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53章 驾崩

第253章 驾崩

 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。

  一阵兵荒马乱后,华健暂时回家休息,明天再来,霍光因要禀事,所以留下。昭帝有很多话和程墨说,转念一想,这很多天,程墨一直衣不解带在榻前侍候,也该让他好好睡一觉,于是特准他回家。只是临走之前,他千叮万嘱,明天一定要早点来,弄得像生离死别似的。

  程墨回到久违的家,赵雨菲和顾盼儿齐齐扑进他怀里,温软的身子,熟悉的味道,让他身心彻底放松下来,只觉眼皮越来越沉重,再也睁不开。

  赵雨菲想和他说说这段时间的琐事,顾盼儿想和他说说女儿的趣事,两女齐齐张口,还没出声,只觉一个沉重的身体伏在两人肩头。程墨已沉沉睡去。

  他得有多累啊。

  两女心疼极了。

  程墨一觉睡到三更,然后被饿醒了,睁开眼见两女坐在床沿,目不转睛看他。虽然他长得帅,但被两个女人四只眼睛这么盯着看,也会感到不好意思嘛。

  “咳——”程墨出声。

  赵雨菲忙道:“翠花,快把鸡汤端来。”转过头问程墨:“可要加面片儿?”

  鸡汤是用整只老母鸡炖的,炖了两个时辰啦,早炖得稀烂,鸡汤黄油油的,一直放在灶上,灶火没有熄,就等程墨醒了,可以吃。

  程墨毫不犹豫立即点头,开玩笑,都饿醒了,现在他吃得下一头牛。

  女人看自己男人狼吞虎咽,有一种特别的满足感。围坐在程墨左右的两个女人此时都是一脸满足的样子,看程墨吃了一大碗鸡汤,飞快伸出碗,示意还要,都笑眯眯的。话说,这一大碗鸡汤,两个鸡腿,外加面片儿,她们两人一齐吃,都吃不完呢。

  吃第二碗了,肚里有东西垫着,程墨从容很多,这才现两个女人的目光,想起什么,道:“要不,你们也吃一点?”

  大家一起吃,就不用这么看着我了吧?

  要知道程墨在昭帝的寝宫这么多天,每天都是饿了才匆匆垫一点。不是寝宫没食物,而是昭帝昏迷不醒,整个未央宫愁云惨雾,时有哭声,谁有心情吃东西呢。

  昭帝昏迷第一天,程墨不停不休在他床边说话,十二个时辰粒米未进,之后虽然多少垫一点,不过是为了生存,哪有吃的心情?

  现在昭帝醒了,他吃什么都觉得香甜。

  两女齐齐摇头,只是含笑看他。

  第二碗快吃完时,门外一骑飞驰而来,马未停稳,来人便跳下马背,两步跨到门前,使劲拍门。

  这些天,主人不在家,狗子警醒很多,今天主人回来,他觉得放下一半守护门户的重任,不免睡得沉了点。

  拍门声实在太响了,把他从睡梦中惊醒。他迷迷糊糊起来,道:“谁呀?”

  天还没亮呢,什么事不能等天亮再说?

  刚拨下门栓,外面的人便推开门,闯了进来,越过他,直朝照壁走。

  “哎,你——”狗子叫了一声,听那人“哇”的一声哭,转过照壁了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?狗子忙把门关好,跟了过去。直追到月洞门,才追上那人,灯光下看得清楚,来人不是小6子是谁?难怪这样熟门熟路。

  “公公,你这是?”狗子奇怪极了,探头探脑看他,见他不停用袖子拭泪,可那泪还是跟泉水似的直往外涌。生什么事了?

  看守月洞门的小丫头好半天才起来开门,门刚开条缝,小6子边号哭边推门进去了。

  小丫头惊呆了,这是怎么了?

  夜深人静,一丁点声响便传得很远,程墨突然停筷,道:“什么声音?”

  怎么声音那么奇怪?大半夜的,谁哭得这样伤心?

  “五郎,五郎,”小6子站在院中,边号哭边叫唤。他不知程墨宿在哪间房,又悲伤又心慌意乱之下,哪能静心观察,哪间房有灯光?

  “小6子!”程墨脸色大变,手抖了一下,碗“咣当”一声掉在地上,吃了一半的鸡汤面片儿全洒在他衣襟上。

  “怎么了?”赵雨菲和顾盼儿相顾失色,她们从没见程墨这个样子。

  程墨顾不得鸡汤湿透衣襟,烫得胸腹疼,抢了出来,一把揪住小6子的衣领,喝道:“你不在宫中服侍陛下,大半夜跑这里哭什么?”

  其实,看到小6子这个样子,他早就知道了答案,不过是不愿承认而已。

  小6子放声大哭:“陛下驾崩了……”

  程墨往后便倒。

  听到动静过来,刚转过庑廊的刘病已远远瞧见程墨倒了下去,大惊,飞奔来扶,幸好扶到他的后脑勺,要不然他的后脑就磕在的地面上了。

  小6子兀自放声大哭,边哭边道:“二更一刻,霍大将军去偏殿歇息,寝室中只有奴才们侍候,二更三刻,陛下睡下了。三更一刻,中常侍过来,陛下已是鼻息全无。”

  竟是死得无声无息。

  这时是三更二刻,也就是说,他们现皇帝驾崩后,立即来报丧了。

  刘病已抱着晕过去的程墨,又是摸他心口又是摸他手脚,抬头对哭断肝肠的小6子道:“快别哭了,大哥晕过去啦。”

  小6子哪去听他的,哭得更大声了,道:“五郎一定去伴驾了,他和陛下生前要好,死后依然交好。”

  “……”喂,不带这么诅咒人的好吧。刘病已无语。

  在房中察觉不对劲的赵雨菲和顾盼儿刚走出房门,便听到小6子说什么“死后依然交好”,两人吓得魂都没了,只觉腿软软的,半分挪不动。

  程墨身材欣长,又长期锻炼,身体很沉,刘病已比他矮了几乎一个头,走的又是文弱书生路线,抱他实在吃力。见小6子帮不上忙,刚要喊人帮忙,转头见两女跌倒在地,忙道:“雨菲姐、盼儿姐,快过来帮忙,大哥晕过去了。”

  “晕过去了!”晕过去比死了强太多了,两女顿时有了力气,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,奔了过来。

  程墨面如金纸,呼吸微弱。

  在两女帮助下,刘病已抱程墨入内,放在床上,榆树赶去附近请大夫。大夫来后,一番急救,程墨总算醒过来了。

  他刚睁开眼,便吐了一大口血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1935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