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57章 奇葩

第257章 奇葩

  刘贺五岁时,父亲刘髆去世,他袭了爵,是为昌邑王。五岁的王爷,在封地是土皇帝般的存在,谁敢不顺着他?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越无法无天。

  宣诏的内侍丁荣到的时候,刘贺和几个美人正在玩人肉大战,听说有诏,光着上身,赤着双脚,只穿一条犊鼻裤便跑出来接旨。

  风尘仆仆的丁荣见他这副尊荣,着实吃了一惊,道:“还请王爷着装接旨。”

  你不穿朝服,谁相信你就是昌邑王?指不定是冒牌货呢,看你衣着举止,很有可能哦。

  接个旨还要着朝服?刘贺很不高兴,道:“把圣旨给我,我自己看就行。”

  不用你读,省得你摆谱。

  丁荣很无语,道:“奴才奉上官皇太后之命,前来宣旨。”

  反正在你无法证明自己是正品之前,我是不会宣读圣旨的。

  两人就这样僵住了。还是陪丁荣一起来,负保护之责的武空,打圆场道:“王爷,朝廷法度如此,丁公公不能违逆,还请王爷体谅。”

  程序得这么走,丁荣也没办法,你就不要为难他了。

  刘贺想了想,道:“既是朝廷法度如此,那算了,你等着,老子进府更衣。”

  大刺刺在宫人内侍仆从的簇拥下进府了,堂堂天朝正使就这样被丢在大路边吃土。

  丁荣连夜接了差事,一路晓行夜宿,就为早点接刘贺回京领祭,好让昭帝早点入土为安。这些天,一行人只顾赶路,每晚只睡一两个时辰的囫囵觉,好不容易赶到地头,想着新皇总得收拾行李,他们可以趁这时间吃个饭,睡一觉。没想到人家根本没请他们进府歇息的意思。

  丁荣在宫里日久,又得霍光信任,要不然也不会奉命出京宣旨。他一向养尊处优,哪里受过这种罪,这时又累又怒,脸一阵青一阵白。

  武空也很郁闷,不过他奉命保护丁荣,见他脸不好,担心他在烈日下晕倒,劝道:“公公不妨上车歇息一会儿。”

  起码车盖可以遮阳。

  丁荣摇了摇头,道:“不用。”

  给他脸看的是未来的皇帝,他只能受着忍着,还得上赶着巴结,要不然以后的日子怎么过?这个时候怎能上车?要是新皇以为他端架子,处处给他小鞋穿,他还能活下去吗?宫里有的是整治得人的法子。

  好在没等多久,身着亲王服饰,虽然穿得不甚齐整,但确实是亲王礼服的刘贺总算出来了。他来到丁荣面前,伸出手,摊开手掌,大刺刺道:“拿来。”

  接圣旨有接圣旨的流程。何况这份圣旨是新晋皇太后宣他进京领祭的诏书,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,都会大开中门请宣旨内侍进府,摆香案接旨。哪有他这样,就在路边,什么都没有,直接伸手要?

  丁荣差点没吐血,跟着这样的主子,可以想像,以后的日子不好过。

  刘贺见他没把圣旨递过来,瞪眼道:“干什么?”

  你非说要着装,我这不是把亲王礼服穿上了吗?怎么还不给?亲王服有几种,朝见皇帝、祭祀的朝服各不相同,还有一种是常服,也是亲王服的一种,但比较随意。这会儿,他穿的是祭祀那种,没穿对。

  接圣旨如见皇帝,应该穿上朝的朝服。

  丁荣被他一瞪,想着这人回到京城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帝,天下都是他的,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自己若非要他着朝服,摆香案,岂不是笑话?算了,给他。

  刘贺拿到诏书,颇有些心满意足,他可是特地去穿了亲王服的,也算拿得很辛苦了。可摊开一看,傻眼了,一个字都不认识。

  “还是你读。”刘贺把诏书塞回丁荣手里。

  丁荣怎么也没想到他不识字,见他把诏书当破布丢回来,气得差点没晕倒。

  武空看不过眼,道:“请王爷摆香案。”

  还要摆香案!你们事儿真多!刘贺不满道:“就这样读。”

  丁荣无奈,只好展开诏书,把上官皇太后宣他进京领祭的旨意说了。皇帝贺崩,上官樱晋为皇太后,是帝国位份最高的人,她的诏书如她亲至,却被刘贺这样对待,武空等人都颇为气愤。

  刘贺听说让他上京领祭,大喜,回头道:“把人叫上,备车,进京。”

  上京领祭是什么意思,他懂。所以迫不及待带了藩地的所有官员,连行李都没收拾,也不理此事是真的还是有人构陷,丢下宣旨内侍丁荣一行人,坐上马车,便朝京城进。

  望着前面浩浩荡荡众多车马,丁荣和武空相顾无言,他们实在没见过这样的奇葩。没办法,正主儿都走了,他们也只好跟上。

  可一路所见,却令他们大为愤怒,每到州郡,刘贺必定要求当地郡令献上美女。先帝刚崩,正是国丧期间,他又是帝国未来的继承人,相当于太子,如此纵于乐,很不应该。

  乐也就算了,毕竟地方官献上美女,美女表面很温顺。真正让他们无法接受的,是某天刘贺突然叫停车驾,指示随从把避在路旁的一个少女掳上车,就在车里胡天胡地。少女的哭声叫声让路人侧目,让他们这些从京里来的人十分羞愧。

  这样的事不止一起。

  武空的任务,是保护丁荣到昌邑国宣诏,然后护送刘贺进京,他本来应该跟在刘贺身边,保护他的安全。可刘贺的所作所为实在让他羞愧,他只好如实把情况写在信上,飞鸽传书进京。

  霍光接到信,震惊不已。

  消息通过各种渠道渐渐传进京中,大家都当新鲜事谈论,被勒令不许出府的程墨也听说了。他淡定得很,要是刘贺靠谱,怎么会只当二十七天皇帝,便被废黜?

  可他还是决定给霍光写信,让他赶紧改变主意,别真的弄到不好收拾。

  霍光接到他的信,沉吟良久,一声叹息,把信放在一旁。

  现在是个人都知道刘贺进京,是为了继位,这个时候再重新议立新皇,已经迟了。当初他力排众议,现在重新议立,岂不是自打耳光?

  再说,议立这么大的事,岂能如同儿戏?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19988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