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56章 允亲

第256章 允亲

  感谢北冰洋之北打赏。

  平时一会儿就到的路,程墨走了一柱香。

  朝臣们都散了,殿里光线有些暗,伴着殿门口随风摇晃的白幡,实在很吓人。

  程墨对候在门口的内侍道:“麻烦通报一声,程五郎求见大将军。”

  从昨晚进宫到现在,他还没有跟霍光说过一句话,不知这位已经无人制约的权臣心里在想什么。

  霍光倚着几案打盹。昨晚他刚躺下,便听到内侍们慌乱惊叫,说皇帝驾崩了。他悲痛欲绝,却没时间哭一声儿,而是一直忙到现在。他是上了年纪的人,连轴转十二个时辰,又是在如此悲痛的情况下,身体哪里吃得消?这一坐下,倦意阵阵袭来。

  内侍还没进去,不语听到外面说话,走了出来,道:“五郎君,你让大将军歇一会儿吧。”

  他实在不忍心叫醒霍光。

  程墨没说话。

  老年人觉浅,只这两声,霍光已被惊醒,道:“谁?”

  不语应道:“程五郎求见。”

  “让他进来吧。”霍光道:“传膳,我和五郎一起用膳。”

  他也一天粒米未进了。

  不语一副你面子真大的眼神。

  程墨不理他,进去,行礼道:“大将军。”然后在下首坐了。

  霍光哼了一声,道:“还叫老夫为大将军?”

  “师父?”以前没外人的时候,程墨这么称呼他,现在两人中间隔了一个霍书涵,程墨拿不准他是不是要把自己开除出门墙。再说,以前他对他青眼有加,是因为昭帝宠信他,现在昭帝已崩,他已没有利用价值了。

  霍光冷哼一声,瞪了他一眼,道:“你小子哭糊涂了吗?”

  “嗯?”程墨不明白。

  不语随后进来,道:“五郎君,先帝在时,曾替你向大将军求亲,你忘了吗?”

  当然没忘,可霍光认他这个女婿是有条件的,要他依军功升为中郎将才行。现在他一介布衣,连皇帝伴读都不是了,霍光怎么肯允这门亲事?

  霍光没有斥责不语。

  程墨是什么人?最会察言观色,脸皮又厚,胆子也大。他瞄了霍光一眼,张口便叫:“岳父。”

  霍光瞟了他一眼,没吱声。

  没反对,我就当你默认了。程墨道:“听说岳父议立昌邑王?不知可曾派人打听此人的品性才情?”

  托海昏侯墓的福,现代人没人不知道刘贺这货。他的前世今生在现代媒体强大的报道下,已是妇孺皆知了。这货可是只当了二十七天皇帝,就被您老人家废掉。还不如大家省事些,您老人家别立他废他,他也不用巴巴从巨野赶过来了。

  霍光脸色攸变,厉声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,敢议立皇储!来人,叉出去。”

  程墨一句话,成功让霍光没了和他一起吃饭的心情。

  两个内侍不由分说,架起程墨就走,程墨想挣扎,无奈一天没吃东西,又在灵堂前跪了一天,血脉不流通,手脚不灵活,哪里挣得开。

  看来,霍光是铁了心要立刘贺了。程墨不死心,叫道:“大将军,慎重啊。”

  称呼你为大将军,是希望你能为国家考虑,不要拿废立当儿戏啊。

  霍光气得只是叫:“叉出宫去,先帝没有发丧,不许出府。”

  其实他也是没办法才决定立刘贺啊。昭帝无子,只能按血缘远近,先从武帝的子孙中挑选。武帝的儿子们就不用考虑了,都死光啦。其中太子刘据被诬用盅术诅咒武帝,先起兵谋反,后被逼自杀,他的后代,可以直接排除。燕王刘旦同样谋反,子孙一样不用考虑。

  这样一个个算下来,只有刘髆是病死,没有犯恶,他的儿子,现在的昌邑王年龄也合适。十九岁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正是可以调教的年纪。不立他,立谁?

  两个孔武有力的内侍架起程墨,出了宫门,送上马车,对车夫道:“送回程府。”

  程墨还要下车,车夫扬鞭驾车,走得飞快。

  又是禁足,能不能换点新花样?程墨皱眉。

  程墨半夜进宫一直没有回府,又值皇帝驾崩的非常时期,赵雨菲和顾盼儿都非常焦急,派人在坊门口守着,只要程墨回来,马上来报。

  程墨半夜随小陆子进宫,这会儿又坐霍光的马车回府,程府的奴仆哪有看到?直到马车在府门口停下,狗子才惊觉阿郎回来了。

  到这时候,程墨也不抗争了,抗争也没用啊,宣旨的内侍已出城了,追不回来啊。

  “扶我下车。”程墨掀帘对坐在台阶上东张西望的狗子道。车夫跟赶去投胎似的飞奔,他被颠得浑身像散了架,连下车的力气也没有了。

  “阿郎回来了。”狗子大叫一声,跳了起来,扶程墨下车。大概太高兴了,待程墨站稳,丢下他径直跑进府里,一路叫:“阿郎回来了。”

  程墨站在门口摇了摇头,好吧,他知道狗子一向缺根弦。

  “五郎回来了!”赵雨菲和顾盼儿大喜,飞奔出来,一见程墨,却大吃一惊,两女停住脚步,不敢置信地看他,哭出了声。

  不过一天不见,翩翩美少年像变了个人,变得形容槁枯,眼窝深陷,嘴唇干裂。这还是那个有京城美男子之称的程五郎吗?

  “快扶我进去。”程墨苦笑道。这两人是怎么了,只是看着他哭,死的又不是他,哭什么呢。

  “五郎怎么成了这个样子?”赵雨菲泣不成声道。

  有邻居从家里出来,朝这边望了一眼,大概见程墨这个样子,紧走几步,要过来看究竟。顾盼儿忙道:“快扶五郎进去。”

  程墨扶了两人的肩头慢慢进了家门,重新坐在椅上时,黯然道:“陛下崩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两人应声。

  就在这时,门口一人走进来道:“大哥回来了?”

  却是刘病已。他的名字虽记入宗正寺,但皇帝驾崩,并没有人叫他进宫参加丧礼,完全当没他这号人。他也不在意,只是担心程墨。本来他要到宫门口探听情况,赵雨菲不让,他只能时时到府门口望上一眼。

  这会儿刚要去府门口看看,走到前院,听到说话声,便过来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19783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