刚刚那么亲热,霍书涵没有大发脾气,可见对他有情了。

  程墨咳了一声,道:“我会跟师父提的,只盼师母不要反应过激才好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得配合我一下,我们这么做……”程墨低低说了几句。窗外风雨大作,哪怕隔墙有耳,也听不清了。

  “嗯。”

  两人商量了好一会儿,敲定细节,程墨才喊:“传膳吧。”

  门口候着的青萝应了一声,很快,各种产自田庄的时鲜菜肴一一端了上来。

  这所田庄离城较近,道路平坦,霍书涵几位兄长时常过来玩乐,厨子的手艺是极好的,虽是普通菜蔬,味道着实不错。

  两人对坐吃饭,偶尔抬头,视线在空间碰撞,便相视一笑,温馨无限。

  饭后,两人移到八角亭中赏雨喝茶……

  这场雨直到黄昏才歇,两人携手在桃林中漫步……

  第二天清早,程墨起床,推开门,好大的太阳,金黄的阳光洒在窗前的花花草草上,晃得人睁不开眼睛。昨天那场豪雨,恍如一场梦。

  程墨心头浮起那张美到极致的俏脸,嘴角上扬,那笑,直从眼里溢出来。

  又厮混到黄昏,才登车上马回城。

  道路泥泞难走,车队走得极慢。霍书涵坐在车中,一双妙目跟随骑在马上那个宽肩蜂腰的背影移动,脸上带了笑。

  青萝笑着打趣道:“五郎君长得可好了。”

  你怎么看都看不够啊。

  霍书涵依然目不转睛看着马上那人,温声道:“他本来就长得好。”

  初见时,就觉得这人长得俊,就是太无礼了些。

  程墨感觉到身后的视线,时不时回头。

  直到天黑透了,一行人才赶到城下,城上放下吊篮,旺财把大将军府的腰牌放进篮中,守卒验过无误,打开城门。

  进城后道路好走,很快到了大将军府,霍书涵透过车窗凝视程墨一息,吩咐道:“进府。”

  程墨目送马车消失在朱漆大门中,上前对要关府门的门子道:“烦请禀报大将军,程五郎有要事求见。”

  霍光在批奏折,听说程墨求见,道:“他回来了?”

  霍书涵去田庄散心,邀了程墨同去,他是知道的,不过是找个玩伴,他并不放在心上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15218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