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65章 三请三辞

第265章 三请三辞

  霍光带领群臣走了,厅里只剩程墨和刘病已相对而坐。刘病已还没有从劝进的不真实感中回过神,道:“大哥,这件事,是真的么?”

  “当然是真的。”程墨道:“废立大事,岂能儿戏?”

  霍光再闲得蛋疼,也不可能带领满朝文武百官遛弯玩儿啊。

  刘病已也明白是真的,只是有点消化不良,感觉像做梦,担心哪天梦醒了,一切成空,所以得找个信任的人再三确定。

  这种心里,就叫不敢置信?

  程墨估摸着这么大的事,他得一个人静静,消化消化,于是站起来道:“我去去就来。”

  借口去茅厕,走了。

  霍光带领群臣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不仅赵雨菲和顾盼儿都知道了,跑去向许平君道喜,就是街坊邻居也都听说了,不到一柱香,安仁坊都传遍了,程家出了一位皇帝。

  全坊出动,都涌到程府门前看热闹,顺便沾沾喜气,皇帝啊,平时都是住在宫里的,什么时候平头百姓能这么近距离接触?

  狗子可得意了,站在台阶上,说得口沫横飞,道:“陛下可了不得,读书那个认真哟,三更天房里的灯还没熄……”

  老天爷哎,他居然跟皇帝住在一个院子里,给皇帝开过门,和皇帝说过话,老了可以在孙子曾孙们跟前好好显摆显摆了,那都是他亲身经历的哎。

  “狗子,你干什么呢?”榆树拉了他就走,道:“阿郎说了,关门。”

  他的声音太响亮了,跟高音喇叭似的,程墨走出厅堂便听见了。这还了得,刘病已还没登基呢,狗子倒抖起来了。他赶紧叫榆树把他拉进来。

  狗子好遗憾,这种好事,就是投胎八辈子,也遇不上啊。

  大门关了,邻居们却不肯走,人反而越聚越多,不知谁开的头,一个个都去摸大门上的门环,说是这样能沾喜气。

  第二天,狗子开门一看,两个门环铮亮,不由纳闷,他记得没擦过门环呀,怎么这么亮?

  门刚打开没一会儿,霍光带领文武百官来了,这是第二次劝进。

  经过一夜的消化,刘病已比昨天淡定多了,应对更加得宜。这次,当然还是拒绝。

  霍光再次带领群臣回去。

  百官的仪仗刚刚离开,安仁坊的百姓们全员出动,争先恐后去摸门环。经过一夜的口口相传,程府的两个门环变成了,有使妇人生男丁的神力,那些成亲后多年未生育的,或是只生女儿,想生男丁的妇人,都争着去摸门环。因为人太多了,好多人被踩了脚,惊叫声不断。

  外面有多的混乱,程墨并不理会,送走霍光和群臣后,他马上命狗子关门,省得狗子又在门外胡说八道。

  第三天,霍光和群臣再次准时出现在程府门口。

  这次,不仅安仁坊轰动了,就连附近几个坊的百姓都涌来,大家都想看热闹,沾喜气,程府的门环已被传成包治百病了。若门环有灵智,不知会作何感想。

  这一次,刘病已依然拒绝了。

  三请三辞嘛,当然得拒绝三次。

  不过到这程度,大家都知道,戏演得差不多了。

  历史性的时刻到了,霍光带领群臣第四次劝进。这次,刘病已答应了。群臣欢呼,躬身请新帝登辇进宫。

  御辇就在坊门外,霍光命令京兆尹伍全拆坊门,清理沿路民居,以便御辇能够进来。刘病已阻止,道:“我还没有登基,便这样扰民,于心不安,不如步行到坊门,再坐御辇。”

  群臣都道:“陛下圣明。”

  于是在群臣簇拥之下,刘病已出了程府。他回头一看,程墨没在身边,于是停步,道:“大哥?”

  群臣心中一凛,不约而同四处张望寻找程墨。

  程墨没有跟来。

  霍光就在刘病已身边,道:“快去请程五郎。”

  他早就打听清楚,刘病已深受程墨重恩。

  有朝臣答应了,要回去找,刘病已道:“你们在这里等我,我去找找大哥。”

  群臣大惊,皇帝要亲自去找,可见对程墨非同一般的重视,先帝在时,程墨便深受宠信,如今先帝崩了,他反而更受宠吗?

  有人偷偷拿眼去看霍光,见他神如常,于是先恍然大悟,接着暗叹老狐狸果然是老狐狸,早早把女儿许给程墨,就是看好程墨嘛。

  其实霍光允了亲事,只不过心伤昭帝之死,心神激荡之下,想到昭帝曾为程墨求亲,想圆他心愿,霍书涵又非程墨不嫁,才允了这门亲事。

  若他当时想立刘病已为帝,何必多此一举,先立刘贺?

  这么想的人,有点想当然了。

  刘病已往回走,霍光也跟了回去,群臣自然跟着回去,于是一群人轰轰然往回走。转过照壁,只见程墨站在滴水檐下,含笑望着他们。

  刘病已应允继承大统,群臣一拥而上,行礼参拜,程墨被挤了出来。在座哪位不是二千石以上的高官?程墨一介白衣,自然是避在一旁了。

  刘病已走到程墨跟前,道:“请大哥一同进宫,若大哥不去,我也不去。”

  群臣大惊,这是要和程五郎共坐江山吗?霍光却知刘病已不是这个意思,不过,由此也可以看出刘病已对程墨的情义了。这个皇帝,是重情义的人。

  程墨含笑道:“陛下说哪里话?陛下进宫,是为继承大统,臣进宫,做什么?”

  他说的是实话,这个必须对群臣说清楚,要不然人家要误会的。

  刘病已道:“进宫听封。”

  是的,他要程墨进宫听封。他成了皇帝,程墨待他的恩情,足以封侯了。

  程墨道:“臣领旨。”

  刘病已伸手握住程墨的手腕,和他并肩而行,霍光反而落后一步。

  群臣心里嘀咕,要说功劳,一定是霍大将军大呀,是霍大将军决定立你,你怎么反而把霍大将军给丢在后头呢?

  也有朝臣觉得,霍光和程墨是一家子,不管谁得宠,反正霍家都权倾天下。

  刘病已心里只有程墨,程墨却不能不为他着想,朝他使了个眼。刘病已是什么人,怎会不明白?于是也握住了霍光的手腕。变成了霍光和程墨一左一右,伴驾而行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2432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