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66章 不满

第266章 不满

  感谢九月的一体投月票、侠范儿打赏。

  刘病已改名刘询,登基为帝,封程墨为永昌侯,加封霍光为大将军大司马。程墨说丙吉有举荐之功,于是再封丙吉为关内侯。

  关内侯比列侯低一等。

  霍光的小儿子霍禹,得知程墨封侯,而霍光只加封大司马,没有封王,大为不满,在筵席上道:“如果家父没有立他为帝,他还在程氏族学混日子呢,当了皇帝,就忘恩负义。”

  完全以恩人自居,却不想想,自武帝设内廷以来,大司马大将军是臣子最高的官衔了,一般当到这个官职的,都是位极人臣的主,若有军功在身,便要小心功高震主了。

  这话很快传到程墨耳里,

  程墨忙着搬家呢。刘询赐了一座临近御街的府邸作为他的侯府。听到霍禹的话,他一点不意外,换作谁的父亲连皇帝都想废就废,想立就立,身为儿子,也骄傲得紧。

  可骄傲太过有时候会要人命,还会引来灭族之祸。

  如果程墨没有和霍书涵定亲,不是霍光的弟子,他一定会旁观霍禹自取灭亡,现在却不行,他得把霍家从悬崖边拉回来。

  好在他家里人口简单,奴仆又少,打扫屋舍,收拾细软,两三天也就收拾好了,在新居再收拾一天,便安置下来。

  现在的永昌侯府是原来的赵王府,屋宇连绵,亭台楼阁数不胜数。高祖崩,吕后称制,一连搞死了四任赵王,大家都说赵王的封号受到诅咒,再也没人敢接受这个封号,赵王府也就空了下来。

  不过,倒是时常修葺,要不然,刘询也不会因为这座府邸离皇宫近,宣程墨进宫方便,而把它赐给程墨了。

  赵雨菲和顾盼儿各自挑了一座院子,这会儿收拾好了,兴致勃勃地参观新居。程墨正要去找霍光,还没出府,霍禹来了。

  霍禹是霍显所生,又是幼子,在四个儿子里面,霍光自然要宠溺他一些。他比霍书涵大两岁,从小被告知,妹妹长大后要进宫当皇后,得让着妹妹,对这位妹妹又是畏惧又是嫉妒。现在霍书涵却许给程墨,无缘后位,让他笑掉大牙。

  今天他和几个巴结逢迎的纨绔子弟去莳花馆,喝到半醉,又说起霍光没有封王的事,心头火起,决定过来羞辱程墨。不为别的,就为让这个一直爬在他头上的妹妹难堪。

  狗子依然是新府的门子。现在他跟着水涨船高,成为侯府的门子,住在高门大宅里,跟当初那两进院子天差地别了,于是也抖了起来。

  霍禹一伙人在府门前下马,抬头一看,已经换了崭新的牌匾,都哄笑起来,一个油头粉面的青年笑道:“不知永昌侯有没有赵王的运气,哈哈哈。”

  什么是赵王的运气?第一代赵王是被吕后下毒毒死的;第二任赵王是被吕后饿死的;第三任赵王被吕后的几句话吓病,不到一个月病死了;第四任赵王是吕后的亲侄子吕禄,死于平定诸吕之乱中。

  总之,当了赵王的,都活不过一年。

  霍禹等人都听出这人话里的意思,顿时大笑起来。这话听起来没什么,可只要了解这座王府的历史,都明白,那是恶毒的嘲讽和诅咒。

  狗子不清楚赵王的历史,见一伙人在府门前指指点点哄笑,站在台阶上喝斥道:“什么人敢到这儿撒野?”

  这儿可是临街开府的永昌侯府,门前有两只威武的石狮子,有上马蹬,栓马柱,可不是安仁坊那个小小院落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在这儿指指点点的。

  刚才的青年笑道:“哟嗬,哪里来的傻子,敢对四郎不客气!”

  霍禹排行第四。

  狗子右手连挥,跟赶苍蝇似的,道:“走开走开,别在这里碍眼。”

  要是不走,他可就要叫家丁护院了。

  霍禹一伙都大笑起来,犹以青年笑得最大声。笑声中,霍禹翻身下马,走上台阶,直直往里走。

  狗子见他越过自己,朝高高的门槛走去,急了,抢上拦住,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  他没有通报就敢往里闯,想找死吗?现在的狗子可不是初到程府的的狗子了,他是永昌侯府的门子,身份可是非同一般。

  霍禹哪去管他。

  狗子不干了,伸手去扯他的衣袖,道:“给我站住。”

  霍禹抽回袖子的同时,扇了狗子一巴掌,迈腿进去了。

  狗子呆了,然后怒了。他长这么大,还没被人打过呢,以前也就算了,现在他可是堂堂永昌侯府的门子,打狗还得看主人不是?这么打他,阿郎的脸面往哪搁?

  他怒吼一声,追了进去。

  这时,霍禹已转过照壁,进了前院,准备找个人问问程墨在哪儿,听身后一声吼,还来不及回头,风声响处,一件沉重的物事压了下来。

  他天天斗鸡走马,早就酒色过度,这时又有几分醉意,哪里避得开?被狗子结结实实压在身上,挥起老拳,揍了起来。

  纨绔们深知程墨在皇帝心中的位置,哪敢随便乱闯,只在府门口等着,并不清楚里面发生的事。

  霍禹身上吃痛,酒便醒了,大怒,道:“你一个小小奴才,敢对我不敬?”

  反了他了,敢骑在他身上揍他!

  狗子回应他的,是如雨的拳头,原来打人这么爽,他得多打几下。

  霍禹挣了几下,挣不开,怒道:“老子灭你满门!”

  敢打他,他一定要让父亲灭了程墨满门。

  这句话把狗子震住了,手停在半空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霍禹趁他失神的功夫,推开他爬了起来,看他呆若木鸡的样子,心里来气,伸腿踢他,道:“老子要灭你满门。”

  “切,”狗子刚才被吓住了,这时回过神,不屑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,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。也不打听我家阿郎是谁,就到这里闹事。”

  瞥见树下不知谁丢的棍子,随手拿了,指着霍禹的胸前,道:“快走,要不然再打你。”

  霍禹气笑了,道:“我是霍大将军的儿子,灭你满门是说大话吗?不信,试试?”

  好吧,这是“我爹是李钢”的古代版。

  霍大将军的儿子?狗子彻底被震住了,呆了呆,丢下棍子,扭头就跑,边跑边喊:“阿郎。霍大将军的儿子来砸场子了。”

  霍大将军的儿子嘛,狗子自问惹不起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2470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