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49章 晕厥

第249章 晕厥

  接连几天,程墨都在华府,和华健一起研究怎么熬制阿胶。前世看电视剧,好象很容易熬制的样子,真到自己动手,却有些无处着力的感觉。

  华健添减方子,买了几头驴,叫奴仆宰了剥皮,由徒弟们按方动手熬制,院子里又是血腥味又是药味,实在不好闻。

  程墨只知道制好的阿胶什么样,别的帮不上忙。可办法是他出的,方子是他提供的,华健每天一大早便派人去请他,等他来了才开工。

  试了几天,宰了七八只驴,废了好几锅药材,总算熬制出一锅胶了,杂质多得很。程墨吃了一点,难吃。

  用驴皮制药,从来没听说过,华健一直将信将疑,要不然也不会拉着程墨一起熬制。真能成胶,颇出乎他的意料,见程墨真的往嘴里送,表情复杂。

  程墨擦了擦手,道:“杂质太多了,不行。”

  “真的能吃?”华健问。

  其实说起来,原材料为驴皮,为什么不能吃呢?怎么也不会吃死人。只是华健当太医的时间长了,于药道上头,不免谨慎了些。

  程墨用小刀子切了一小块将凉的阿胶,道:“你尝尝。”

  华健嚼了咽下,过了一柱香时分,发现身体没有任何异样,总算放心。虽然药效有待验证,但不致置人死亡,要是验证确实有效,就可以呈给皇帝了。程墨把这东西说得神乎其神,或者皇帝吃了能康复,也无可知。

  华健想着,笑意直从眼里溢出来,吩咐奴仆道:“再宰一头驴。”

  程墨道:“华太医,方子还得调一下,要不然杂质太多,不能呈上去。”

  制作阿胶岂是那么容易的,要不然,怎么现代每一家制胶的药厂都有自己的老师傅呢?程墨知其然,不知其所以然,要不是华健根底扎实,只怕连这一锅也熬制不出来。

  华健信心大增,和程墨到厢房坐下探讨,话没说两句,小陆子慌慌张张跑进来,带着哭音儿道:“华太医快进宫,陛下……陛下不行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程墨和华健大吃一惊,程墨越遇大事越镇定,还能稳稳站起来。华健刚站起,腿软绵绵如踏在棉花上,一下子摔倒在地。

  程墨顾不得扶他,冲了出来,道:“陛下怎么了?”

  小陆子听到他的声音,冲进来,泪水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淌,眼里只有华健,越过程墨,拖起瘫在地上的华健就走。

  程墨抢上抱起迈不开步的华健,喝道:“备车!”

  有什么事,车上再说不迟,无论发生什么事,时间就是生命,先赶进宫再说。

  小陆子哭道:“车在外面。”

  不待他说第二句,程墨健步如飞,抱了华健飞快出府。果然府门口停了一辆马车,是小陆子乘坐来的。

  程墨把华健放好,小陆子也手脚并用,爬上车。程墨喝道:“走。”

  车夫驾起马车,如飞朝宫门赶。

  华健缓过气,问小陆子:“陛下怎么了?”

  昨天不是好好的么?

  小陆子哭道:“陛下如厕小半个时辰,一直没有出来,奴才们不放心,进去看,才发现陛下晕倒在地。呜呜呜,可怜的陛下。”

  “如厕?可是蹲太久了,站起来头晕眼花,以致晕厥?”程墨问。这是血压太低吧?

  小陆子边哭边点头,道:“五郎说得是。”

  怎么程五郎如亲眼所见?

  华健一听皇帝晕厥过去,急了,又想起一事,一拍大腿,道:“我的药箱。”

  好在黑子等人见程墨抱华健上车,不用吩咐,翻身上马,跟了过来。程墨让黑子回去取药箱,华健又特地交待拿几枚特制的针。

  马车如飞赶到宫门口,程墨抱华健下车,拿腰牌晃一下,便进宫去了。他们都是惯常进宫的,宫门守卫并没细查,倒是见华健被程墨如抱小孩似的抱在怀里,觉得好笑。

  这时赶时间,华健也不计较这个了。

  昭帝不省人事,在太医院的太医已经来了,诊了脉,围在一处议方子,不知哪里说岔了,吵成一团。

  霍光也到了,神色焦急,见程墨抱华健来,道:“快入内诊脉。”

  华健是昭帝的主治医生,用什么药,他最有发言权了。

  “放我下来。”到寝宫门口,华健道。

  程墨放下他,小陆子递上药箱,扶他进寝室去了。

  程墨向霍光行礼毕,在下首坐了,道:“大将军,陛下怎么样了?”

  他得等华健诊好脉,才能进去看望皇帝。

  这是霍书涵“寻死觅活”后,两人第一次见面,霍光只冷冷瞟他一眼,不理。

  好吧,您老人家气还没消,我理解。程墨安安静静坐着。

  等待的时间特别漫长,程墨觉得过了好久,华健还没出来,他叫过一个小内侍,道:“你去瞧瞧华太医诊好脉了没有?”

  怎么这么久呢。

  小内侍进去一小会儿出来,道:“华太医在为陛下施针。”

  昭帝血压太低晕迷,“血压”一词来自现代西方,这个时代并没有这个词,但医理相同,华健用刺激道的方法让他尽快醒过来。

  足足一个时辰,华健才浑身大汗淋漓,在小内侍的搀扶下走了出来。

  程墨和霍光齐声道:“陛下怎么样了?”

  华健虚弱地摇了摇头,道:“且看今晚能不能醒,要是能醒,精心调理,不再劳神,或可痊愈。”

  皇帝这次元气大伤,就算醒过来,没有一两年,只怕不能下床。想到自己尽心医治,皇帝却因为便秘以致酿此大祸,华太医不禁悲从中来,放声大哭。

  程墨入内,只见那个和他同年的少年,脸白如纸躺在龙床上。如果他前世学医,或者穿越时带医疗系统就好了。程墨默默想着,在昭帝床边坐下,俊脸没有一丝表情。

  华健大哭一场,提笔开方子。

  霍光把太医们的方子对比了,见只有两三味药不同,便让内侍按华健的方子煎药。

  程墨扶起昭帝,霍光喂药,一汤匙的药倒有一大半洒在衣领上,可见连吞咽都困难了。

  程墨看着心里难过,在他耳边轻声道:“陛下快快醒来,你还要亲政呢。”

  希望能激起他的求生,以意志战胜病魔,醒过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17138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