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64章 废黜

第264章 废黜

  刘贺继位以来,三天两头无缘无故罢朝,今天又罢朝。现在朝中多是他从巨野带来的人,对他的脾气了解得很,听说他不上朝,并无二话,纷纷离去。

  天色大亮,宣室殿静悄悄的,刘贺沉睡未醒,宫人们走动都很小心,不敢弄出声响。

  突然,内侍特有的尖锐嗓音响起:“皇太后驾到。”

  宫人内侍慌乱起来,他们不敢叫醒皇帝,可皇太后驾到,又不能不叫醒他,正不知怎么办,几个内侍冲进来,闯进寝室,把光溜溜不着寸缕的刘贺架到殿前台阶下,让他跪着听宣。

  上官樱让内侍宣读他的罪状,一共一千一百二十七件,内侍宣读完,上官樱轻启朱唇,宣布废黜他。

  从登基时算起,刘贺一共当了二十七天皇帝。

  一千余条罪状,光是读,也得大半个时辰了,可刘贺跪在地上,从头到尾就没清醒过。

  上官樱以皇太后的身份宣布废黜他以后,还担心他自杀,派两个人守他。直到太后车驾离去,他还懵懂问身边的内侍:“太后说什么?”

  刘贺以为今天罢朝,却不知霍光和一群朝臣在前殿议事,上官太后列席。议的便是废黜他的事儿,提出废黜他,朝臣们没有一人反对,于是上官太后坐车亲至。

  说起来上官樱比刘贺还小几岁,却在废立大事面前十分镇定。虽然照霍光的吩咐行事,但以她的年纪,也十分难得了。

  这边刚宣布废黜,刘贺从巨野带来的两百多人,除王吉之外,全都被拿下。然后霍光马不停蹄,带领文武百官,到程府,迎立刘病已。

  刘病已一早被程墨告知,今天不要上学,却又不说什么事。看看天已近午,并没什么事,他纳闷得很,过来问程墨:“大哥,有什么事么?”

  程墨只是笑笑,道:“等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知道什么?刘病已不解。

  他没有等多久,狗子便吓得屁滚尿流,连滚带爬跑进来,禀报道:“阿郎,外面……”

  天啊,外面来了很多大官。

  霍光上次来,身着便服,他不知道这位便是连皇帝都想废就废,想立就立的主,现在一下子来了数不清身着官服的男人,把他吓得不轻,他从没同时见过这么多官,大官。

  其实不怪他,霍光把满朝文武都带来了,先前被刘贺罢官的人,也官复原职,一起来了。这阵仗,一般人还真见不到。

  刘病已以为出什么事,想出去看,刚站起来,程墨道:“坐下。”

  “大哥?”刘病已不懂,他觉得大哥今天怪怪的。

  程墨笑道:“你以后不能再叫我大哥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这是为什么?

  霍光带领群臣来到前院正厅阶下,恭声道:“臣,霍子孟,恭迎皇曾孙继位。”

  正厅只有程墨和刘病已。

  事出突然,刘病已惊愕不已。

  程墨待他说完,也站到一侧,躬身行礼,道:“请皇曾孙准霍大将军所请。”

  刘病已觉得脑袋嗡嗡地响,道:“大哥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大哥,你能不能告诉我,这是真实还是梦境?

  程墨道:“上官皇太后已废黜新帝,派大将军带领群臣迎陛下继位,陛下勿疑。”

  这件事,他们早就商量好了,要不然程墨也不会让刘病已别去族学上学了。在没有废黜刘贺之前,程墨又不能提前告诉他,这个时代没有手机网络,什么时候废黜,程墨哪知道?只能在这里等了。

  刘病已稳了稳心神,道:“上官皇太后立我为帝?”

  这是天上掉馅饼吧?幸福来得太突然,他头有点晕。

  “正是。”程墨道:“此事千真万确,陛下勿疑。”

  程墨再三强调“陛下勿疑”,是生怕刘病已不信,推掉这桩好事。

  如果程墨没有在旁边,刘病已是绝对不信的。他已沦落为老百姓好多年了,一直过着安生日子,突然某天有人跑来跟他说:“我们找不到人做皇帝,就你吧。”他怎么肯信?

  可是有程墨在旁边,清楚明白告诉他,这件事是真的,你不要怀疑。所以,他信了。

  “霍大将军和诸位请起,”刘病已道:“请霍大将军入内说话。”

  霍光和群臣还在厅外台阶下呢,这是让霍光进来谈这件事了。

  霍光松了口气,道:“臣领旨。”

  群臣也松了口气,他们还真怕刘病已因为祖父刘据的事,有心里阴影,不肯答应。到时,他们上哪找一个合格的刘氏子孙当皇帝?

  其实皇帝没人不愿意当,只不过是担心其中有诈而已,哪会真的拒绝?霍光和群臣当局者迷,担心得有点多余了。

  霍光进来,再参见,完全是臣子见皇帝的礼节。

  刘病已还礼,道:“某只是宗室,大将军没必要这样。”

  他还没登基,不必以臣子礼参见。

  这话霍光听着舒服,也就不矫情了。

  程墨要退出去,被刘病已叫住:“大哥请留步。”

  霍光久居上位,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上位者气场让刘病已莫名紧张,见程墨要走,他急了。

  霍光看出刘病已很紧张,道:“五郎留下吧。”

  现在刘病已只信任他一人,只有他在场,事情才能谈妥。

  程墨应道:“是。”站在一旁。

  霍光见他懂得进退,很是满意,觉得这个女婿没有挑错。

  既然要谈事情,自然不能站着谈,三人都坐下。霍光再次道:“国不可一日无君,皇曾孙乃是武帝一脉,理应继承大统。”

  刘病已道:“陛下现在怎么样了?”

  “已被太后废黜。”

  霍光从袖里拿出那封写着刘贺一千一百二十七条罪状的诏书,道:“皇曾孙请看。”

  二十七天便犯了这么多条罪状?刘病已讶然。

  刘病已看完,递给程墨看,道:“大哥以为如何?”

  这是问他,这次请立,答应还是不答应了。

  程墨道:“前两天霍大将军曾和我详谈过一次,问询你的情况,我照实说了。”

  这是证实,今天霍光带领满朝文武前来迎立,并不是突然事件,而是早就计划好的了。

  刘病已沉思半晌,道:“某无才无德,不足以当立。”

  我才学品德,达不到当皇帝的标准。这是第一次推辞,也就是说,他答应了。

  台阶下群臣听到这句话,都面有喜色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2381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