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67章 事实上的皇帝

第267章 事实上的皇帝

  感谢秋天晚风夜雨投月票。

  程墨见霍禹锦衣皱巴巴的,胸腹间还沾了泥,不禁奇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霍禹气呼呼道:“今天你要不把你家的狗奴才宰了,我跟你没完。”

  敢骑在他身上揍他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,他要就这么算了,以后还怎么在京城混?

  狗子躲在程墨身后,嘟囔:“谁叫你没通报姓名?我哪知道你是霍大将军家的郎君?”

  要知道是霍大将军的儿子,打死他都不敢得罪。

  程墨回头道:“闭嘴,一边儿去。”

  这时候还火上添油,就没眼色了。

  霍禹气笑了,道:“程五郎,大家都说你是无赖出身,现在看来,果然没错。你家里都是些什么人?这么一个愣头青,也能让他当门子?赶紧的,捆了让我带回去,要不然,我跟你没完。”

  正主儿出现,他就不跟狗子说话了,没的掉价。

  程墨挑眉道:“原来大家对我评价这么高呀?我可受不起。高祖也是无赖出身,却打下天下……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霍禹跳脚道:“你还要脸不?拿自己跟高祖相提并论。我跟你说,你给高祖提鞋也不配。”

  “哦,这么说,你配跟高祖提鞋。”程墨点头,道:“提鞋兄,你要没别的事,就回去吧,我还有事呢,没空跟你胡扯。”

  什么提鞋兄?霍禹气得倒仰,道:“今天要不说清楚,我告诉父亲去,让父亲退了你跟妹妹的亲事。”

  他一定要到父亲跟前告程墨的黑状,一定!

  程墨讶然,道:“原来你是为令妹的亲事而来?这门亲事有什么问题?”

  霍禹气得狠了,有些口不择言,道:“陛下没有立后,母亲想送妹妹入宫。退了这门亲事,正好。”

  刘询是霍光迎立的,朝中宫中又都是霍光的人,不得不步步小心,把许平君接入宫中后,跟霍光商量立她为后,霍光没有吭声。他不知霍光葫芦里卖什么药,只好暂时封她为婕妤,后位一时空缺。

  刘询并不知道的是,群臣演三请三辞的戏码演得正欢时,霍显得知许平君出身平民,便动了让霍书涵为后的念头。这几天一直跟霍光闹,埋怨他一时嘴快,口头上许了这门亲事,又说不过是口误,并没请媒,又没下聘,不如赶紧退了这门亲。

  历经刘贺的闹剧,再立刘询又增了威信,昭帝崩的悲痛已荡然无存了。如果霍显不闹,霍光没再动把霍书涵送进宫的心思。现在霍显埋怨他误了女儿终身,说女儿命格贵重,命中注定是要当皇后的,现在只能当列侯夫人,都是他害的……

  他烦得不行。谁知道刘贺不成器呢,当时许了程墨的亲事还有一个原因,刘贺的嫡妻是周亚夫的曾孙女。周亚夫虽然被景帝下狱,最后在狱中绝食吐血而死,但朝中门生故旧还是很多,让周氏让出皇后之位,有些说不过去。

  他没有想到刘贺会这样不成器,要不然也不会急着允了这门亲事,哪怕程墨已经封侯,比他提的要求高很多,但毕竟是封侯,而不是官至中郎将,要反悔的话,勉强也说得过去。亲口允亲了,他就有些说不出口。

  霍显见枕头风没有用,装病不起来了。

  霍禹是霍显亲生,自然跟母亲一条心,要不然也不会想起霍书涵许配给程墨,便来找程墨的麻烦了。

  这个时代流行的是一诺千金,霍光许了亲事,怎么能反悔?程墨问:“岳父想送书涵入宫为后?这件事陛下答应了?”

  刘询要是能答应才怪。

  霍禹洋洋得意道:“他敢不答应吗?”

  敢不答应,父亲废了他!要皇位还是要老婆,是个男人都会做出正确选择的。

  程墨道:“多谢你告诉我这个。”吩咐黑子:“看住他,别让他搞破坏,他要走,随便他。”

  黑子领命,一双眼睛盯紧霍禹,连他一分钟眨几次眼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霍禹不知道程墨要做什么,道:“你……”刚开口,却见程墨转身走了。

  程墨出府,来到霍光的公庑,被告知,霍光进宫了。

  霍光的威权更重了,昭帝在时,霍光还会为昭学分析政务,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这样做。现在刘询在位,他颁布任何决策,决定任何事,事前不用跟刘询打招呼,事后也不用跟刘询解释,坐在皇位上的刘询,只不过顶着一个皇帝的头衔而已。

  霍光成了事实上的皇帝。

  这会儿君臣对坐,说些无关痛痒的闲话。刘询完全是一副应声虫的样子,无论霍光说什么,他都点头称是。

  霍光对他的表现很满意,这才是他要的皇帝嘛。

  内侍禀报程墨在外头求见,刘询先望向霍光,意示询问。霍光最近正为霍书涵和程墨的亲事烦心,听说他来了,没有表情。

  刘询没从霍光脸上看出什么,只好和他商量:“朕几天没见大哥了,想念得紧,不知可否请大哥入内叙话?”

  皇帝开口,面子总是要给的,霍光道:“叫他进来吧。”

  刘询忙向内侍道:“快宣。”

  程墨进来一看,霍光和刘询相对而坐,而不是坐在下首,不由暗暗摇头,难怪他身死之后,霍氏会被灭族,这就是取祸之道呀。

  “参见陛下,见过岳父。”程墨行礼。

  刘询一脸喜色,道:“大哥免礼,快快请坐。”

  他一个人在宫里战战兢兢,就等着程墨搬完家,进宫来复旨呢,待程墨坐下,道:“刘介美辞官,卫尉一职空缺,朕想委任大哥卫尉一职,还请大哥不要推辞。”

  刘淘甫心伤昭帝之死,先是大病一场,昭帝梓宫发引后,便辞官。当时刘贺继位,巴不得空出所有官位给从巨野带来的人,立即准了。这都走了一个月啦,估计他快回到老家了。

  廷尉一职,刘贺委任的是从巨野带来的人,他被废后,巨野臣僚两百多人,除王吉外,其余人等,都被霍光腰斩,弃于市。

  刘询继位几天,一直没有封廷尉,便是在等程墨。这个位子,他给程墨留着呢。

  程墨很意外,道:“臣……”

  刘询打断他的话,道:“大哥若推辞,朕还是回程氏族学上学去吧。”

  他只有程墨一个信得过的人,不把身家性命交给他,交给谁?

  这威胁十分有效。

  程墨只好道:“臣领旨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3248532.html