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58章 着急

第258章 着急

  程墨被勒令不许出府这些天,一直闭门谢客,张清天天到程府探望,天天被吃闭门羹。

  张清担心他悲痛过度,出什么事,急得不行,让人抬了梯子,准备翻墙。

  刚爬上墙头,便见程墨坐在阴凉处看书,只是瘦削些,看起来还好。

  他刚要翻过去,小厮在下头道:“有人来了。”

  张清回头,只见一辆马车在府门口停下,从车上下来一个十七八岁的俏丽丫头,跟他一样敲门,让他吃惊的是,他吃闭门羹,人家进去了。

  他差点从梯上摔下来。

  “五郎,你好重色轻友啊。”

  连一个小小婢女在程墨心中的地位都比他高,张清的心在滴血,爬上墙头,要进去找程墨拼命,

  听到叫声,程墨抬头,惊讶道:“你在上头干什么?”

  好在程府是民居,围墙不高,要是如大将军府那样的高墙大院,岂不危险?

  张清站在墙头,就要往下跳,程墨忙道:“别跳别跳,给你拿梯子。”

  虽然围墙不高,但还是很危险的。

  张清顺着梯子下来,一眼见那个俏丽丫头站在院中,一脸不屑,不由怒了,道:“哪来的贱人?”

  老子都得翻墙,你倒从门里进来了,真是岂有此理。

  程墨苦笑道:“她是霍姑娘的婢女。青萝,你回去吧。”

  青萝应了一声,行了一礼,转身走了。自从霍光口头允婚,她总算肯向程墨行礼了。

  张清待她出了院子,气鼓鼓道:“你真是重色轻友。”

  霍姑娘的婢女能进来,他这兄弟倒不能了。

  程墨和他在椅上坐了,道:“狗子不知是你。青萝来,敲门声约好的。”

  张清依然不高兴,这些天他担心得吃不下睡不着,程墨倒还有心情跟霍七姑娘暗通款曲,真是白瞎了他一片心。

  他哪里知道程墨心中的悲痛呢。

  程墨不理他,取出锦囊中的锦书看了,脸上没有一丝表情。

  张清好奇,顾不上生气,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  程墨把信给他看,道:“青萝送来的。”

  昭帝死,程墨很悲痛。人在悲痛的时候有很多表现方法,程墨只想一个人静静,不愿意被人安慰,也不愿意羽林卫的同僚们天天往这里跑,只好闭门谢客。可外头的消息,他还是关心的,于是跟霍书涵约好,有什么消息,让青萝送过来。

  张清看上头写着刘贺强抢民女,抢了多少车,抢完民女又抢富绅,美人珠宝载了无数,不由目瞪口呆,道:“这样也可以?”

  他是进京当皇帝还是进京当强盗啊,这样搞法,霍光不理吗?

  刘贺一路张扬,劣迹斑斑,总算到京了。

  霍光原本打算亲率满朝文武到灞桥迎接,没想报信的人刚到,刘贺的车驾尾随其后,也到了。这下,霍光和朝臣们倒省了再跑一趟。

  武空交了差使,没有回府,先去找程墨。他一肚子火,不找人说说,会憋死的。

  程墨听完很沉默。

  “五郎,你怎么不说话?”什么想法好歹说一声啊,武空眉头皱得死紧死紧的,道:“那么多刘氏宗室,大将军为什么非要议立这个人?”

  他想不通。

  程墨道:“大将军的决定,不是我们能非议的。且看着吧。”

  要是霍光能姑息,刘贺也不会只当二十七天皇帝便被废了。

  武空不知后面的情节,只是着急,道:“把国家交给这样的人,会出大事的。”

  刘贺的丑态,他亲眼目睹,先是吃惊,再是愤怒,到现在,已是对这个彻底绝望了。如果让这样的人当皇帝,离灭国不远了。

  “议立时大将军并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人。相信大将军,他不会有负武帝所托。”程墨道。

  所以霍光才会在史书上留下废立皇帝之名,和伊尹并称,是为权臣。

  武空急道:“你快劝劝大将军。他不是允了你们的亲事么?”

  女婿说的话,多少会有些份量吧?

  程墨苦笑道:“劝了,所以才会被禁足。先帝没有发丧,我不能出府。”

  就是为了不让他再劝,嫌他碍事嘛。

  武空目瞪口呆,喃喃道:“大将军怎么能这样?他,怎么能变成这样?”

  怎么皇帝一死,一切都面目全非了?

  程墨看他失魂落魄,很不忍心,拍拍他的肩,劝道:“没你想的那么糟糕。振作起来,先回府梳洗,好好睡一觉吧。昌邑王到京,想来先帝的葬礼这两天就要举行了。”

  到时又有一番折腾。葬礼一向累人,他们都要参加,武空身为羽林郎,还有护驾之职。

  武空脚步沉重地回去了。

  第二天,不语奉命唤程墨进宫。

  宫里的气氛有点怪,未央宫到处挂白幡,但宫人内侍脸上却是气愤愤的神色。

  程墨走到灵堂门口,眼眶便红了。这些天没能来陪陪他,不知他会不会感到寂寞?想到他在世时天天宣自己去说话,程墨的眼泪再也止不住。他抬袖擦眼睛,刚要进去,身后一人叫住了他。

  程墨转身一看,是黄安。

  黄安像老了二十岁,腰佝偻得厉害,走路直摇晃,走一步,咳三下,看着真的很不好。

  “中常侍。”程墨上前扶他,道:“你怎么……”

  话到嘴边,却说不下去了。

  黄安点头,看着程墨,道:“老奴有事相求。明天陛下就要入土人为安了,老奴想在地下继续服侍陛下,还求五郎成全。”

  又是一个要殉葬的。

  程墨眼眸沉沉道:“中常侍有话请说,只要我做得到,一定不负所托。”

  黄安道:“老奴说了啊,想在地下侍候陛下。”

  程墨醒悟过来,道:“现在不是不让活人殉葬了吗?这个,只怕有难度。”

  他没有劝黄安,最好的结果,便是求仁得仁,心已死,非逼着他活,他会比死更痛苦。

  黄安道:“老奴苟活到今天,便是想看新皇是何等样人,地下也好禀报陛下,如今看到了,也该走啦。”

  皇帝死了,他便想随皇帝而去,只是一直挂心皇帝的身后事,才苟活到现在。明天皇帝就要下葬,该看的他都看了,可以走了。

  一个时辰后,黄安自缢于偏殿。

  程墨请求霍光,准他殉葬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2025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